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巢下的人性奥运

本文来源于新闻动态  2008年02月15日 14:11
在“人文奥运”之前,且先踏踏实实做好“人性奥运”

在“人文奥运”之前,且先踏踏实实做好“人性奥运”

  【《财经》网专稿/特约作者 张晓舟】很少有人像罗兰·巴特写日本那样去探索中国这个“符号帝国”。“符号帝国”经常被简化为某个单一的“帝国符号”,比如天安门,它实在是被西方媒体用滥了,每当西方媒体欲通过图像表现中国的新时代,总不能免俗地要把新潮人物通通拉到天安门,以天安门为背景来张酷照,以此展示一种所谓的中国时代氛围。
  当这种泛滥成灾的天安门符号早已造成审美疲劳,西方媒体现在总算找到了中国的新图腾:鸟巢。鸟巢这一图像和意象已经打破了意识形态旧有阐释,它分明是一个全新的符号——远比“ONE WORLD ONE DREAM”直观鲜明的全球化符号,鸟巢成为中国的全球化舞台和背景。
  天安门长期以来为中国当代艺术提供了天然的题材,也理所当然地吸引了审美与猎奇兼有的西方目光。现在,创造与投机兼有的艺术家也势必扔掉旧符号,打起鸟巢的新主意。鸟巢的确要比天安门能提供更加多元阐释的空间。但有关鸟巢的媒体图像制造模式与有关天安门的媒体图像制造模式并没有明显分别,无非是通过人与宏大背景的并置来凸现深刻的时代主题,所不同的是,天安门图像是在旧背景中置入新人(比如摇滚青年),而鸟巢图像是在新背景(市场经济,奥运,全球化)中置入旧人(比如普通民工),用以指明中国仍然是一个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并微妙地提示这个发展中国家的一系列矛盾,比如贫富悬殊,比如至高无上的国家权威与渺不足道的个人权益之间的矛盾等。
  《纽约时报》网站的“发展大喘气”(CHOCKING ON GROWTH)系列专题报道用的题图就是一个民工(鸟巢的建筑工人)在鸟巢的浩大背景下手捧一个盒饭在吃,那个小小的一次性白色饭盒与鸟巢构成了强烈的张力。这张并非摆拍的图片势必引来更多的模仿,而很多恐怕就属于精心设计的了。最近有一部“另类贺岁片”《一年到头》就略有模仿贾樟柯《世界》手法之嫌疑,让三个民工跑去鸟巢那儿傻乎乎地瞻仰。
  “鸟巢+民工”,就这样成为新一套程式化史诗符号。鸟巢的象征价值在踏入2008年之后正在呈几何级递增,远远超越其举办奥运赛事的实用价值。这难免让主政者受宠若惊乃至诚惶诚恐。比方说,最近奥组委终于在记者的逼问下坦承奥运工程发生过事故和人员伤亡。先是公布鸟巢发生过两起事故,各死一人。随后,国家安监总局又在媒体质询下责成北京安监局调查并最终坦承,奥运工程(包括鸟巢在内)共发生过六起事故死亡六人,多为高空不慎坠落。
  虽然有关方面不承认有瞒报行为,但这些事故其实本应第一时间坦承,现在公布虽然有点晚,但总算是坦承了,遮遮掩掩既是对死者也是对公众的不负责任。别害怕给奥运“抹黑”,其他国家多数奥运工程都出过事故(尤以蒙特利尔为甚),掩着盖着而不敢面对才是“抹黑”。“人文奥运”口号太大,太有文化,其实所谓“人文”最根本的出发点无非是人性,“人性奥运”应该给予六名不幸为奥运而遇难的建筑工人一个起码的尊重。前几天谢天笑、张楚等音乐人发起募捐,特别捐给在湖南雪灾中因抢修电线不幸遇难的六名电工。据说这些电工可能将被政府追认为烈士。我倒不是说要给六名在修建奥运工程中遇难的工人也追认烈士,但在官方的公告中,起码应该有他们的名字和遇难时间。
  奥运当前,不要怕放大,越怕越会被放大得可怕,奥运会势必越来越习惯新闻的公开和透明。既然不给外国新闻媒体任何限制,那就别想限制他们不断会报出或问出不少在我们的官员看来属于“负面”的新闻。又比如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北京市民方寿威状告奥组委侵权一事——有关“ONE WORLD ONE DREAM”口号——就令奥组委不得不马上公开回应。方寿威声称,有证据表明自己通过电子邮件应征,而奥组委则宣称应征邮件查无此人亦无此口号。官司的症结看来在互联网,而官司的意义在于维护个人权益和知识产权,方寿威不可能打赢,但他挑起了一起有意义的官司。
  毕竟,在鸟巢的威严背景下,站着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个体,在“人文奥运”之前,且先踏踏实实做好“人性奥运”。你确实无法回避“鸟巢+民工”这样的图像,这不仅仅是象征符号,也是迫切的现实。■

作者为体育专栏作家,乐评人

更多关于 鸟巢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