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公租房、保护弱势群体的政策被忽视,现在需要矫正,但房地产市场化的方向千万不能变。1998年住房改革成就了房地产行业20年发展,现在可以提高政府公租房的比重,但千万不能再回到政府大包大揽,完全由政府提供住房的体制,一定要坚持主要以市场化发展住房的方向[详细]
  中国房地产业还有至少十年左右发展期,主要原因是城镇化还在持续推进。加上二胎政策的放开,单人家庭、单亲家庭及“丁克家庭”比例的提高,新市民的刚性需求和原居民改善性需求会持续释放;城市更新改造、新经济业态发展和人民日益增长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也需要房地产业在产业园区地产、物流配速中心、文旅地产、老年住区等方面进行拓展,提供相应的配套和服务[详细]
嘉宾观点
  • 樊纲:可提公租房比重 房地产市场化方向不能变

    过去公租房、保护弱势群体的政策被忽视,现在需要矫正,但房地产市场化的方向千万不能变。1998年住房改革成就了房地产行业20年发展,现在可以提高政府公租房的比重,但千万不能再回到政府大包大揽。

  • 巴曙松:房地产增量建设时代告一段落 需求放缓

    中国户均套数超过1,供求关系在走向平衡。从人口总量、人口增长率、出生率、就业率等指标来看,伴随着中国快速城镇化,推动大规模增量房地产建设时代正在告一段落,增量时代的需求在逐步放缓。

  • 施永青:存量房时代的租金、房价与市场周期

    中国过去20年来谁胆子大,谁愿意借更多钱,愿意投更多地,陈启宗说这是疯子,但是这些疯子在过去20年越疯成就越大,胆子小的虽然能够生存下来,但都被甩到十万九千里之外。在自由市场受周期性影响很大。

  • 陈淮:真正的危机会来的

    从2003年以来大家才开始关注房地产泡沫与否,每年房地产主题都说我们面临困境,永远是一种危机意识。真的危机会来的,十几年来,这个行业没有很好的调整过,也许我们需要一个冷静期。

  • 沈建光:房地产融资环境会越来越严峻

    现在国内外的形势,下半年甚至到明年融资的环境,不光是对房地产,整个经济的融资环境是会非常有挑战性的,会越来越严峻。有人说是大水漫灌,有人认为只是一个微调,但是这个微调我认为也有局限性。

  • 蔡金强:棚改降温之后三四线怎么办?

    棚改三年一个阶段目标,从2012到2015年1800万套,到现在1500万套左右,这是指导纲领,这个事情如果说一刀切,怎么切呢?不是路边随便说,我要把它全切了就切了,现在目标确确实实就在这里。

  • 朱中一:中国房地产行业还有至少十年左右发展期

    主要是城镇化在持续推进,加上二胎政策放开,单人家庭、单亲家庭及丁克家庭比例提高,新市民刚性需求和原居民改善性需求会持续释放;城市更新改造、新经济业态发展和人民日益增长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 陈启宗:中国房地产的改变已经开始

    以往二三十年在中国内地,在房地产商朋友中我也见到有相当多的“疯子”,因为只有量的比赛,只有速度的比赛,你不是疯子就不容易致胜,所以在过往几十年有了很多疯子出现。

  • 朱海斌:这一轮放水,房地产已被排除在外

    今年7月政治局会议和国务院常务会议后,更加明确了宏观政策放松基调,这是第四次政策放松。但这一轮政策放松跟以往几次有几个非常明显的不同,从对房地产市场的理解来看,应该说是非常关键的不同。

  • 贾康:房产税势在必行,但困难重重

    房产税60条里强调,原来已经有试点的基础上,要有进一步的加快立法并瞬时推进改革。正面效应简单地说可以通过持有环节成本来引导预期,可以提高土地的集约利用程度,优化需求规模和结构。

  • 胡伟俊:房地产远不到放松的阶段

    2012年下半年、2015年上半年,我们放松基建,放松房地产。但是从现在政策来看,我们远远看不到这一点。我们现在还是属于第一层次的宽松,远远没到第二和第三层次。

  • 郭杰群:高杠杆模式已无以为继

    商业地产商过分依赖银行,就会发生悖论,当你看到很好的物业想购买,缺钱想借钱的时候,银行可能不给你借;当你不需要钱的时候,银行为了执行政府的货币政策,可能催着你要你借钱,导致有错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