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随笔
叙事中的“拐点” □ 李大卫/文
[2008-04-11]
知识分子不但要改写文化的历史,还要改写自然的历史
钓鱼 北岛/文
[2008-04-03]
时间在对视中溜走。它死了
世风越俗,雅人过得越好 刀尔登/文
[2008-04-03]
“国多财则远者来”
卡拉扬的背影 刘雪枫/文
[2008-03-28]
在大师越来越稀缺的时代,卡拉扬制定并身体力行的标准仍然高不可攀
潜水钟与蝴蝶 □李大卫/文
[2008-03-21]
恶搞往往是免于流俗的有效手段,至少在我们这个失去真诚的时代
鲁迅当然深刻吗 □ 邵建/文
[2008-03-14]
没有什么比这更触目了:不惜毁坏一切来簇新一种制度。如果一切都可以毁坏,制度簇新又有何用
替古人担忧 □ 李大卫/文
[2008-03-07]
或许正是个人因素最终导致伊斯兰教艺术的衰落
音乐中的对与错 □ 刘雪枫/文
[2008-03-07]
追求“对”与“错”的人未免有迂腐或保守之嫌
三不老胡同1号(下) □北岛/文
[2008-02-29]
胡同构筑的迷宫、雨后的水坑、初夏槐花的香味和昏暗的街灯,让我这个在楼里长大的孩子心向往之。与楼房的刻板结构相比,那有一种平民的野性与自由
生女必强撼 □ 刀尔登/文
[2008-02-29]
汪士铎有两句诗,最可玩味:“生女必强撼,生男必狡诈。”我读过的愤世之言,当属这两句最尖刻。
罂粟般的20世纪是如何栽种的 □邵建/文
[2008-02-22]
胡适的自由主义是从半路学起,这样的自由主义很容易在俄苏那套理想主义的光谱中迷路
节日生活的情感与精神含量 □萧瀚/文
[2008-02-15]
1927年林风眠先生提出“实行整个的艺术运动,促进社会艺术化!”的口号,至今,林先生的倡导对于大量国人而言,依然是痴人说梦的呓语
三不老胡同1号(上) □北岛/文
[2008-02-04]
那烤白薯的糊味,让我像狗一样记住了新家。由此出发,我穿过童年的幻影穿过青春的迷惘穿过爱情穿过个人与历史记忆……
疯狂“爱泡” □ 刘雪枫/文
[2008-02-04]
我顿时爱上这白花花硬梆梆沉甸甸了,所谓“粗笨”恰好是人家引以为傲的“质感”
当代艺术:升值100倍之后 □艾未未/文
[2008-01-25]
中国的艺术市场就像一棵大树,看上去枝繁叶茂,但根系非常不发达
制造小人 □ 刀尔登/文
[2008-01-25]
悲剧给人机会以成为烈士,其中包括那些若是喜剧只能扮演丑角的人
诗、情之外的徐志摩 □邵建/文
[2008-01-18]
如果按其优秀排序,诗、情、思倒过来更合适
电影文化地图 □ 郝建/文
[2008-01-12]
主旋律电影、商业电影与独立电影
我们要什么样的马勒 □ 刘雪枫/文
[2008-01-12]
当“复兴”作为运动尘埃落定,我们适时迎来“本真”的马勒,它看起来、听起来都比“真”还真实
以“无名”的名义 □ 李大卫/文
[2008-01-04]
在今天艺术的流通过程中,观赏环节正变得无足轻
人心惟危 □刀尔登/文
[2007-12-29]
争斗总是为利益所驱动。但人们争来争去,往往忘了当初的目的,或那目的早已不在,只剩下无聊了
古城 □龚鹏程/文
[2007-12-29]
在这样的古城中,最不能保留的,就是古,古迹古物古风味。这实在令人哭笑不得啊
“低俗化”及其禁止 □苗棣/文
[2007-12-14]
中国的电视体系一面在横向里惨烈竞争,一面在纵向上高度垄断
向老鼠学习 □李大卫/文
[2007-12-14]
它的权力厨房用玻璃建造,允许你公然旁观,却看不出大门开在哪面墙上
纪宇 □高尔泰/文
[2007-12-08]
意义的追寻,大于意义本身。正如她小时候独自远行,投身于不可知的命运……
到国家大剧院享受歌剧极限 □刘雪枫/文
[2007-12-08]
对于缺少心理和身体准备的观众来说,突然面对一部体量超重的歌剧鸿篇巨制,无疑是一次冒险
老店的历史 □ 龚鹏程/文
[2007-11-26]
发展观光旅游真是件奇妙的事。本是借历史以兴感,渐成为人消费着历史,最终则抹消了历史
皇帝也有可爱的 □刀尔登/文
[2007-11-26]
时常听说什么人拿什么事为儿戏。像正德这样,能拿所有的事——包括造反这样的大事为儿戏的,哪里还有第二人
戒之在色? □ 李大卫/文
[2007-11-17]
问题是相遇的过程当中或之后,究竟谁占有谁,谁操控谁,就像《色,戒》里那对男女
乡村受难剧院的瓦格纳节日 □ 刘雪枫/文
[2007-11-17]
庄严神圣的一面被消解干净,剩下的是怎样在瓦格纳的旗帜下实现“过节”的欢乐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专题报道
最新点评热点文章一周精选
每日特稿
综合报道
专栏作家
意见领袖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杂志联系。未经《财经》杂志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杂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