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财经网》首页 > 副刊 > 周末版 > 环境 > 绘制中国污染地图

绘制中国污染地图

《财经》实习记者 朱弢    [12-29 20:11]  

尽管是一份不完整的记录,但“中国空气污染地图”正试图通过增强透明度唤起公众更多的环保意识

  【《财经》网专稿/实习记者 朱弢】中国南方空气最污浊的是哪座城市?哪些城市明明空气污染严重,却根本不愿公布污染信息?那些自我标榜“具有社会责任感”的著名企业,是否真的做到了以节能减排为己任?
  想要知道答案,现在人们无须再埋头查找浩如烟海的专业文献或报纸,而只要点击一个名叫“空气污染地图”的网站就够了。
  在这个由北京市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建立的互动式数字地图上,不但包括了中国南部15个省份以及香港的空气质量和空气排污信息,还可以查到全国4500多个工业污染企业的名单,其中不乏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巴斯夫(BASF)、晓星氨纶等国内外著名企业。
  尽管以上信息只是对已发布官方信息的搜集和整理,但其中所反映的中国空气污染现状依然令人触目惊心。更令人深思的则是“地图”制作的过程和发布后的遭遇,这或许多少折射出中国目前环境污染信息公开披露方面的缺陷以及无力。

信息的力量
  “‘中国空气污染地图’实际上就是中国空气污染的数据库,”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创始人、主任马军说。
  打开 “中国空气污染地图”首页,可点击到省级和市级区域图,在相应地图下方列有空气质量、空气排污和污染源三项信息。比如,煤炭大省山西,就有236个企业被收录入污染源信息一项,企业的所属地区、具体信息均一目了然。再深入下去,可以查看到该省的临汾市有121个污染企业和各自的相关信息。
  马军告诉《财经》,此次发布的“中国空气污染地图”仅为第一期,主要涵盖了2004年至2007年期间,中国南部15个省份以及香港的空气质量和空气排污信息,还包括全国的不达标企业信息。其中,最受关注的是被收录的4500余家不达标企业,它们或是污染物排放超过国家或者地方排放标准,或是污染物排放总量超过地方政府核定的排放总量。
  在第一期“中国空气污染地图”中,有50家跨国公司被列入黑名单。如著名化工集团德固赛(DEGUSSA)投资的南宁德固赛美诗药业,在2005年7月因异味污染问题,被南宁市政府列为重点督办对象;2007年1月,上海米其林(MICHELIN)回力轮胎股份有限公司的的高性能子午线轮胎项目,也被国家环保总局列为18个严重环境违法项目之一。
  此外,巴斯夫、晓星氨纶、大连西太平洋石化等公司也因排污不达标被列为污染源。另外,一些大型的、特大型的国有企业,如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山东鲁能等也因不同程度的污染问题“入选”。
  根据已经公布的相关信息,或许可以勾勒出中国空气污染状况的一个大致轮廓。
  总体来看,中国的空气污染情况相当严峻。全国南方地区的113个环境保护重点城市中,50个城市达到国家二级标准,55个城市为三级,8个城市为劣三级。“没有一个城市达到了一级水平,”马军说。
  具体到城市,相较于2005年,2006年的达标城市比例虽然增加了1.7个百分点,但劣三级城市也增加了0.9个百分点。有些城市的问题尤为严重。比如,在四州省达州市,2006年可吸入颗粒物日均值达到0.154毫克/立方米,排在南方15省份各城市之首;广西柳州则因排放二氧化硫日均浓度达到0.094 毫克/立方米,成为这项指标中的“冠军”。
  “中国空气污染地图”发布后,一位达州网友特意在网站论坛上传了一组照片,题目叫“我家的窗外”,拍摄了该市的空气状况。“真的是令人震惊,”马军说,“数据可能都是枯燥的,但它所体现出的环境污染,正在直接损害人们的健康和安全。”
  也有城市在治理空气污染方面取得明显进步。比如攀枝花市。2004年的环境空气质量达到Ⅱ级(良好)的比率为16%,2005年这个比率达到了53.9%,2006年则达到81.92%。
  然而,全国的总体状况依然不容乐观。比如二氧化硫的排放量,在2000年时还不到2000万吨,到了2006年上升为2588.8万吨。
  马军认为,就数据来看,空气污染的问题越来越受重视,有些指标也有所控制,“但总的来讲,由于我们经济发展迅猛,很多努力都被抵消了。”
  “中国空气污染地图”中的信息并非公众与环境中心自行调查所得,而是来自官方公开渠道——包括政府所公布的年报、公报、环保部门的网站,或来自于官方媒体对政府部门文件的引用和报道。马军称,他们只是在很少的情况下会采用媒体的独立调查报道,“只有一种情况下,我们会这样去做,就是当地污染是清楚的,而当地的地方保护是非常严重的,以致地方环保部门很难有所作为的情况,但这种情况并不是很多。”马军说。
  在马军看来,收集公开的官方信息的好处是“解决方方面面对民间环保组织介入到了环境治理过程的不适应”。“我不认为这些数据就是百分之百的准确,但我想如果有企业被公开点名为超标排放,那他们有责任对此作出公开的回应。”马军说。
  尽管信息本身并不独家,也并非首次披露,但对于空气污染信息进行系统汇编,并通过互动式地图的形式公布出来,这种做法在国内并不多见。
  不过,这对于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的创办者马军来说,却是自然而然的选择。“信息本身是非常有力量的,”马军说。
  今年39岁的马军是记者出身,曾做过多年环境报道,并以其1999年出版的《中国水危机》一书而知名。随后,他涉足环保工作——2001年底,马军进入一家美国环境咨询公司。
  在工作中,他发现许多外国公司的环保动力实际源于公众压力。“我们的公众也需要了解这个事情,形成我们的公众压力,促使企业来做好环境保护的工作。”
  2006年,马军在北京建立了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历时半年后发布了一份“中国水污染地图”,其中列出了包括近40家跨国公司在内的2800多家污染企业,并引发舆论关注。此后,马军等再接再厉,在今年12月12日,发布了第一期的“中国空气污染地图”。

不完整的地图
  马军告诉《财经》,之所以搜集的信息始自2004年,是因为中国空气污染的具体信息披露正是从2004年开始。当年7月,国家环保总局首度公布了113个国家环境保护重点城市的空气污染综合指数排名情况。当年空气污染最重的10个城市分别是临汾、阳泉、大同、石嘴山、三门峡、金昌、石家庄、咸阳、株洲和洛阳。
  但是,在制作“水污染地图”以及“空气污染地图”过程中,马军发现,对信息的搜集和整理比预想中更为艰难。
  最大的困难就是很多地区的信息发布不完整。
  马军告诉《财经》,他们在搜集水污染相关信息的时候,就曾发现有上百个城市没有发布有关排放、水质、污染源等信息。“有一些是属于比较偏远的城市,我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像在山西、吉林这样水污染形势比较严峻,相对还算比较发达的地区,也有很多城市出现在(不发布信息的)名单里面,我觉得这是很不应该的。”马军说。
  为此,公众与环境中心在“中国空气污染地图”中专门设立了环境信息公开指数,标明全国各地对于信息披露的公开程度。马军发现,有的地区比较公开,比如上海较为系统和定期地公布企业的环保信息,每年公布的超标企业达到上千家;也有一些相当发达的地区,信息公开尤其是企业信息公开则很少。又比如,许多地方即使公开了污染状况,却对污染源头语焉不详。“像广东、福建这样的地区,有的时候我们好不容易在网上看到一个曝光台,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违规的记录,结果却发现‘环保局下去夜查,结果发现XXX企业排放严重超标’”,马军对此十分无奈。
  另外,由于各地对于发布哪些信息标准不一致,“中国空气污染地图”无法纳入所有的空气污染重要指标。目前的空气污染地图中收录的主要污染源工业企业,主要指标包括二氧化硫、二氧化氮,一氧化碳和可吸入颗粒物等几项。除了北京等少数地区,很多地区并没有列入机动车排放污染和消耗臭氧层物质(ODS,Ozone Depleting Substances)等其他重要污染源。同样,“地图”上也难以查询到臭氧和空气能见度等空气污染重要指标。
  马军表示,从2003年开始,中国的环保信息披露方面已经有巨大进展。但这距离满足公众的环境知情权,还是有很大的距离。他认为,目前的信息公布并不系统,发布经常是不定期、不完整的,随意性很强。马军举例说,有的时候信息比较充分,从中可以了解到污染的情况;有的时候却只是说该企业被限期治理,该企业被挂牌督办;“有的时候只给一种颜色,比如该企业属于黑色企业,就属于严重违规,我们就只知道这个企业违反了相关的排放规定,但却不知道它到底违反是哪种排放标准。”
  种种缺憾使得“中国空气污染地图”依然是一份不完整的地图。地图只收录了中国南部15个省份以及香港的空气质量和空气排污信息,而搜集的全国各地的4500个企业也并不全面。
  由于中国南部省份和北部省份空气污染来源和污染程度不一致,这份地图尚难以代表整个中国空气污染的全局。比如,颗粒物污染严重的主要为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地的北方城市。而南方的湖北、广西、湖南、四川则是二氧化硫的污染较重。遗憾的是,由于第一期的“中国空气污染地图”没有包括北方诸省的空气质量信息,使得公众难以从此得出一个整体概念。

争取透明度
  “中国空气污染地图“甫一发布,就引起了媒体的广泛报道。但是,马军更重视的则是来自企业的回应。通过唤起民众的参与和重视,给企业更多的压力,促使其增加污染控制措施,这正是马军等发布“中国水污染地图”和“中国空气污染地图”的初衷。
  马军告诉《财经》,在“中国空气污染地图”发布后一周之内,已有一家国内的大型火电企业致电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他们比较关心的是我们和政府部门是一个什么关系,具有什么样的背景。”
  与此相比,去年“中国水污染地图”发布两个月之后,才有企业上门联系。据马军称,在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有大约50余家企业表示将改善自己的排污状况。
  “第一轮打电话来的几乎都是企业公关部门的负责人”,马军称,企业的第一反应都是如何将自己的信息从污染地图中抹去。
  其中,很多企业抱着消极和抵触的情绪。“他们首先会问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名单上面。其次会解释各种原因,比如说,这是2006年的记录,不该出现在现在的名单里;或称‘我的邻居比我还要差’,认为‘不公平’等。”马军介绍说,一家美国大的陶瓷企业找到他斡旋,希望通过做活动来解决问题。“我告诉他,我们现在不需要什么活动,我们需要的是企业切实的做到达标排放。”
  “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打垮企业,而是要创造途径去解决他们存在的问题”,马军说,“我跟他们说,我们有一个清晰的解决问题的途径。它既可以提供企业自身的反馈,也可以提供政府监管的数据。如果他们想把这条记录抹去的话,就必须要严格地经过第三方的审核。”
  因此,“地图”发布之后,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通常会与主动上门联系的企业展开会谈,要求其进行整改。
  在讨论时,双方经常会发生争执。比如,有的企业认为,一般性泄漏事故没有必要向公众披露。马军指出,公众有权了解事故的情况,包括相关的整改措施,来避免再一次出现泄漏事故。
  在与不达标企业的接触中,马军有时候会遇到令人哭笑不得的情况。比如在水污地图发布以后,有的企业在几天,甚至几小时之内,就能提供一份区环保局盖章的文件,说明该企业基本能够达到环境标准,据此要求将企业从污染地图上删除。

只是第一步
   “中国空气染污地图”发布后,被收录其中的大部分不达标企业尚未有所回应。《财经》曾经致电一些“上榜”企业提出采访要求,大多被婉拒。中韩合资的张家港浦项不锈钢有限公司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对《财经》表示,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已被空气污染地图收录其中。其对外协力本部(安全环保部)的工作人员则解释了部分原因,并表示在10月已经进行了整改。
  这位工作人员对《财经》表示,企业接触得最多的还是当地的环保部门。比如江苏省新出台了一个关于太湖地区的排污标准,“给我们企业增加了很大压力,我们正在积极地准备这些事情。”当问及是否会联系公众与环境中心的时候,这位工作人员不置可否,只是表示:“怎么说呢,还是一个影响力的问题。我们忙着其他的事已经筋疲力尽了,已经顾不上这些事了。”
  海南金海浆纸业有限公司行政部的一位工作人员称,“我们感觉他们有点儿不符合事实,有点儿哗众取宠。”
  同样,“中国空气污染地图”的发布尽管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但地方环保部门对此并不十分了解。《财经》曾致电多个省级环境保护部门,除河北省环保局一位部门负责人表示曾在媒体上看到过有关空气污染地图的相关报道外,其他受访的环保局工作人员皆不知道有这么一份地图的存在。
  “中国水污染地图”公布一年来,已经收录了9400家不达标企业,只有50家企业上门和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联系。其中,两家是国内企业,其余都是外资企业。马军表示,外资企业的态度显然更为积极。
  在马军看来,加强环境执法的关键在于突破利益关系,而要突破利益关系,就必须有公众参与。“中国水污染地图”和“中国空气污染地图”试图唤起公众的参与意识。“我们所做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了企业的违法成本,让公众了解了一家企业不良的环保的记录之后,对它的品牌是有一定的影响。”马军强调。
  对“中国水污染地图”做出反馈的50余家企业中,已有七家整改后自认已达到排污标准,愿意接受第三方审核。“目前,这七次审核都已结束,有两家企业分别接受了环科院或者知名的环境咨询公司的审核。在他们获得关于在管理能力和硬件设施方面的认证合格后,它们的记录已被抹去。”马军说,目前其他五家还在进行相应整改。
  马军表示,空气污染地图也会与水污染一图一样,不断加以更新,同时也将逐步完成对中国北方省区的信息搜集,于2008年最终完成“中国空气污染地图”。同时,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还在其他环保组织的协助下,对不达标企业实施GPS定位,并将坐标数据录入空气污染地图。“使大家可以对自己所在的城市,在全国或者某一个省的范围内的空气质量水平有一个更清晰的认识”。马军希望,《环境信息公开办法(试行)》的实施,将会使得“地图”的制作更加容易。
  在这份将于2008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办法》中,不但规定环保部门要公布17类与环境环境治理相关的数据,还特别提到“企业不得以保守商业秘密为借口,拒绝公布主要污染物的名称、排放方式、排放浓度和总量、超标、超总量等情况。”《办法》还规定,不公布或者未按要求公布污染物排放情况的企业,将被处于10万元以下罚款,并由环保部门代为公布。
  “希望这项法律出台后,不会再有类似用‘XXX’代替企业名称的事情发生。”马军说。■

 
编辑推荐热点文章最新点评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