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视觉》
  日落时分,印度昌迪加尔市区街道上的车流逐渐散去。两个在外玩耍的小女孩急着一起回家吃晚饭。但在回家之前,她们要把长辫重新扎好,免得父 母又要唠叨。在印度,头发生意已经兴旺了60 年,在人造替代品出现后,销量一度下跌。但自从西方国家特别是欧洲的消费者抱怨人造产品会造成皮肤过 敏后,天然头发的需求再次飙升。来自印度乡村和贫民区的头发,因为没经过染色或使用各种化学品处理,所以能够在国际市场上卖出高价。
印度头发生意

印度头发生意
Hair Business in India
文/本刊记者 李昕
  接发早已称不上稀罕。在北京,接发的价钱从最初的几千块变成了如今的几百块,熟练的师傅满街都是。但是,较真的德国人很在意头发是从哪里来的。为觅三千青丝,他们行走三万英尺,从慕尼黑的小发廊一直追到印度去。

给神的礼物
  南亚次大陆中南部高原上的卡纳塔卡邦。晨曦中,一名消瘦而略显苍老的女子,把一块红色的莎丽放在塑料袋中,带着丈夫和孩子出门。她的头发是棕黑色的,如瀑布般长长坠下。今天她要去庙里,将头发悉数献给温凯特史瓦拉神,以此感谢他缔造的奇迹。
  这名30岁的女子叫曼妮梦涵,与她出身的村庄同姓。15年前,她与现在的丈夫结婚。两人都在当地的水泥厂工作,收入微薄。后来丈夫开始酗酒,一点积蓄很快被威士忌消耗殆尽。同样一去不返的还有家的温情——丈夫开始打她,对孩子也很粗暴。
绝望中的她向温凯特史瓦拉神求救,希望神能使丈夫戒酒。一年之后,丈夫果然不再暴饮。曼妮坚信这是神迹,决定去寺庙剃发还愿。
  头发在印度教文化里有特殊的意义:幼童剃发,借此获得好运;成年人只有在答谢神的时候才剃发,因为头发是世俗中美的象征,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是美和丑的分野,也为人提供了最天然的保护和遮盖。剃掉了头发,也就是把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了神。
  寺里的理发师很熟练。先将曼妮的长发弄湿,上下都用皮筋束起。一把普通的剃刀,刀锋过处露出头皮,短短几分钟,曼妮的长发离她而去,剩下刺目的光头。她从袋子里拿出莎丽,裹上几层,再次敬拜神之后,与丈夫孩子一道离去。
  在大洋另一端的美国,来自印度的长发则递变成宗教戒律下的禁品。在美国东海岸的纽约布鲁克林区和西海岸的加州橘郡(Orange County),几百名犹太教徒同时举行抗议,将来自印度的假发分作几堆,当众焚烧。这场仪式并不便宜,每套假发的价格都在1000美元以上。
  犹太人的抗议来源于戒律森严的教义。以色列拉比发现,来自印度的假发多是印度教徒们敬献给神的礼物,一名拉比甚至跋山涉水到印度南部,目睹了敬献头发的过程。充满异教色彩的头发,犹太教徒断然不能使用。拉比们一声令下,身在美国的教徒们立刻听话,认为仅仅不用还不足以彰显决心,非要当众焚烧才能以儆效尤。
假发是个大产业
  被吓到的其实仅仅是美国当地的发廊。对印度而言,焚烧几百套假发不会令一个价值几亿美元的产业伤筋动骨。这个11亿人口的国度,总有足够的发源。从乡间凋敝的小庙到城市里恢弘的寺院,常常有虔诚的信徒削发敬献。
  比如香火鼎盛的提鲁巴提(Tirupati)神庙里面,常年驻扎有600名理发师,每天可为上万名朝圣者削发。头发经过简单处理后,卖给附近的工厂。收入的三分之一用于寺庙本身的维持和修缮,另外三分之二则支持当地的孤儿院、学校、医院等公益事业。
  售出的头发被洗净、梳理、打包,有的还要染色烫卷,之后辗转运往海外。此时的发丝不再是泰戈尔诗中“那棵树的阴影落在你的头发与膝上”的静谧,或者“当你沐浴后,湿发披在两肩,穿过金色花的林荫”的馥郁,而是数以吨计的商品。它们用塑料袋包裹,在集装箱里面层层重叠,等待远渡重洋。
  印度商务部每年都要统计头发产业出口额和出口地,仿佛这不是人的一部分,而是与大豆、小麦没什么区别的普通商品。
印度头发每年出口总额达数亿美元。商务部的网站上显示,中国内地、中国香港、突尼斯、意大利和美国位列出口地前五位。官员们还专门派出两个代表团,把欧盟和东盟国家挨个儿跑了一遍,到处推销印度头发。
  不独印度商务部,联合国全球商品交易的数据库里,也罗列有三种头发交易的数据——未经处理的头发、染色或烫过的头发、已经制成胡子和假发的头发。
  从地球的一边到另一边,来自印度的青丝,被接到各色人种、不同国籍的女子头上。给予者出于敬畏,售出者为了利益,购买者因之美丽。万千头发仿佛并未死去,好像也不算获得新生。1公斤头发能卖600美元,1吨头发来自于4000名女人。远洋贸易的巨轮鸣笛出海,悲喜应该早已留给神前刀起发落的瞬间。
  曼妮不曾被染烫损伤过的头发被打包运到德国,一周之后,在慕尼黑的发廊里面,被一位27岁的时髦女孩接到头上。当得知这是一名30岁的印度女子感谢神的礼物,德国女孩惊讶之后,感叹说:“我为此感到荣耀。”
  而在纽约布鲁克林的那个夜晚,从傍晚7点到深夜12点,300多套来自印度的假发燃烧了整整五个小时。可以想象,夜色里,顶着各色假发的塑料模特歪七倒八,火苗和黑烟慢慢吞噬那些没有生命力的合成笑容。仿佛也是一场祭祀。  

本新闻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往期回顾

出版日期:2007-08-20
《财经》杂志
2008第15期 总第216期
出版日期:2008-07-21
往期回顾
《财经·金融实务》
2008第7期 总第33期
出版日期:2008-07-07
往期回顾
点击排行
视觉瞬间
汶川大地震:四十九幅震撼瞬间
映秀湾水电总厂宿舍楼,几乎全部垮塌,只剩下变形的混凝土框架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