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视觉》
  1956 年9 月,傅雷(左)与傅聪在西湖上 坐船游玩。这一年,22 岁的傅聪开始了首次钢 琴欧洲巡演。两年后,傅雷被戴上了“右派分子” 帽子。正在波兰留学的傅聪决定出走英国,飞 往伦敦的班机还在空中,外国通讯社已发出了 傅聪出走的电讯。傅聪后来回忆这段往事时说: “如果我回国,势必是‘父亲揭发儿子、儿子 揭发父亲’,可是我和父亲都不会这样做。当 时我是被逼上梁山的。当然,对我的走我永远 是内疚的。”
傅雷:孤寂良心
傅雷:孤寂良心
Fu Lei: A Noble Spirit
文/冯玥 2008年4月7日,傅雷百年诞辰。一系列纪念活动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地相继展开。规格之高,规模之大,据说是迄今之最。
  作为翻译家、文艺评论家和父亲的傅雷,已经为人耳熟能详。他翻译的《巨人三传》《约翰克利斯朵夫》、巴尔扎克、梅里美,滋养了几代人的心灵和头脑。《傅雷家书》和《世界美术名作二十讲》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出版,更让劫难初平的国人感受到美与善的抚慰。
  如今这些著作光彩不减。而在文学、艺术之外,还有一个作为“社会良心”的傅雷,却少有人言及。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傅雷一生,从不是一个不问世事、只在书斋里研究文学、艺术、玫瑰花和书法流变的人。十几岁时,因为反迷信反宗教,言辞激烈,他被就读的徐汇公学开除;“五卅运动”中,他参加在街头的演讲游行;留法期间,他1931年在意大利罗马做《国民军北伐与北洋军阀斗争的意义》的演讲;抗战胜利后,他在报纸杂志上发表大量有关民生和时局的政论文章;再到1955年,他就任上海市政协委员,提交了涉及国画、音乐、出版、少儿读物和知识分子问题等多个领域的十几份意见书,直至1958年4月被划为“右派分子”,“政治家傅雷”的一面才悄然淡去。
  正如学者陈思和所说:“傅雷不仅以译作传世,他的魅力还来自于作为一个现代知识分子的传统精神:胸存忧患,认真入世,做人治学,一丝不苟,为人刚直不...
查看原文
本新闻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往期回顾

出版日期:2007-08-20
《财经》杂志
2008第15期 总第216期
出版日期:2008-07-21
往期回顾
《财经·金融实务》
2008第7期 总第33期
出版日期:2008-07-07
往期回顾
点击排行
视觉瞬间
汶川大地震:四十九幅震撼瞬间
映秀湾水电总厂宿舍楼,几乎全部垮塌,只剩下变形的混凝土框架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