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评论
刘彦:转型立法企业家的成本  刘彦
[2011年02月11日]
恶猜公权,善待对手。给予立法企业家以掌声,除非有明显的违法事实,善待公民的一切善念,包括呵护一切凝聚信任、组织自救、革故鼎新的力量
韦恩•阿诺德:亚洲应为“后流动性时代”做准备  韦恩•阿诺德
[2011年02月10日]
由于自身仍缺乏成熟的资本市场,亚洲需要为“后廉价资本时代”做准备。
胡一帆:“中印大同”经济新前沿  胡一帆
[2011年02月10日]
新经济前沿将引领中国和印度两国踏上合作和双赢之路
萨克斯:无药可救的美国预算  杰弗里•萨克斯
[2011年02月10日]
解决问题需要呼吁增加税收,而这样做必将失去连任的机会
罗格夫:不平等是全球发展最大未知数  肯尼思•罗格夫
[2011年02月10日]
认为严重的不平等只要发生在创新和经济增长时期就没什么大不了也是大错特错的
强制结汇把企业外汇变成国家储备  
[2011年02月10日]
我们的领导人和国企出国,人家都认为很牛,因为他们可以支配(由别人创造的)外汇储备,但每天要求人家不要贬值
约翰•福利:中国紧缩力度不够,时机太晚  约翰•福利
[2011年02月10日]
加息幅度太小,储户仍然缺乏动力把钱存进银行。此举也无法压制银行的放贷冲动。
小约瑟夫•奈:信息时代的权力运行  小约瑟夫•奈
[2011年02月09日]
当今所有国家共同面对的问题,是连最强大的国家都无法完全控制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
刘煜辉:让利率担纲控制社会融资  刘煜辉
[2011年02月09日]
要控制全社会融资总量,意味着货币政策必须改变数量调控担纲的轨道,回归价格调控担纲的轨道
阿齐兹:新兴市场城市面临的健康问题  肖卡特•阿齐兹
[2011年02月09日]
新兴市场政府面临一大挑战:制定与城市化速度和规模相适应的公共卫生方案
改革目的是调动和激发创新力  
[2011年02月09日]
农业产业创新力缺乏根本原因是土地承包权不能流转,无法吸引农科人才、农技科研院所、资金等进入农业产业
拉贾:经济学家为何无法预测危机  拉古兰•拉贾
[2011年02月09日]
有三个因素解释经济学家集体出错的原因:高度专业化、预测的难度以及大部分经济学科与现实脱节
伊恩•罗伯茨:全球变暖与减肥  伊恩•罗伯茨
[2011年02月09日]
在谈判各方与决策者们为减缓气候变化的成本而争得面红耳赤之际,他们不能忽视健康利益的巨大价值
雨果•迪克逊:欧元区债务危机的长期解决之道   雨果•迪克逊
[2011年02月09日]
长期问题需要长期的解决方案。对欧元区债务问题而言,办法之一可能是30年期贷款。
付兵涛:抑制通胀、房价是加息目标  付兵涛
[2011年02月09日]
抑制通货膨胀应该是加息的主要目标,也是配合调控政策抑制房价最重要货币政策工具之一
刘利刚:央行年内首次加息四大影响  刘利刚
[2011年02月09日]
市场几乎没有人认为央行本月加息,这多少也表明央行再度“习惯性”让市场吃惊
顾蔚:李嘉诚将投资重心从亚洲转向英国  顾蔚
[2011年02月09日]
资产价值、资金杠杆和综合效益等因素,令李嘉诚认为值得冒险,也使得此次将业务重心从香港稍稍移向英国或许能够获得回报。
尤娜•格拉妮:埃及未来政权面临经济大考  尤娜•格拉妮
[2011年02月01日]
尽管政变不太可能会导致严重的金融危机,但无论下一任统治者是谁,都不可避免地面临两项挑战,即整理公共财政、恢复此前友好的国际投资氛围。
警惕“转型速决论”陷阱  
[2011年02月01日]
加工贸易对中国来说是一种“副业”。其发展在目前只能说是弊大于利
约翰•福利:中国紧缩政策的错误  约翰•福利
[2011年01月31日]
中国的紧缩政策正在压迫错误的目标。对宽松货币采取的收紧措施使小型银行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面临资金匮乏的局面。
顾蔚:中国房产税太过宽松  顾蔚
[2011年01月30日]
在去年房价上升20%的情况下,上海和重庆象征性的1%税率作用不大。更严苛的税率,如5%,才可能真正抑制房产泡沫。
沈联涛:GDP不等于生活质量  沈联涛/文
[2011年01月30日]
我们应该从衡量人们真正关心的问题开始,考虑人们幸福的质量,而不仅仅是增加生产或消费数量
西蒙·约翰逊:谁令穷人埋单  西蒙·约翰逊/文
[2011年01月30日]
大规模的金融去监管化,使得一小撮私人部门精英独吞了房地产繁荣最甜美的部分。而房地产繁荣的苦果则由其他社会阶层来吞,特别是那些教育程度和收入相对较低的人群
茅于轼:让农民有自由选择权  茅于轼/文
[2011年01月30日]
解决农民的问题需要依靠城市化的发展,为农民多提供一条出路,使愿意进城的农民能进城,并且安居乐业
比尔·格罗斯:谁的头颅丢了!  比尔·格罗斯/文
[2011年01月30日]
美国拿别人的钱为自己的消费埋单时,是不知节制为何物的。欧元区及英国已开始厉行节约、紧缩财政
王军:中美需要“债转股”  王军/文
[2011年01月30日]
当前有必要创新和调整对美投资思路,以中国所持有的部分美国国债做抵押,以抵押贷款参股等多种方式投资于美国的高速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以此带动和扩大国内产品乃至劳务的出口
资中筠:探寻“中国道路”  资中筠/文
[2011年01月30日]
与其高唱“中国模式”,不如低头寻找“中国道路”。因为中国在行走,而不是固定在一处
菲尔德斯坦:中国顺差的终结  马丁•费尔德斯坦
[2011年01月30日]
随着中国进口逐渐超过出口、将对外投资收益用于进口商品而不是投资外国证券,到2020年,经常项目顺差可能转变为逆差
刘锋:新“国八条”降不了房价  刘锋
[2011年01月28日]
新“国八条”降不了房价,这是一个常识问题。新“国八条”只在技术操作问题上作了比较严格的规定,而没有从宪法、配套法规上作出根本性的制度调整,因而这种政策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步看一步。至于如何保证民众“住有所居”,也许只能祈求中国住房制度的根本性变革——但这需要一代人或者几代人的努力
约翰•福利:何鸿燊财产风波:博彩帝国的《李尔王》  约翰•福利
[2011年01月28日]
只要聘好职业经理人去盘算长期战略,企业的家族性基础可以是一个利好的推动力量。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末页 
  •  
  • Go
  • 编辑推荐热点文章最新点评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