中国一季度GDP同比增长7% 创6年以来新低
  中国一季度GDP同比增长7%,这是自2009年一季度以来最低增速。李克强14日在经济形势座谈会上表示:“增速等主要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下行压力还在持续加大”,要加大定向调控力度。[详细]
  随着“一带一路”规划出台,几乎所有“一带一路”沿线省份都行动起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战略的前提,按照一般基础设施的建设周期为2至4年计算,2015年国内“一带一路”投资金额或在3000亿元至4000亿元左右。考虑到基建乘数和GDP平减指数的影响,预计将拉动GDP增速0.2至0.3个百分点。[详细]
  地方稳增长再提投资重要性。中央也即将推出新一轮的稳增长政策,而且在政策工具的选择上与地方较为一致,主要将强调增加有效投资。面对一季度经济下行压力,决策部门决心再次打开稳增长的政策工具箱。新一轮稳增长政策将主要以增加有效投资为主,投资方向主要聚集在环保、水利、交通、通信四大领域。[详细]
  2015年3月30日,央行、住建部、银监会联合公布,二套房最低首付调整为不低于40%。同时,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也发文宣布,个人将购买2年以上(含2年)的普通住房对外销售的,免征营业税。房地产“救市”政策出台,带动多地楼市成交放量增长。[详细]
  在2015年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新设立广东、福建、天津三个自贸区。上海自贸区的可复制经验,让人们对新自贸区的建设充满了期待。在自贸区这种各特殊功能区域中,国家对此有着重要的发展战略。自贸区目标两个方面:一是对外,应对全球贸易竞争,探索开放新路径,二是对内,以开放促改革,转变传统不可持续的发展方式。[详细]
机构分析
  对于今年之内GDP增速能否触底反弹的问题,姜超认为可能还需要边走边看。目前从短期来看,三月份以来的经济虽然还在回落,但和今年前两个月的回落速度差不多,可能是呈“L”型的走势,经济从大的复苏角度来看希望可能不大,但走平的可能性是不排除的。
  中国到2015年的五年平均增长率为7.8%,比A评级的中值3.1%或AA评级中值3.2%要高出一倍以上。不过,中国出色的经济增长表现伴随着持续的不平衡及脆弱。随着中国经济进行调整和再平衡,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将回落至6.8%,2016年为6.5%,远低于2001-2010年间10.5%的平均增长水平。
  近几,汇率市场明显反映出升值预期。原因很简单,第一,上面说了,央妈还是筹码多;第二,交易层面,人民币打在跌停板上,央妈不动中间价,贬值空间没有,升值预期一旦反转就可以升4%;第三,貌似中国经济也没那么差。这种情况下,为啥要空人民币及中国资产呢?
  法兴银行中国经济学家姚炜在最新报告中指出,从统计角度上说,对实际GDP增长而言,M0增长比M2增长更为重要。就这两个货币增长计数相比,M0与经济增长之间的相关性更大。格兰杰因果检验也表明,由M0到经济增长的因果关系更加显著。
  我们把长期变量和中期变量进行了剥离,然后从中国宏观经济系统运行模式出发,从中期危机中剥离出宏观经济管理政策这个强大的因子。这样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经济正“逼近最坏,靠近光明”。我们建议保持“先不乐观,再不悲观”的心态。
政策走向
  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需要货币政策以新方式来应对。不过,货币政策并无法以一己之力独自推动中国经济模式的转变。经济增长动力十足并不只是货币工具选择得当之功,还得益于一系列得天独厚的历史条件。数量巨大且不断增加的劳动力人口导致工资水平较低,从而提升了出口竞争力。当时中国的全球市场占有率和国内股票市场市值都不高,较低的起点意味着中国拥有充足的增长空间。特定的发展模式需要特定的货币政策来配合。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一季度例会强调,要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注重松紧适度,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适度流动性,实现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改善和优化融资结构和信贷结构。提高直接融资比重,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央行研究局局长姚余栋表示,3月1日降息的重点仍是保持扣除物价因素后的实际利率水平适应经济增长、物价、就业等基本面变动趋势,并不代表稳健的货币政策取向发生变化。与此同时,今年货币政策操作还会延续总量调节和定向调控相结合的方式。[详细]

  全国两会后,国家发改委、国家统计局、国家工业与信息化部三个与经济运行密切相关的部委就展开了密集调研。各部委调研组从北京出发,分别奔赴东北、江南、西北等地,亲身感受各地不同的经济温度。调研主题涉及增长、投资、外贸、电煤、自贸区建设、民营经济发展、区域协同发展等十多个专题。

  政策预研储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国家发改委在去年底透露,发改委已经针对经济平稳运行、发生波动、出现趋势性下滑三种情况,设计了三个政策工具箱。[详细]

2015年经济目标
  去年前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经济增长目标都是7.5%左右,今年为什么下调到7%左右?政府工作报告解释,主要是适应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综合考虑了需要和可能,符合客观规律。7%左右的经济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相吻合,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相衔接,能够实现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比2010年翻一番。
  比去年提出的3.5%左右有所调低,主要考虑是:一方面,粮食产量实现“十一”连增,农产品供给相对充裕;工业产品价格持续下降;国际大宗商品如石油、铁矿石等价格大幅回落等,这些都会抑制CPI价格的上涨。另一方面,还存在CPI结构性上涨的因素,比如,1月份鸡蛋、牛奶分别上涨9%和4.7%,还有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服务类价格的上涨。
官方定调
政策背景
  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做好今年政府工作,“要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同时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提法从字面上看,跟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提法基本一致,区别不大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中国提出稳健货币政策以来,无论是在经济的上行周期,还是下行周期中,“稳健货币政策”的提法几乎没什么变化。

  2014年11月降息——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4年11月22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0.4个百分点;下调存款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

  2015年3月降息——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5年3月1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5.3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5%,同时结合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2倍调整为1.3倍。

2015年2月下调存款准备金率——2月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对小微企业贷款占比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城商行、非县域农商行额外降准0.5个百分点,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额外降准4个百分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