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9%,创2009年一季度以来最低增速。告别持续了30年的两位数高增长,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而降至个位数后,并逐步走低,让市场开始担忧,中国经济会否在中高速增长过程中实现结构调整,从而进入良性发展,还是会直接“硬着陆”。
  2015年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9%,创2009年一季度以来最低增速。数据显示,前三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长6.9%,其中,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经济增速均为7%。[详细]
  多位专家表示,鉴于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加,目前尚不能排除将“十三五”时期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从“十二五”时期的7%下调至6.5%的可能。而无论预期目标是否下调,为实现十八大提出的两个“翻一番”目标,在未来5年,全面深化改革的速度都将进一步加快。[详细]
  上半年经济增速7%,但相当部分增长来自股市繁荣,印花税、交易费用、两融上升。股市繁荣带来GDP增长0.6个百分点,二季度扩大到1.6个百分点。也就是说,GDP增长7%扣掉1.6个百分点,实体经济就增长5%左右。下半年,股市繁荣带来经济推动因素减少,所以可能面临大挑战。[详细]
  《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涉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等12个国家,在地图上形成一个环绕太平洋的环形,而环形上的缺口就是中国。专家分析,如果中国不加入“大TPP”,会因此损失2.2%的GDP。“大TPP”指的是未来谈判国增加至16个的TPP协议,包括中国、韩国、泰国、印尼等潜在参与国。[详细]
通缩之争?
  9月CPI同比上涨1.6%,低于市场预期,较8月涨幅回落,中国经济通缩风险再次被关注。国家统计局将CPI回落原因归结于“基数太高”,而部分机构学者分析,CPI回落的主要原因在于食品价格回调,由此判断通缩压力加大。加之全球经济大环境并未明显好转,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低,美联储加息预期一直存在,中国缺席TPP协议,等诸多因素让市场对中国经济前景更为谨慎。
  2015年9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1.6%,较8月涨幅2.0%,回落0.4个百分点。1-9月平均,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比去年同期上涨1.4%。[CPI数据]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盛来运表示,尽管投资增速、出口增速回落,但消费增长是相对比较稳健。1-9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扣物价以后实际增长是10.5%,增速逐月提高,与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相关行业,旅游、保健、卫生、教育、医疗等增速都非常快。[详细]
  9月份中国的经济数据本就已经令人失望,失业问题的再度显现使得经济前景更加悲观。智联招聘报告显示,今年秋季求职竞争指数上升趋势明显,第三季度平均一个白领职位收到35.4份简历,较一季度的26.1以及二季度的29.3大幅上升。二线城市竞争激烈程度反超一线城市。[详细][9月失业率5.2%左右]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表示,中国不缺增长动力,虽然工业增速在下滑,但服务业发展在加快,而且从2012年开始,服务业增加值占比首次超过二产以后,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加快转型,所以服务业成为近期经济稳定增长非常重要的支撑。[详细]
稳增长冲刺 保全年7%左右经济目标
  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经济增长速度下调至7%左右。数据显示,一季度和二季度GDP增长速度均为7%,而三季度经济增速下滑至7%以下,如果想保持全年经济增速在7%,四季度则需要发力。发改委频繁批复轨道交通基础建设项目,PPP示范项目推出的加速等多项措施都在朝着这一目标冲刺,而政府工作报告将全年经济增速目标定于7%左右,并非7%,或许意味着,2015年全年经济增长速度可能低于7%,“左”或“右”一定误差范围内,均在理解为7%左右。

  今年前九个月,国家发改委共审批核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218个,总投资18131亿元。其中交通基础设施设项目84个,共9906亿元,占总投资的一半;此外,农村水利项目53个,总投资3982亿元;高技术和信息化项目33个,总投资208亿元,能源项目25个,总投资2366亿元;社会事业项目33个,总投资1669亿元。[详细]

  数据显示,截止到目前,中央和地方共推出PPP项目1860个,投资规模达到3.4万亿元。相比第一批推出30个示范项目,第二批推行的PPP项目总数为206个,投资额为6589亿元,在规模和数量上实现了双增长。第二批PPP示范项目除了在数量和投资金额明显增加之外,投资领域也扩展到文化、旅游、科技、养老、教育等社会类项目,并突出了项目的区域色彩。[详细]

  在贸易便利化、金融保险政策等方面仍有政策储备,新政将会适时出台,主要举措:落实好各项稳定外贸发展政策措施。加快出口退税进度,推进全国一体化通关,降低出口查验率1个百分点。研究降低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险费率。加强出口产品质量、品牌和营销渠道建设,引导加工贸易向产业链中高端延伸,提高产品附加值和国际竞争力。加快跨境电子商务、市场采购贸易、外贸综合服务等新型模式发展。[详细]
  9月30日,央行和银监会联合发布关于房地产业重大政策,在不实施“限购”措施的城市,对居民家庭首次购买普通住房的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最低首付款比例调整为不低于25%。同日,住建部、财政部和央行联合发布“关于切实提高住房公积金使用效率的通知”,提高实际公积金贷款额度,全面推行异地贷款业务。[详细]
货币政策宽松 从哪一步做起?
  CPI通胀指数走低,GDP增速创新低,构成市场对宽松政策的预期。在传统的下调人民币存、贷款基准利率、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等货币政策调控手段之外,MLF、PSL、SLF等多种货币调控工具也层出不穷。相较以前的全面宽松,“定向调控”更成为主要手段。
最早于四季度将再降准?
  9月份的数据并未改变我们对于中国通缩风险的担忧。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使得市场利率仍保持在低位,但银行对非政策类的经济活动的贷款支持仍相对冷淡。我们重申,中国需要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并预料央行在第四季度将再降准50个基点。如果CPI进一步走低,央行还可能再降息。[详细]
降息比降准更快?
  从外部看,汇率在央行维稳之下逐步企稳,贬值造成的资本外流压力缓解,为宽松创造了条件。四季度降息降准是大概率事件。从思路上看,目前的核心仍是宽信用,而不是宽货币。由此推断,降息可能来得比降准更快,但如果资金面因汇率波动、信贷放量、股市放量等因素出现紧张,降准也会择机出手。[详细]
拓宽政策工具 货币政策操作转型?
  央行货币政策操作框架内的工具上升为8种,较2013年之前增加了4种。而在最近的一个月内,央行就连续推出了两项措施,力促货币政策操作框架转型。[详细]
2015年经济目标
  去年前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经济增长目标都是7.5%左右,今年为什么下调到7%左右?政府工作报告解释,主要是适应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综合考虑了需要和可能,符合客观规律。7%左右的经济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相吻合,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相衔接,能够实现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比2010年翻一番。
  比去年提出的3.5%左右有所调低,主要考虑是:一方面,粮食产量实现“十一”连增,农产品供给相对充裕;工业产品价格持续下降;国际大宗商品如石油、铁矿石等价格大幅回落等,这些都会抑制CPI价格的上涨。另一方面,还存在CPI结构性上涨的因素,比如,1月份鸡蛋、牛奶分别上涨9%和4.7%,还有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服务类价格的上涨。
相关专题
  • 2015年一、二季度GDP增速均为7%,这是自2009年一季度以来最低增速。[详细]

官方定调
政策背景
  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做好今年政府工作,“要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同时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提法从字面上看,跟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提法基本一致,区别不大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中国提出稳健货币政策以来,无论是在经济的上行周期,还是下行周期中,“稳健货币政策”的提法几乎没什么变化。

  2014年11月降息——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4年11月22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0.4个百分点;下调存款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

  2015年3月降息——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5年3月1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5.3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5%,同时结合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2倍调整为1.3倍。

2015年2月下调存款准备金率——2月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对小微企业贷款占比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城商行、非县域农商行额外降准0.5个百分点,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额外降准4个百分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