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意见领袖
官员经商为何屡禁不止?  
[2007-07-10]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认为,现在的问题不在于法律如何规定,而在于已有的法律法规没有得到很好执行。当然,也并非靠单纯加重处罚就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需要综合治理,而更彻底的解决取决于政治体制改革进程
怎样判断资本市场是否健康?  
[2007-07-09]
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祁斌认为,我们判断一个市场能不能可持续发展,归根结蒂要看资本市场活跃后,能否带动经济的发展,如果这个带动是真实的,市场就是健康的
农地买卖应该谁说了算?  
[2007-07-06]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认为,各地一定要尊重法律赋予农民的土地权利。强调稳定,不是说不能动,而是农民不同意就确实不能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土地流转的主人是农民,而不是任何组织和个人。
在华跨国银行可能面临什么陷阱?  
[2007-07-05]
高盛亚洲董事总经理胡祖六认为,公司治理风险、文化冲突、监管风险、宏观调控风险再加上正常的商业风险,可能使中国成为某些外资银行的陷阱
政府应如何干预最低工资?  
[2007-07-04]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认为,对于劳动力市场,政府应该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但政府职能应该给予严格界定。立足于就业最大化,才不会超越合理的界限,避免对劳动力市场的过度干预以及对市场信号的扭曲
吸收过剩流动性能指望传统银行吗?  
[2007-07-03]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认为,解决国内流动性过剩问题,关键在于放松金融管制,尽快发展非银行的金融机构、非银行的金融产品,依靠传统银行体系或单纯的货币政策调节,并不能达到吸收过剩流动性的效果
“不利于紧急处置”的信息能不能报道?  
[2007-07-02]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与传播系主任展江教授指出,如果沿袭过去的思维习惯,动辄以影响稳定、对社会不利等理由限制报道,这与我们整个改革开放特别是立法的方向是不一致的,甚至是相反的
现在停征利息税为什么是“恰逢其时”?  
[2007-06-29]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安体富认为,目前,我国尚不大具备合理征收利息税的条件。免征首先对广大中低收入人群有利,有助于纠正实际利率为负的状况,有助于为股市降温。目前是取消利息税的最好时机,对财政收入不会产生多大影响
银行监管的权威性和有效性在哪里?  
[2007-06-29]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中心高级研究员王君认为,对葫芦岛商行,银行监管当局已经作出了监管决定,此事已引起公众广泛关注。银监会必须咬住不放。否则,法律的尊严和政府的公信力必然荡然无存
如何避免特别国债对金融市场的冲击?  
[2007-06-27]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政治经济研究所所长余永定认为,如果在短时间内大量发行特别国债,可能会对金融市场造成冲击。国债利率的明显上升,将对整个货币市场、进而对资本市场产生重大影响,还将使人民币汇率因套利资本涌入而承受更大的升值压力
调整巨额顺差就要限制出口吗?  
[2007-06-26]
国家外汇管理局综合司副司长管涛认为,宏观经济的四大目标中,国际收支平衡排名第四,并不是最重要的,它是服从于经济增长的次要目标。调整巨额贸易顺差并不是要限制出口,而是要限制历史上对出口的过度激励
应对气候变化如何告别“头痛医头”?  
[2007-06-25]
北京环境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李来来认为,应对气候变化,仅仅有政治上的决心,还是远远不够的,重要的是必须寻找体制上的解决方案。如果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话,肯定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上海缺席“金融十大”,差在哪里?  
[2007-06-22]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教授认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得不到认可,关键是有两个硬伤;从一些“软指标”来看,上海也有很大差距。从长远来看,上海与香港的合作将使得中国在现货交易上的优势进一步凸现
是什么限制了迁徙自由?  
[2007-06-21]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认为,实现迁徙自由的核心问题不是完全放开户籍限制,也不是要剥离这些依托于户籍限制来实现的差别待遇,而是要令政府对公民提供均等化的公共产品。骤然放开户籍限制,将形成难以消解的社会矛盾
是否存在“正确的”汇率?  
[2007-06-20]
清华-布鲁金斯中心主任兼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肖耿认为,汇率,尤其是名义汇率,往往被看作影响竞争力和贸易不平衡的最重要因素,这在理论和实践上都会起误导作用的。给“恰当”或者“正确”的名义汇率下定义是非常困难的
“奴工”的权利谁来主张?  
[2007-06-19]
《财经》杂志学术顾问汪丁丁认为,维权是一个过程,意识觉醒的过程,这一过程最重要的步骤是“表达”——必须公开表达这一觉醒的意识,否则就不能转化为权利。维权最主要的途径,就是新闻监督。“青天老爷”式的作用正日益衰微
审判是否公开,岂能任由法院说了算?  
[2007-06-18]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瑞华认为,如果最高院打算对中国司法实施实质性改革,打算真正改善中国司法的形象,提高公信力,那么,有效的保障审判的公开性和透明度,是这一切的突破口
牙防,由“组”到“处”是种什么回归?  
[2007-06-15]
清华大学EMBA兼职教授梁小民指出,卫生部对全国牙防组仅仅采取撤销并收编为卫生部下属的口腔卫生处的做法显然不够妥当。这反映了政府仍受计划经济时代指导思想的支配。群众性疾病预防保健等公益职能仍应由非政府组织(NGO)来执行
股市会否挤压经济政策空间?  
[2007-06-14]
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经济学教授陈志武认为,中国的医疗和养老体系很脆弱, 老百姓的储蓄是最直接的经济保障。如果股市投资资金相当程度上属于这种性质,中国将来的经济政策就会变成股市的人质,中国经济政策的调整空间会越来越小
赔偿有别,就是“同命不同价”吗?  
[2007-06-13]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院长王卫国教授认为,“同命不同价”的说法本身是不确切的。人身损害赔偿不是按照生命的价值来计算,而是对生前或者受伤前收入的补偿,也是对其家属生活收入情况的补偿
财富效应如何避免空欢喜?  
[2007-06-12]
高盛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认为决策者有必要提前采取行动以阻止资产价格泡沫的形成,从而降低消费需求出现剧烈波动的风险。以确保在经济强劲增长的支撑下,初露端倪的财富生成过程到头来不是空欢喜一场
有必要反思汇率“小步快走”吗?  
[2007-06-11]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隆国强认为, 国家宏观调控的目标应该是使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地发展,而不是关注如何与投机者博弈。倘若明确认识到汇率处于不均衡的水平,而不作出积极反应,付出的代价将相当巨大
中国股市与赌场,哪个赢面大?  
[2007-06-08]
本刊特约经济学家谢国忠认为,以上市公司的盈利对应交易费用,中国股市之于投资者的盈面只有40%,低于赌场48%的国际标准。驱动泡沫股市的,通常不是投资者而是投机者,他们是为了追求短期价差,而非公司利润
还能怀疑气候危机是“科幻”吗?  
[2007-06-07]
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强调,气候危机的前景并非“科幻”,而是基于清晰而严肃的科学模型得出的。现在必须告别“自责和逃避”的时代。即使依靠现有的知识、资源和技术,也仍可有很大作为
控制泡沫的成本该怎么掂量?  
[2007-06-06]
美国康奈尔大学金融学教授莫琳·奥哈拉认为,泡沫破裂引发的危害要远高于控制泡沫的成本。懵懵懂懂的股民在短时期内大量涌入,这正是泡沫膨胀的标志。众多小投资者进入并非问题所在,关键是他们对股市一无所知
市场化处置电力资产会引发震荡吗?  
[2007-06-05]
中国投资协会能源研究中心副理事长陈望祥指出,公开拍卖“920”项目资产项目,不仅保证了各方利益平衡,也引进了多元化投资者,是今后大规模处置电力三产、多经电力资产的样板。以市场化方法大规模处置电力资产完全可行
环境,应否为“国家利益”埋单?  
[2007-06-04]
《财经》杂志学术顾问汪丁丁认为,不论你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真相仅仅是只有一个地球。面对环境问题,真正的儒家以“天下”为己任,而不像西方列强那样斤斤计较于“地方”或“国家”的利益,而应代之以“世界公民”的理念
增值税转型试点试到何时?  
[2007-06-01]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平新乔认为,目前的增值税转型改革,显然是被当作税收“优惠政策”来使用了,且有长期化和利益固化的倾向。增值税转型应该在全国推开,以体现增值税的中性原则
挪用保险资金应追究法律责任  
[2007-05-31]
厦门大学金融系教授林宝清认为:寿险公司的现金流相当大,如果由内部人控制,不仅损害股东利益,也损害被保险人的利益。高管人员私自动用保险资金实质上是挪用“公款”,应当追究其法律责任
跨国治贿岂能搞“内外有别”?  
[2007-05-30]
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程宝库认为,我们不能纵容、姑息跨国商业贿赂,要做到“内外”一视同仁。“内外有别”严重干扰了我国从2005年以来开展的治理商业贿赂专项工作,无形中损害了这项政策的严肃性和严厉性及其应有的执行效果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末页 
  •  
  • Go
  • 编辑推荐热点文章最新点评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