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意见领袖
参见《财经》杂志“编辑推荐”“学术观点”等栏目
殷勤的出口退税可能扶起外贸?  
[2009年06月11日]
赵坚:频繁提高出口退税,表明对外需将长期疲软估计不足,也对中国“奇迹”原因认识不足
中钢协凭何断喝“不得”“打击”?  
[2009年06月10日]
刘海民:民间组织本无权干预市场运行,但中钢协仍有进口资质提名权
救经济还是救污染?  
[2009年06月09日]
岳庆平:“只求眼前风平浪静,不管后世洪水滔天”的短视行为必须制止
金融评级为何还脱不了官衣?  
[2009年06月08日]
董登新:监管层应逐步减少行政性干预,达到“依法治市”目标
经济“绿芽”能抽枝长叶吗?  
[2009年06月05日]
谢国忠:“绿芽”主要是受存货周期的影响,没有证据显示经济会持续复苏;市场在靠幻想交易
加工贸易解禁能挽回外需吗?  
[2009年06月04日]
许小年:没有太大作用;政府要保持稳定的政策环境,使高效益的企业在竞争中胜出
通用铸成哪些大错?  
[2009年06月03日]
熊传林:产品结构不合理、低效的官僚体系才是造成通用危机的主因
“4万亿”造福哪些区域更多?  
[2009年06月02日]
哈继铭:东部受外需萎缩打击最大,中西部更易从刺激政策中获益
留学生有无权利顶着疫情回国?  
[2009年06月01日]
李楯:“自我隔离”是一种高尚的表现,但不宜强求别人也这样做
“红头文件”能压住村委贿选吗?  
[2009年05月31日]
顾肃:还需要其他制度配合,否则,条文形同虚设
开征物业税时机是否成熟?  
[2009年05月27日]
安体富:开征越早越好。不会增加现有居民负担,对房价也影响不大
“过剩”的失业保险金怎么用?  
[2009年05月26日]
克拉克:应以积极促进就业为重,设置清晰、可量化的衡量指标
创业板怎样避免沦为“小小板”?  
[2009年05月25日]
巴曙松:创业板对传统审核制形成挑战,融资和定价权应交给市场
中国如何转向靠效率来增长?  
[2009年05月22日]
谢国忠:当前危机的教训对中国政策走向无意义,中国市场远未变成“太自由”
医保“放卫星”,能飞几天?  
[2009年05月21日]
刘远立:中国没有能力走高福利道路。免费医疗其实不免费
“消费马儿”为何总是慢些走?  
[2009年05月20日]
哈继铭:中国居民消费2008年上半年已放慢,大幅减税短期内有效
票据“空转”有多可怕?  
[2009年05月19日]
陈兴动:空转表示实体经济不需如此之多的资金,需防范资金流入股市
钢铁“落后产能”该由谁来淘汰?  
[2009年05月18日]
刘海民:限产令很难达到限产目的,应为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
集体中毒为何变成“心因性”疾病?  
[2009年05月15日]
沈政:医学结论涉及赔偿标准,应公布更多毒性检测细节
如何避免“新闻”交易?  
[2009年05月14日]
刘建明:加强媒体的行业自律和法制建设,接受同行和公众监督
什么才是税收的当务之急?  
[2009年05月13日]
李炜光:加强征税是“竭泽而渔”,现在最应减轻税负
“拾金”清洁工为何非要有罪?  
[2009年05月12日]
刘仁文:办案机关一接报案就抓人,缺乏保障人权的理念
流感病毒会在南半球变异吗?  
[2009年05月11日]
劳瑞·盖瑞特:如果发生变异,疫苗研制和生产将面临挑战
美国汽车业留下什么教训?  
[2009年05月08日]
谢国忠:汽车业的根本问题是产能过剩,只有关闭才能供求平衡
官方为何对大学排行榜说“双不”?  
[2009年05月07日]
卢晓东:客观的大学排行榜是高校前进的动力,应采用非营利的民间运作
流感突袭,全球经济能否“免疫”?  
[2009年05月06日]
库巴里奇:整体影响不大,负面作用可能集中于大城市和边境地区
纪委也能当股东吗?  
[2009年05月05日]
李曙光:从行政程序的正当性来说,这种做法是有问题的
资本金比例落闸 风险会否泛滥?  
[2009年05月04日]
周春生:下调资本金比例不会释放大量风险,但金融机构仍需谨慎
处分就能保证统计真实吗?  
[2009年04月30日]
许小年:统计部门的独立性不解决,其他方面的改进没有太大意义
动车组应该听证什么?  
[2009年04月29日]
赵坚:高速客运专线建设更严重的问题还在积累中
如何打破“一考定终身”?  
[2009年04月28日]
卢晓东:放权到地方和高校,实行自主招生和命题,变一考为多考
外汇储备如何推动经济转型?  
[2009年04月27日]
哈继铭:可由财政部发行“经济转型债券”,由人民银行来认购
年内还有一轮反弹吗?  
[2009年04月24日]
谢国忠:再融资将吞没当前这场反弹,今秋将上演第二轮熊市反弹
成龙嫌谁“乱”、想怎样“管”?  
[2009年04月23日]
蔡定剑:小乱可以避免大乱,无所不在的“管”会损伤效率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民企?  
[2009年04月22日]
保育钧:宏观调控再不应以所有制划线;民企不要特权,只要平等
国企高管薪酬为何屡成焦点?  
[2009年04月21日]
柴敏刚:应该使国企高管脱离行政体系的职称和公务员体系
“诽谤”冤狱如何罗织而成?  
[2009年04月20日]
何兵:警察不敢不抓,检察院不敢不诉,法院不敢不判
医改如何应对五大挑战?  
[2009年04月17日]
刘远立:五大任务每一项都有难点,应鼓励多元化试点
清华女生积案缘何悬而又悬?  
[2009年04月16日]
陈卫东:侦查绝不是秘密侦查。应遵循“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
哪种人权更待保障?  
[2009年04月15日]
张千帆:目前更重要的是,怎样去更认真地对待政治和公民权利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末页 
  •  
  • Go
  • 编辑推荐热点文章最新点评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