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述评/对话
杰弗里·萨克斯:区域化的世界  杰弗里•萨克斯
[2011年05月26日]
殖民时代已成往事,现在美国作为全球霸主的时代也正渐行渐远
约翰逊:美国会发生“债务危机”吗  西蒙•约翰逊
[2011年05月25日]
如果奥巴马当局处理得当,最终结果将是债务上限问题被拖延到最后一刻得到解决,而当局并不作出重大让步
王琳:独立参选的本质  王琳/文
[2011年05月25日]
包括独立参选的公民政治参与,恰可弥补地方政府在救济途径和疏通管道上的缺陷。这才是更长远的维稳之策。理顺这种关系,更是官员民主训练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陈卫东:期待中国的页岩气革命  陈卫东/文
[2011年05月25日]
中国完全可以借鉴当年设立经济特区的办法,在有潜力的地区划出几个“页岩气开发特区”来,把权力和收益多交给地方,多交给投资者
罗小朋:地方自治的中国路径  罗小朋/文
[2011年05月24日]
要建构与市场经济兼容的地区间公共资源转移和人员流动机制来纠正历史的不公正,同时推动地方和社会自治
何志成:今日市场对全球经济隐患做出反应  何志成
[2011年05月23日]
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中国经济短线会有一次大麻烦,房地产调控处理不好一定会导致房地产市场出现一次急跌,而这个急跌的过程又会导致中国实体经济出现一次大规模的“抛库存”,中国经济将急速地下滑,进入滞涨区
埃利安:经济发展步履蹒跚  穆罕默德·埃利安
[2011年05月23日]
由于全球治理和政策协调薄弱,看似系统内部协调的世界经济最终也会变得分崩离析
刘利刚:破解人民币“波动”悖论  刘利刚/文
[2011年05月23日]
人民币的波动性一旦增强,只能强化市场的投机行为。因为波动性增强,意味着人民币短期走贬的可能性增大,而由于存在明确的升值预期,人民币走贬之日,反而是市场大肆买入之时
应星:维稳新思维  应星/文
[2011年05月23日]
要打破“维而不稳”的怪圈,就必须破除目前僵硬的机制,形成在新的形势下解决社会矛盾和冲突的新思维
何志成:全球市场最大风险源可能在中国  何志成
[2011年05月23日]
全球经济主要的风险点并非债务危机——欧美的实体经济很正常——而让人担心的是中国经济
邓聿文:深圳之死  邓聿文
[2011年05月18日]
当一个以移民自居的城市丧失了对外来者基本的宽容精神,当一个以建设法治社会为历史己任的城市不能用法律来保护自己劳动者的尊严和权利,它实际上已经死了。那么,谁该为深圳之死负责?
刘锋:从历史悲情到中国模式  刘锋
[2011年05月18日]
今天的中国不缺做大事的本领,缺的是做小事的本领,缺的是为民众谋一点一滴福利的本领,缺的是为民众基本权利的实现营造文化氛围的本领
孙驰:不能一概而论的货币政策  孙驰
[2011年05月18日]
当前的货币政策从总量上看是偏松的,但政策已经开始面临局部过紧的问题
索拉纳:地中海再生  哈维尔·索拉纳 安格·赛兹
[2011年05月18日]
地中海也在经历着新一轮的复兴,从地缘经济学角度考虑,这一变化同样重要
冯立果:滞涨初现或致中小企业转型沦为空谈  冯立果
[2011年05月17日]
抛弃“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决策行为,进而进行顶层设计和改革,才是治本之策
何志成:三大风险诡异 风险资产不再安全  何志成
[2011年05月17日]
在调整目标位还没到来之前,任何反弹都预示着更深度的下跌
刘利刚:中国通胀仍在上升  刘利刚
[2011年05月17日]
目前人民币兑美元0.5%的交易波动区间显得过于紧崩,人民币的加速升值将会减慢货币供应增长和遏制输入型通胀
邓聿文:中共需要民主宪政制度构建与实践  邓聿文
[2011年05月16日]
习对这支干部队伍,对中共执政的合法性问题,其实是怀有危机感的
蔡泳:让更多人生两个孩子  蔡泳
[2011年05月16日]
中国现有的生育水平已经非常接近,甚至可能已经达到超低生育率的界限
何志成:不能再度极端看空美元  何志成
[2011年05月16日]
在美联储没有明确地表态货币政策改变之前,对美元的强势表现不能太高估
彭文生:增长已放缓 通胀还会久吗  彭文生
[2011年05月16日]
政策累积作用对增长和通胀存在时差导致增长放缓而通胀较高,并非滞胀
张明:破解外储累积难局  张明/文
[2011年05月13日]
仅仅针对单个市场进行宏观调控,只会把流动性从一个市场挤压到另一个市场,形成通货膨胀率、股票价格与房地产价格轮番上涨的局面
伯克:阿富汗残局中的巴基斯坦  沙希德·贾韦德·伯克/文
[2011年05月13日]
拉登死后,与巴基斯坦军方颇有渊源的阿富汗哈卡尼穆斯林游击队可能变得温和起来,这或许是巴基斯坦解决美军撤离阿富汗后困局的选择
汪涛:政策拐点是否已到?  汪涛
[2011年05月13日]
由于中国正在经历着库存调整和电力短缺,二季度的经济增长可能不会出现加速
彭文生:调存准金率 控通胀仍为首要目标  彭文生
[2011年05月13日]
在当前通胀压力仍然处于高位、总需求扩张仍然较快的情况下,我们预计控制通胀压力仍将是短期内政策首要任务
阿诺·辛格:安排好改革次序  阿诺·辛格/文
[2011年05月12日]
在中长期内能否保持强劲增长,取决于中国能否由出口和投资转向更依赖于消费的增长模式
沈联涛:从下个世纪到下个十年  沈联涛/文
[2011年05月12日]
21世纪,世界观察家们为“美国强权下的和平”是否会经历自我怀疑而困惑,弗里德曼却把这一世纪看作美国的时代
何志成:中国进入滞涨高危区 全球市场再次颤抖  何志成
[2011年05月12日]
宏观调控遇到高库存,处理不好不仅企业受不了,宏观经济也很可能失控,滑入滞涨深渊
付兵涛:4因素致4月货币供应增速下降  付兵涛
[2011年05月12日]
M2增速降到16%的全年目标之下,预计月内再次上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概率很小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末页 
  •  
  • Go
  • 编辑推荐热点文章最新点评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