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希望证明房地产税根本就不能收,尤其是这种税根本不可能替代土地出让金问题,和解决地方困难问题。世界部分大联邦政府所征收的保有环节房地产税占国家税收平均约7%-13%,中国现在五六种税加起来大约占国家税收11%-13%,而土地收入占地方财政收入最高达到78%。

  在一个开放的经济体,彼此有竞争的背景下,某一个经济体在采取某一项税收政策时,政策效果完全可能产生原来预想根本不一样的变化。上海征收房产税,苏州、杭州最高兴,买房人可以到苏州、杭州来买房,因为钱、人、财产可以流动。

  由于受到房地产市场近一年多的低迷发展影响,房地产税立法也被推迟。任志强表示,“我个人觉得到目前为止,房地产税也就是说说,至少今年税务总局的立法中,没有这个计划”。

  

  任志强还表示,“房地产税和房价没什么关系”,“导致房价来回波动,是因为现在的税收不是一个合理的税收税制和稳定预期”。

  

  针对业内流行的说法,期望通过房地产税改变地方政府卖地冲动。任志强昨日表示,“我觉得不可能”。

  在一个开放的经济体,彼此有竞争的背景下,某一个经济体在采取某一项税收政策时,政策效果完全可能产生原来预想根本不一样的变化。

  

  上海征收房产税,苏州、杭州最高兴,买房人可以到苏州、杭州来买房,因为钱、人、财产可以流动。

  

  而上海试点“营改增”,本来没有提出要扩大试点,结果上海试点不到半年,江苏、浙江等省就提出必须尽快实行“营改增”试点。上海试点的行业企业能够给客户提供增值税发票,而苏州市同样的企业只能提供普通发票,增值税发票能抵扣税款。

  在政府系列改革中,关于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将带来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深刻变革。房地产税改革作为新一轮深化改革的重点,对社会经济发展有着重要意义,尤其在调节地方财政收入方面。

  

  根据中央的部署和要求,2016年要基本完成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重点任务,目前改革的重点锁定在六大税种,包括增值税、消费税、资源保护税、个人所得税和房地产税。在财税体制改革中,争议最大的税种之一就是房地产税。

  第一、如果要征收房地产税,一定要明确是征收对象,而所有人买房不可能在同一个时间节点,需要考虑从增量角度还是从存量角度征收;

  

  第二、涉及效率与公平,怎样划分高中低档,不同档次怎么定相应税率;

  

  第三、以个人住宅平均面积计算?还是以家庭为单位,而家庭标准包括几个人?

  

  第四、由谁定价?是由市场组织、行政组织,还是第三方独立组织定价?

  

  第五、如果要缴纳,需要有一种扣缴办法,为让在交易中使管理成本最小化。

  如果开征房地产税,理论上要涵盖两亿多家庭,在理论上、在实际上、在法理基础上有没有做好这个准备?是需要深入思考的一个问题。

  

  税制改革是不是能够在局部试点,总体推动,这可能需要一些特殊的历史时期背景。如国家经济处于改革开放初期,或者90年代上半期,可能是好的试点时期。

 
时间
主题
嘉宾
5月12日  

 

13:30-14:00 签到

 

14:00-14:10 致辞

薛澜,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教授

14:10-15:20 主题讨论1:房地产税改革路径与现实挑战

主持:              
苏琦,《财经》杂志副主编

发言嘉宾:       
陈淮,社科院城乡建设经济系主任
任志强,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副会长
王友强,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15:20-16:30

主题讨论2:房地产税改革与央地财政

主持:              
薛澜,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教授

发言嘉宾:       
许善达,联办财经研究院院长,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
俞乔,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16:30-17:00 现场观众提问互动

 

17:00 论坛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