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随笔
卿本贼人 □刀尔登/文
[2008-07-18]
论其高明,不如文人之改造水浒故事
八百年金融荒唐事 □卡门·莱恩哈特/文
[2008-07-12]
序列型债务拖欠的历史规律并没有改变
“理甚易明 善甚易察” □邵建/文
[2008-07-11]
胡适没有灌输任何思想,也没反对任何信仰
光与影 □北岛/文
[2008-07-04]
在各种光照下,那些店主和顾客的脸显得神秘莫测,只要把那瞬间固定下来,就是一幅民俗生活的长卷。偶尔有一缕阳光漏进来,缓缓移动——那是最古老的时针
让他们开汽车 □ 李大卫/文
[2008-07-04]
官方的说法是,对汽车的需要是社会主义的,而对汽车的欲望是资本主义的
不添麻烦不叫“大牌” 刘雪枫
[2008-06-27]
从他们“指尖”下流出的音乐,在我耳中逐渐不值一文
以师为吏 刀尔登/文
[2008-06-20]
士绅与儒生的合二而一,有什么不好?曰没什么不好,除了一样,那就是使儒家的缺陷成为全社会的缺陷
当雇主只有一个 邵建/文
[2008-06-13]
中国文化中公私是典型二元对立,价值上正相反
灾难之后 李大卫/文
[2008-06-06]
当人缺少承担自由意志的能力和勇气,此时他所参与的恶行便已超出一般的理解范畴,成为类似自然灾害的现象
勃拉姆斯的“安魂曲” 刘雪枫/文
[2008-05-30]
它是献给逝者却是写给生者的。因为它不是一种宗教仪式,而是一部透析生死关键的壮美之诗
北京的味儿 北岛/文
[2008-05-23]
关于北京,首先让我想到的是气味儿,随季节变化而变化。就这一点而言,人像狗
彼此即是非 刀尔登/文
[2008-05-23]
劝善与逼善是有分别的,因为道德命题并不对称。人没有达到某种美德,不意味其在道德上有缺陷
简论王元化自由主义思想复杂性 汪丁丁
[2008-05-16]
深刻的思想者,要么永远被世俗生活遮蔽,要么,被赞颂远多于被理解
“不浪漫谁个来革命” 邵建/文
[2008-05-16]
在文学上,一天也没喜欢过郭式浪漫主义,更可怕的是,这种浪漫主义不分文学内外
你曾经是谁 □ 李大卫/文
[2008-05-09]
文学史从来都是风格史。当风格日渐沦为道具,文学的历史也将就此终结
玩具与游戏 北岛/文
[2008-04-30]
他们似乎一夜长大成人,卸掉伪装,把玩具与游戏抛在身后
费城情结 刘雪枫/文
[2008-04-30]
在那个年代与音乐相遇,奢侈的幸福竟具有残酷的不可复制性
此一时彼一时 □刀尔登/文
[2008-04-25]
道德下降的第一个迹象,就是不关心事实,毕竟,特别在帝制时代,小小百姓,有多少信息来源呢
力反“思想统一”的梁实秋 □邵建/文
[2008-04-18]
只要推行“文艺政策”,新文化运动就将成历史
叙事中的“拐点” □ 李大卫/文
[2008-04-11]
知识分子不但要改写文化的历史,还要改写自然的历史
钓鱼 北岛/文
[2008-04-03]
时间在对视中溜走。它死了
世风越俗,雅人过得越好 刀尔登/文
[2008-04-03]
“国多财则远者来”
卡拉扬的背影 刘雪枫/文
[2008-03-28]
在大师越来越稀缺的时代,卡拉扬制定并身体力行的标准仍然高不可攀
潜水钟与蝴蝶 □李大卫/文
[2008-03-21]
恶搞往往是免于流俗的有效手段,至少在我们这个失去真诚的时代
鲁迅当然深刻吗 □ 邵建/文
[2008-03-14]
没有什么比这更触目了:不惜毁坏一切来簇新一种制度。如果一切都可以毁坏,制度簇新又有何用
替古人担忧 □ 李大卫/文
[2008-03-07]
或许正是个人因素最终导致伊斯兰教艺术的衰落
音乐中的对与错 □ 刘雪枫/文
[2008-03-07]
追求“对”与“错”的人未免有迂腐或保守之嫌
三不老胡同1号(下) □北岛/文
[2008-02-29]
胡同构筑的迷宫、雨后的水坑、初夏槐花的香味和昏暗的街灯,让我这个在楼里长大的孩子心向往之。与楼房的刻板结构相比,那有一种平民的野性与自由
生女必强撼 □ 刀尔登/文
[2008-02-29]
汪士铎有两句诗,最可玩味:“生女必强撼,生男必狡诈。”我读过的愤世之言,当属这两句最尖刻。
罂粟般的20世纪是如何栽种的 □邵建/文
[2008-02-22]
胡适的自由主义是从半路学起,这样的自由主义很容易在俄苏那套理想主义的光谱中迷路
专题报道
最新点评热点文章一周精选
每日要闻
综合报道
专栏作家
意见领袖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杂志联系。未经《财经》杂志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杂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