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视觉》
  两位德国人从希腊出发,1.4 万多公里的行程,托比形容道:“仿佛只是狠狠地踩了一下脚踏板就到了北京。”在土库曼斯坦境内的公路上,托比绕过 站在路中央的一头驴子后继续向前。
自行车上的奥运旅程

自行车上的奥运旅程
An Olympic Journey on Bicycles
摄影/TobiasHartmut文/本刊记者 赵萌
“欢迎德国奥运大使入住本酒店”;“祝德国奥运大使托比38岁生日快乐”……
  2008年6月13日早上,刚刚从前一天的劳顿中清醒过来的托比,收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花束,兰州车友为他举行的欢迎会和生日会也随即拉开帷幕。
  仪式的主角自然是从希腊出发,一路经保加利亚、土耳其、伊朗、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骑行至中国的自行车运动爱好者——托比和他的朋友哈特穆德。在户外运动爱好者、媒体记者以及众多崇拜者和支持者的包围中,托比结识了一个始终站在热闹之外的法国姑娘——正在骑自行车环游中国的玛丽亚。
  看着托比和哈特穆德被众星拱月般围在大厅中央,22岁的玛丽亚有些惊讶。同样是骑着自行车游历中国,为什么他们受到如此热烈的欢迎和注目?
  “难道你们是明星吗?”
  此时,沉浸在欢乐中的托比和哈特穆德也许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但他们确实成了很多中国人眼中的明星。与玛丽亚完全出于个人兴趣环游中国不同,托比和哈特穆德横跨欧亚的骑行之旅,是以奥运的名义。
 
“明星”的旅途
  “这么快就播出了?”
  托比在北京时间6月26日上午接受了德国电视台的采访,晚上接到了母亲从德国打来的电话。儿子能在“欧洲杯结束后的第一个中午”出现在午间时段的新闻中,托比的妈妈还是十分自豪的,虽然只有短短五分钟。
  到中国之前,托比在日记中写道:“我们在路上听说了中国发生大地震的消息,估计到中国国内的状况,觉得可能没有什么人会接待我们。”但是从进入中国领土的那一刻起,他们明白自己还是低估了奥运东道主的热情。
  在中国边境处接受检查的时候,由于哈特穆德签证上的护照号码少了一位数,他们担心会遇到麻烦。但当入境处的警官得知两人是从德国骑车来支持北京奥运会时,一切问题似乎又都迎刃而解了。他们不但顺利入境,警察还要求与他们合影留念。那张照片和他们入境的消息,据说还刊登在公安系统内部的宣传刊物上。
  骑进人烟较为稠密的地区,他们一路上越发引人注目。除了接受各地方报纸和电视台的采访,新疆呼图壁县的县长专程开车35公里与他们共进晚餐。到达北京后,一系列欢迎活动简直有点应接不暇。
  “并不是只有我们骑车来北京支持奥运会,我们来的路上,就遇到了很多身披奥运标志的自行车手。惟一的幸运之处在于,我们骑得可能比他们要快一些。”从希腊到北京的一路风尘中,托比和哈特穆德都意识到,骑自行车去北京支持奥运,已经逐渐变成了一场世界性的狂欢。
  从希腊出发的第一天,急着赶路与哈特穆德会合的托比,就在路上遇到了同样打算骑车去北京支持奥运的西班牙小伙子大卫。可惜大卫的车速有点慢,最终没能和托比同行。
接下来,他们陆续遇到了瑞士车手菲利普、哈萨克族的少年两兄弟、曾经三次骑车前往奥运会主办地的71岁美国老人格斯……还有那个让托比印象最深刻、因为没有打着奥运旗号而颇为孤单的法国姑娘玛丽亚。
   
一公里1欧分
  除了骑行支持奥运,托比和哈特穆德此行还有一个重要目标——为德国的一家国际儿童村募捐。这是专门为战乱地区的儿童治疗疾病的国际慈善机构,主要收治一些来自阿富汗和非洲国家的孩子。作为一名常年在儿童村服务的志愿者,托比在出发之前就联系了几家赞助团体,并得到了他们每骑行一公里就捐款一欧分的承诺。
  “一公里1欧分?是不是感觉有点少?”在别人打抱不平的时候,托比报以狡黠的微笑,回答说:“我应该感谢自己要骑行的这一段路足够长。”从起点到终点,托比和哈特穆德完成了1.4万多公里的行程。
  不抽烟,不喝酒,不吃肉,两人平均每天骑行180公里。托比和哈特穆德尽力省下旅途中一切不必要的花费:不进价格偏贵的餐厅,能露营的时候不住旅馆。到达北京之后,托比也在日程表上划掉了“购物”一栏。
  “我们不是那种有钱的德国人。”他们从不忌讳这样表白自己。在昌平区一个建筑工地旁边的东北大排档里,托比和哈特穆德只点了两个他们最喜欢的中国菜:醋溜土豆丝和东北大拌菜。

免费的旅途
  “你付钱了吗?”
  “没有。你付了吗?”
  “也没有。”
  从进入伊朗一直到抵达北京,这段对话在托比和哈特穆德之间重复的频率越来越高。亚洲人的热情,让他们的旅途预算一降再降。
  托比享受的第一次免费招待,来自四个热情的土耳其军官。免费住宿加上免费的军官俱乐部招待,让托比和哈特穆德十分满足。到达伊朗之后,那里热情的人们简直让他们舍不得离开了。
  一天晚上,他们露宿在伊朗的一个小村庄,帐篷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一个伊朗人来到帐篷外,邀请托比到他家去过夜。在好意被婉拒后,伊朗人的热情依然不减,直到半夜12点,还不厌其烦地再三邀请他们进屋做客。
  在伊朗停留的最后几天中,已经认识或听说过他们的警察都不再检查两人的行李或是证件,反而一见面就和他们拥抱、亲吻、摄像、拍照,或者干脆追着他们的自行车大喊“我爱你”。
  在依依不舍地离开伊朗之后,托比和哈特穆德就发现,他们只是刚刚登上此次骑行之旅的“免费殿堂”而已。中亚各国和中国的热情招待,正在不远处等着他们。
  加油站里免费的住宿和热水澡,茶室里免费的下午茶,水果摊上免费的水果,高级餐厅的免费食物,到北京后的免费导游和宾馆住宿……有人开玩笑地对托比说:“你回国后要保守这个秘密呀,不然听说你们一路上有这么多免费招待,全德国的人都要骑着车到中国来迎奥运了。”
  
在路上
  托比在旅行日记中写道:“我们的车胎在经过土库曼斯坦时爆胎了好几次……又浅又差的沥青……以后我决不会再说西欧的沥青路面差了……也不会再抱怨比利时最偏僻的角落了……从哈萨克斯坦边境进入中国后,我们就可以骑行在具有德国质量的中国公路上了。我们的屁股一定会很高兴的,因为在中亚的道路上,我们除了留下自行车车轮的痕迹,还有我们的屁股因为经常性的颠簸而留下的疼痛的痕迹。”
  其实,托比和哈特穆德一路留下的痕迹远不止这些。旅程中,他们自西而东,亲身体会了亚欧国家间的种种差异,从最初的惊讶到适应,直到最后的喜爱和留恋。
  刚进入伊朗境内时,他们对公路上自行其道的司机很不理解。但当得知“在伊朗,单行线上倒车或是在马路边线上面逆行,都是驾照考试中的必修内容”时,他们慢慢适应了那里的交通规则。
  “在我逐渐了解这个国家之后,我可以理解为什么男人们开车都这么猛了——他们的生活实在无趣得很。对于没有结婚的男孩子来说,他们不能和女孩约会,更不能交女朋友,一切完全是由家长来安排的。如果你想呼吸到一点自由的空气,那就只有努力读书上大学。我认识的一个正在读大学的男生就告诉我,他瞒着父母偷偷交了女朋友。接着,他说了一大堆他平常做过的事情,最后总是不忘加上一句——他的父母不知道。”
  对于让自己的屁股大为受苦的中亚沥青路,他们也并不是真的那么耿耿于怀。尽管哈特穆德的新自行车被颠断了车把,各自的轮胎也爆了好几次,他们还是觉得这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因为这里的人们热情友好,连一贯有些蛮横的大货车司机也对他们异常有耐心。
  “这里的货车司机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总是和我们保持很大的距离,或者在后面等待,直到我们让出车道为止。真让人佩服。”对于最担心在路上出车祸的他们来说,这最值得感激的一点,已经能弥补沥青路带来的所有不快。
  中国的沥青公路还不错,但高速公路上频繁驶过的卡车就不能让人那么轻松了。不过,让托比和哈特穆德感到亲切的是,公路上熟悉的德国车越来越多,奔驰、宝马,还有被中国政府列为专用公务车的奥迪。
  看着中国的街道上飞驰着德国汽车,他们是否为自己的国家感到骄傲?托比回答说:“比起这些,我们更为德国处理历史问题的态度感到骄傲。因为德国的历史并不总是光彩的一面,我们也有黑暗的东西,但我们勇敢地面对,并处理得很好。比起那些工业上的成就,我更为这个感到骄傲。”
  旅途上遇到的人对托比说,一提到德国人,他就会想到“精确”两个字。哈特穆德替托比回答:“我们宁愿你想到的是啤酒。”
  临别时,托比和哈特穆德很有默契地双手握拳,高喊了一句“中国加油”。在他们所知有限、发音又并不准确的几个中文字里,这句反复练习过的“中国加油”,其清晰度仅次于他们平日里最常用的“面包”和“米饭”。除了表达友好,这句口号很大程度上也成为消除他们和中国人交流障碍的钥匙。只要遇到语言不通,他们高喊一句“中国加油”,似乎就足以让别人明白他们此行的目的。
  “中国加油!”这似乎也是他们此次留在中国最多也是最后的一句话。                        

本新闻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往期回顾

出版日期:2007-08-20
《财经》杂志
2008第15期 总第216期
出版日期:2008-07-21
往期回顾
《财经·金融实务》
2008第7期 总第33期
出版日期:2008-07-07
往期回顾
点击排行
视觉瞬间
汶川大地震:四十九幅震撼瞬间
映秀湾水电总厂宿舍楼,几乎全部垮塌,只剩下变形的混凝土框架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