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财经·视觉》
  比起业余玩拍客,谈宜之的日常工作要繁忙许多,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与记者交谈的时候,谈宜之的双手也是一直在笔记本的键盘上不停地敲击。2007 年11 月13 日,卸下了一身经理装的谈宜之正在检查他的DV,在谈宜之看来,“翻出DV 来看看是种休闲”。
镜头后面的拍客

  文/杨明    

   当人们还沉浸在博客时代不可自拔的时候,拍客以及以拍客为主打产品的一批视频网站已经悄无声息抢滩登陆。为什么当拍客?是不是有了DV有了摄像手机就成了拍客?是否拍客真如宣传的那样代表新一代崛起的草根文化?给这一切下定论还都为时尚早。

  成为拍客
  “现在在大街上发现有小偷割包,或者撞见章子怡迎面走过来,我都会非常镇静地拿出DV来拍。珍贵的镜头往往可遇不可求,所以无论去哪里,我都会随身带着DV。”在北京的一家咖啡厅里,刘远祥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个DV,以印证他所说的“拍客,拍摄工具绝不离手”。咖啡厅里灯光昏暗,刘远祥自始至终戴着一顶白色小帽,说到兴奋处手舞足蹈。
       “还记得嫦娥一号发射吧,” 刘远祥双手比划着,怕我不知道。刘远祥说他是去西昌的惟一拍客,“那真是一场媒体的盛宴,这样的地方,拍客当然不能缺席。”这次拍摄给刘远祥带来了6000块钱的收入,“一共上传了六个片子,每个一千(元)。”对于这笔收入刘远祥颇为满意,“我的那款老苹果笔记本也该换换了。”
   30来岁的刘远祥原本是个美术老师,也曾搞过一阵子平面设计,今年7月份方才加入到拍客的行列中,刘远祥说他“原本只是想尝试一下,现在看起来,这行可以长期做下去”。
刘远祥的好朋友、北京某公司中层经理谈宜之在工作之余,也会去客串几把拍客。“把《老人与狗》做出来的原因很简单,一个故事打动了我,我想把它拍下来,告诉大家”。我来到谈宜之家时,正赶上他在给“老人与狗事件”制作大结局。谈宜之说他“没想过拍这个片子去得到什么,整个事件的发展都是没有预谋的”,可是细心的网友马上指出,“《老人与狗》的前三集视频上都打上了名为‘泰恒天下’的广告标志,而《老人与狗》一共七集,七千块钱的收入谈宜之也是一分没少要”。
拍客指令
       千万别以为网站上那些拍客视频都是作者随手拍下并且无目的发布上来的,实际上,拍什么内容、什么时候去拍,甚至谁去拍都是事先安排的。“我去拍了沈阳的鬼楼,因为网站上公布了十大鬼楼拍摄的征集令,”来自石家庄的拍客李宇说,他完全是按照网站上的要求去拍的,“当然你也可以去拍些别的,没人会干扰你,但是你要想挣些钱的话,还是最好按照网站的要求来。”
        在十大鬼楼拍摄征集令公布之前,“正在消失的职业”征集令就已经征集到了“磨剪子”、“麻糖”、“打铁匠”等一系列拍客视频,这些视频无一例外都在网站首页有推荐,而一旦视频被推荐到首页上去,就意味着拍客“有钱进账了”。
  考虑到拍客视频参差不齐,有的网站按照拍客所拍视频的点击次数给作者付费,谁的片子点击量高,谁挣的钱就多。
“我喜欢拍社会阴暗面的素材,因为这样的题材有更多的人参与讨论,” 李宇说,社会阴暗面的素材并不好拍,他“本来想去拍一个政府暴力拆迁的片子,可是还没走到拆迁现场就看到附近已满是武警。”不过李宇后来学聪明了,“不就是偷拍吗?我也会,把DV放进一个包里,镜头的地方打个孔就好了。”

  拍客的生意经
        有的时候作品质量很好,也有网友参与讨论,但就是不能被推荐到首页去。“网站首页放什么内容,有太多的因素要考虑,” 李宇说,网站编辑也有他们的难处,“人家网站也要挣钱,该放广告的时候就得放广告,你拍了他们广告商的负面报道,难道他们还要给你挂首页上去?”
  编辑不推荐,基本就意味着拍的视频白费,这时会有自作聪明的拍客上网下载“自动点击作弊器”猛刷流量。网站早就防备着这一手,一旦发现拍客作弊就直接做封号、没收所有收益处理。“没有在首页或者其他显要位置推荐的拍客视频基本不会有点击,所以有没有作弊,一眼就能看出来。”北京某视频网站的编辑金莹说,视频流量大小和博客流量大小是一个道理,“倘若新浪博客不把韩寒的文章推荐到首页上,韩寒的博客是不会有这么高的流量的。我没发现徐静蕾的文章写得有多好,可是新浪的编辑照推她(的文章)不误。”
  “也有些拍客足不出户,专门盗窃其他网站的视频发到我们网上,企图蒙混过关。这样的片子应当打上“转载”的标志,可是他就以原创的名义发。现在拍客拍的视频太多了,编辑哪能都分辨得出来谁是谁?”金莹表示,她对此也无可奈何,“文章还好办,百度一下就知道文章的原始出处,但是视频用百度是无法区分的。现在的图片、视频搜索技术还是完全依赖该图片、视频的文字介绍,人家换个标题,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查了。”
  刷流量、盗原创都非长久之计,聪明些的拍客会努力与网站编辑搞好关系。“当编辑在QQ群里说要招一个无报酬的管理员时,我想都没想就报名了。”李宇说,他在网站当过三个月的斑竹,也帮着管理拍客QQ群,“这些都是没有报酬的”。也有“财大气粗”些的拍客会不时请编辑吃饭,当然吃饭是假,临走时拍客都不忘说句“以后一定多关照关照兄弟”的话。这些都做不来的拍客就只能凭真功夫了,当然,运气也很重要。

  融入主流的努力
  视频网站每天支付给拍客的报酬不是笔小数目,并且一直呈上升趋势。“拍客对我们网站而言太重要了,”金莹说,拍客拍的多是能引发人们思考、争议的视频,这种视频经常有成千上万的网友参与讨论,“自然就能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而对于一个媒体而言,有更多的人来关注正是我们所追求的。”
  其实,关注拍客的不仅是网友。刘远祥说,传统媒体通过拍客寻找新闻点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现在已经开始有电视台找我要视频了。他们一般会要我那些点击量比较小的片子,一个片子一百块钱。电视台要点击量小的片子,除了便宜,还有一个原因是这样大家才不会知道他们其实转的是我的片子。”刘远祥认为,拍客的优势除了平民视角,还在于与网友的双向互动,“相对于电视台的单向灌输,拍客更了解网友需要什么。”“现在报纸记者也经常到视频网站上寻找新闻点,你瞧瞧《老人与狗》中的老人到天安门时蜂拥而上的记者就明白了。”刘远祥对拍客的前途充满信心。

  拍客的自我实现
       当然,也有拍客拍视频不是完全为了钱。“当你拍的东西在网站首页出现时,你会有种不一样的感觉,”李宇认为,这种感觉就像你的文章上了报纸杂志变成铅字一样,“我会把视频链接发给同事、朋友,直至任何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在QQ群里,认识不认识其实不影响传播。”李宇说,随着自己拍的片子数量的增加,越来越多的网友加他的QQ问东问西,直到有一天他觉得很烦,换了个QQ号。“看来做明星的确不容易,我才只是在一个很小的网友圈子里小有名气,就已经这个样子了。”
  “我当拍客目的是为了找份好工作,你拍的东西好,剪辑得又好,拿出来自然是很有说服力的。”尚在江西一所大学里读书的薛东虎说,现在找工作可不再仅仅是靠四六级证、学位证毕业证就够用了,“这些东西几乎人手一份,不管什么用。面试的时候领导发现你居然还会拍片子,当然会一下子对你另眼相待。”不过,在薛东虎看来,最好的情况是这个公司的领导还碰巧看过你拍的视频,“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最好。”
  “人们接受新事物是有一个过程的。” 薛东虎喜欢拍一些有点深度的社会话题,比如他今年国庆期间拍的“英雄城南昌八一广场今日异常冷清”,“当然我也会去拍些其他内容,到‘光棍节’了,我准备去拍拍这个主题。无论拍什么,只要不违法就行,慢慢拍客会被社会接受的。”对此,薛东虎信心十足。
  有意思的是,一位来自河北的名为祝西波的拍客说,他听到自己刚拍完的片子里面有人讨论起他和他的DV,“他们拍完后会发布到网上去,他们叫拍客”。这个视频拍的是工地失火,在现场他没注意去听身旁人的说话声音。不过这段意外录到的声音让祝西波很得意,他说,“这是一个征兆,一个预示拍客将深入社会各个角落的征兆。”

往期回顾

出版日期:2007-08-20
《财经》杂志
2008第15期 总第216期
出版日期:2008-07-21
往期回顾
《财经·金融实务》
2008第7期 总第33期
出版日期:2008-07-07
往期回顾
点击排行
视觉瞬间
汶川大地震:四十九幅震撼瞬间
映秀湾水电总厂宿舍楼,几乎全部垮塌,只剩下变形的混凝土框架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