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新官上任,面对留给自己的巨大财政赤字,宣布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希腊GDP的比例预计将分别达到12.7%和113%,希腊债务由此拉开序幕。而导致危机的直接原因即为政府过度举债,以及高福利模式所带来的私人部门负担过重。同时,2001年,不符合欧洲经济货币同盟成员国条件的希腊为进欧元区,聘请高盛采取“货币掉期交易”,掩饰一笔高达10亿欧元的公众债务,顺利进入欧元区,多家银行都成为该金融衍生产品的下家。全球金融危机导致融资成本高企,希腊债务链也无法继续,危机于是产生。

  
希腊债务危机最新动态
[2015年7月13日]
  会议要求希腊左翼总理齐普拉斯推动议会通过立法,说服其他欧元区伙伴国立即释放救助金以避免国家破产,并开始第三轮救助计划的协商。这轮救助规模估计高达860亿欧元(955亿美元)。[详细]
  反对“协议票数占61.31%,”赞成“票数占38.69%,因而希腊民众最终选择 ”反对接受债权人的救助条款。令希腊退欧风险直线飙升,欧元兑主要货币在周一亚洲时段早盘重挫,欧元兑美元挫跌逾1%,美元大幅高开逾0.6%,避险黄金亦受提振小幅高开0.4%。[详细]
希腊公投对援助协议要求说“NO”将有有十大后果:

  1)引发全球股市集体遭抛售;

  2) 欧洲政坛将紧急寻求扭转局面;

  3)希腊和欧洲政客没有太多时间一起合作;

  4) 希腊出现囤货,出现事物短缺、资本控制将被强化、经济将下滑;

  5) 希腊政府将面临“打白条”来维持经济的正常功能;

  6) 将有各种言论为限制希腊危机溢出效应而出谋划策;

  7)欧洲将有工具和渠道限制危机蔓延并维持欧元区完整;

  8) 相关人员将被迫启动“B计划”,这对希腊创伤超过欧洲其他国家;

  9)希腊恐将再难以获得完整的欧元区成员国地位;

  10)各种谩骂声将爆发。[详细]

政治阴谋论?
齐普拉斯的政治算盘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大胆举动的解读是,这是长痛不如短痛的政治考量。齐普拉斯的政治算盘是迅速退出欧元区,从而可以使希腊得以使用自己的货币,并迅速贬值,待到下一次大选时,经济已然好转,齐普拉斯胜券在握。[详细]

左翼联盟党短期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

  公投从技术上来讲是为财政紧缩投票,而不是为希腊的政府议会投信任票,这可能会导致立宪危机。批评者认为齐普拉斯在极端的情况下放弃了自己的责任,把他率领的激进左翼联盟党的短期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接下来齐普拉斯要做一个非常勇敢的决定,他若是希望挽救自己的国家,就要牺牲掉自己的政党。[详细]

国际债权人态度
  协议草案由债权人三方——欧委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共同提出,草案要求希腊继续在债权人的“监管”之下,实施一系列紧缩和改革措施。希腊政府决定7月初就国际债权人提出的协议草案举行全民公决。
草案协议
■ 债权人要求希腊今年实现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1%的基本财政盈余,明年达到GDP的2%,2017和2018年分别达到GDP的3%和3.5%。而希腊此前提出的条件是今明两年基本盈余分别达到GDP的0.8%和1.5%。
■ 要求希腊今年下半年削减相当于GDP0.25%至0.5%的养老金支出,2016年削减金额达到GDP的1%。在2022年之前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7岁。[详细]

援助方案

  草案计划将现有希腊救助协议再延长5个月至11月底。其间,希腊可获得四笔共155亿欧元贷款,包括在6月30日之前发放18亿欧元贷款。这155亿欧元之中,87亿欧元来自欧元区救助基金EFSF,33亿欧元是欧洲央行以证券市场计划(SMP)购买债券的收益,最后35亿欧元来自IMF[详细]

对希腊经济影响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长期以来一直坚称,债权人要求希腊削减养老金和上调税率,将会加深该国的经济危机。希腊已经有大约四分之一劳动力失业,此次经济危机是该国当代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详细]
国际救援
IMF承认救援错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一份重要文件中公开承认在对希腊救助中出现的重大失误,其中包括低估财政紧缩政策对希腊早期救助的危害,对希腊债务减免过慢等。IMF表示,三年前其很大程度上低估了紧缩计划将对希腊经济造成的冲击。对希腊债务形势发展的分析有很大一部分是错误的。针对希腊债务可持续性的分析中包括了压力测试,但比起实际结果而言,分析得出的结果较为温和。
德国为什么反对?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长期以来一直坚称,债权人要求希腊削减养老金和上调税率,将会加深该国的经济危机。希腊已经有大约四分之一劳动力失业,此次经济危机是该国当代以来最严重的一次。
第一轮救援
  2010年,“三驾马车”着手开展总规模1,100亿欧元(合1,440.3亿美元)的第一次希腊救助。2011年7月21日,欧元区首脑会议通过一揽子救助计划,包括为希腊提供新一轮1090亿欧元(约合1481亿美元)贷款,提高总额4400亿欧元(约合5977亿美元)的欧洲金融稳定工具和未来的永久性救助机制——欧洲稳定机制的灵活性,允许其介入二级市场购买欧元区国家债券。
  
  希腊决心完全履行2010年以来做出的所有承诺,表示将执行以增加税收、减少政府开支和国营企业私有化为主要内容的经济紧缩和改革措施。而希腊最终在2012年5月才得以进行了债务重组,较原救助计划规定的时间推迟了两年。债务重组留下了希腊债务水平依旧过高的问题,并最终由欧洲其他国家政府和IMF来埋单。[详细]
第二轮救援
  2012年2月21日,欧元区财长批准了对希腊的1300亿欧元新援助方案。暂时解除希腊最早在3月20日发生无序违约的“定时炸弹”。按照协议,希腊将开始新一轮的支出和养老金削减计划,同时要将最低工资标准降低22%。但下调最低工资将损害希腊国内经济,加大偿债难度。而希腊的出口也至少需要数年时间才有望恢复。

第三轮救援(待施行)
  2015年6月28日,欧盟委员会首次公布国际债权人提出的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协议草案,草案罗列了债权人要求希腊实施的改革措施。该协议草案由债权人三方——欧委会、欧洲央行和IMF共同提出,所列条款充分考虑了希腊政府6月份先后提交的四份改革方案。债权人25日提交的协议草案计划将现有希腊救助协议再延长5个月至11月底。其间,希腊可获得四笔共155亿欧元贷款,包括在6月30日之前发放18亿欧元贷款[详细]
希腊救助款去哪儿了?
  希腊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欧盟委员会、欧洲中央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其提供两轮共2400亿欧元救助贷款。英国《卫报》网站替希腊算了一笔账发现,这些贷款中,仅有不到10%由希腊政府掌控,用于提振经济,发展改革项目,而绝大部分则被用于还债和救助银行。希腊负债总额为3200亿欧元,其中78%欠给“三驾马车”。正如禧年债务运动所说:“这场救助就是把债主从私有债权人变成了公共债权人。”
希腊现状
  2010年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及欧洲央行联手援助希腊,为它提供2400亿欧元的援助金,希腊则承诺实施大刀阔斧的财政预算削减和债务重组。5年紧缩后,希腊工资水平下降,2013年环比下降将近12%,仍在持续降低。希腊人的退休年龄从2010年的61岁延后到65岁。希腊国内掀起“反紧缩潮”。
希腊5年紧缩之路
  [2011年9月11日]希腊政府宣布系列新经济紧缩措施,包括在2011年和2012年新征每年每平方米最高4欧元的房产税,对总统、总理等所有经选举产生的官员少发一个月工资,要求船主为摆脱债务危机发挥更积极作用等。年底前最多裁减3万名政府雇员,进一步削减国营部门退休人员的退休金,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从8000欧元降低到5000欧元。[详细]

  [2012年2月]希腊签署条件苛刻的援助协议,实行新一轮财政紧缩措施。包括将私营部门最低工资标准降低22%,2012年内再削减32亿欧元开支,并裁减1.5万名公务员等。

  [2005年3月23日]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带来“改革清单”。包括提高对宾馆饭店的增值税,爱琴海的岛屿旅游增加增值税,提高退休年龄至67岁等。

希腊5年紧缩结果

  【预算重现盈余】过去5年间,希腊财政摆脱严重赤字并重现盈余。希腊2014年基本盈余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为2.7%。与之对比,希腊2009年基本赤字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10.7%。希腊财政扭亏为盈早于希腊政府对国际债权人承诺的时间。

  【银行更趋健康】希腊银行业情况更加健康。多家银行完成资本重组。商业银行数量从18家减少至4家。期的压力测试结果表明,希腊银行业资本情况好转,信心有所提升。

  【失业“定时炸弹”】希腊经济的最大问题是就业。5年前,希腊失业率为大约12%。2014年,失业率攀升至26%。年轻人面临的就业形势尤为严峻,大约半数年轻人处于失业状态。

  【经济总量萎缩】希腊失业率飙升与经济总量萎缩密切相关。现在的希腊经济规模比债务危机爆发前收缩大约25%。经历5年衰退后,希腊经济去年恢复温和增长,但产出依然远低于2007年的水平。

  【工资下降、退休延后】有工作的希腊人也有烦恼。一方面,工资不断缩水。希腊工资水平2013年环比下降将近12%,现在仍在下降。另一方面,希腊人的退休年龄从2010年的61岁延后到65岁。今后数年内,不排除延后到67岁的可能性。

  【债务负担高企】希腊债务负担过去很重,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据IMF数据,2010年,希腊净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约为130%。现在,这一数字接近170%。比重增加的主要原因是经济规模萎缩。这使希腊深陷科米列娃所描述的“债务陷阱”。
养老金是谈判僵局症结所在

  2010年之后,希腊政府鼓励工人不要提前退休,使希腊人要在60岁之前退休变得非常困难。同时,希腊政府消除额外补贴,每年养老金支付次数从14次减少到12次。随着人口老龄化,希腊是欧盟中抚养比率(年轻及老年人口/工作年龄人口)最高的国家之一。对于一个在过去五年养老金已经削减的国家来说,削减1%的占比是非分的要求。希腊建议欧洲债权人应该更加关注逃税、精英权力和希腊公共行政失败等问题,而不是经过六年衰退之后进一步削减养老金和实际工资。[详细]


希腊面临破产危机 国内民族自豪感有增无减

  民调显示,超过四分之三的希腊人支持总理齐普拉斯彻底取消希腊纾困计划的强硬路线,这使欧洲极为震动,也让希腊频临破产的边缘。有希腊民众表示,“欧洲人羞辱了我们。我不知道齐普拉斯是否会成功,但必须有人告诉他们,我们受够了。”[详细]

希腊退欧?
希腊债务危机的四种结局

  结局一:希腊成功稳定财政

  这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对欧元和欧元区乃至世界经济的冲击最小,但从目前来看,要实现这种可能性的难度越来越大。

  结局二:希腊债务违约

  危机拖得越久,希腊走向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就越大,救助成本也越高,欧元区可操作的空间也就越小。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形是希腊与债权人通过谈判达成协议后部分债务违约,其后果可控。

  结局三:希腊退出欧元区

  从法律角度来看,欧盟条约没有设定退出欧元区的机制,但也没有条款禁止任何国家退出欧元区。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恐引起连锁反应,欧元区将面临解体威胁,60多年的一体化建设会遭遇重创。

  结局四:欧元区解体

  虽然德国、奥地利等国内部有这种呼声,但据估算,德国退欧成本第一年达其国内生产总值20%-25%,此后每年为10%。而欧元区负责援助危机国家的欧洲金融稳定工具规模仅为6000多亿美元,退出和援救的代价孰大孰小一目了然。[详细]



希腊国民对于“退欧”态度
  多数希腊人希望留在欧元区,但是2015年7月5日的公投,将对成立16年的欧元区构成严峻挑战。债权人要求希腊削减养老金和上调税率,将会加深该国的经济危机。希腊已经有大约四分之一劳动力失业,此次经济危机是该国当代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详细]
希腊“退欧”影响
  经济影响】

  债权人无法收回此前巨额救助贷款。从希腊债务的构成来看,欧盟约占60%。数据显示,在迄今借给希腊的3210亿欧元救助资金中,约800亿欧元来自德国国家财政。德国经济受损程度在欧元区国家中仅排在第七,经济实力并不那么雄厚的斯洛文尼亚、马耳他、西班牙、意大利则“伤”得更重。

  德国要面对金融、经济和地缘政治影响。与默克尔关系最亲密的顾问们透露,此前她决定避免希腊退出欧元区。近几周,默克尔已经因为让朔伊布勒领导同希腊的谈判遭到批评。而在私下对话时,默克尔承认,最害怕的是德国可能背上一个世纪以来第三次毁灭欧洲的罪名。[详细]

  希腊人个人收入将减半。希腊国内最大的银行发布一份报告称,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希腊人的年度收入将可能减少超过一半,并将可能推高希腊国内的失业率和通货膨胀水平。

  欧元将贬值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那么对全球货币的影响将对全球货币产生严重影响,欧元兑美元、日元英镑的比率将下跌。欧元区的完整性一旦遭到破坏,金融市场将会产生动荡。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以及法国等国的债券风险会上升。

  一体化进程受阻

  希腊退出欧元区将给欧洲一体化进程造成强烈心理冲击,加剧欧洲国家分裂。希腊违约并且退出欧元区,这在欧盟将是前所未有的局面,欧盟领导人所谓的“欧洲团结”将成为空话,经济状况不佳的成员国“由彼及此”,加深对自己的担忧,欧盟的政治向心力将被削弱。此外,这还将助长“疑欧”和“反欧”思潮在欧洲大陆不断发酵。

  
安全隐忧

  希腊经济崩溃甚至退出欧元区,为其是否有能力继续执行欧盟和北约的安全政策画上问号。希腊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意义,欧盟必须倚重希腊打击和安置非法移民。同时,希腊也是北约成员国之一,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按照俄罗斯的理论,欧盟就将产生骨牌效应土崩瓦解。而美国对希腊债务问题的关心,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对希腊投向俄罗斯的担心。


希腊债务危机产生缘由
为进入欧元区 重金礼聘高盛“债务造假”
  2001年,希腊为进欧元区而犯愁不已。根据《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欧洲经济货币同盟成员国必须符合两个关键标准——预算赤字不能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和负债率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0%。希腊却一个也不符合。希腊花3亿美元佣金从华尔街请来高盛,做了一套“债务隐瞒”方案。方案采用“货币掉期交易”的方式,目标是掩饰一笔高达10亿欧元的公众债务。

■“货币掉期交易”模式如下:
  比如希腊政府发行100亿美元债券,假设美元与欧元的比价为1:1,那么希腊政府可以换回100亿欧元。但是高盛为希腊政府设定了优惠利率,假设为1:1.5,如此一来希腊政府就有了150亿欧元。账面的盈余成功地掩饰住了公共债务,希腊也就顺利加入欧元区。高盛利用在次贷危机中的金融衍生产品,包括一家德国银行在内的很多银行都成了下家。据悉,希腊政府已经把付息时间延长到了2037年,可是没等到“大限”来临,危机就已爆发。因为全球金融危机导致融资成本高企,希腊的债务链再也无法继续,不仅相关的银行被波及,有类似弱点的主权债务国家也全部受到影响。
高福利导致政府过度举债
  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直接的原因是政府过度举债,以及欧洲式的高福利模式所带来的私人部门负担过重。希腊的社会福利不仅高昂且名目繁多。根据希腊经济网站的数据,每年政府都要为公务员福利拨出数以十亿计的款项。希腊的不同政党不断地开出各种高福利支票来争取选民,也造成了高福利的恶性循环。如果经济形势喜人,高福利也可以维持,可是希腊经济发展偏偏停滞不前,是欧盟内经济最弱的国家之一。

■希腊政府公务员福利
  例如已经去世的公务员的未婚或者已婚的女儿,都可以继续领取其父母的退休金。根据欧盟委员会的数据,到了2050年,希腊的养老金开支将上升到等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2%,而欧盟的成员国的平均养老金开支还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希腊的公务员们每个月更是可以享受到5欧元到1300欧元之间的额外奖金,奖金的名目也相当随意,比如会使用电脑、会说外语、能准时上班。
金融危机加剧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
  “欧元”的超主权货币运行已逾十年。随着欧元区的扩大,各成员国的发展水平差异,终于在经济周期巨变之时,在外部危机的冲击之下,演变为一场愈来愈难以收拾的主权债务危机。这个货币联盟因其一刀切的货币政策造成两个“恶果”:高通胀国家失去高利率调节工具,增长不可持续,而单一货币汇率对国际贸易失衡的自动调节机制失效,也令一些国家失去竞争力,结果在外来进口商品的冲击下深陷经常账户赤字。两相交加之下,陷入危机的国家又由于没有独立的货币发行权,无法增加货币发行偿还债务,只能企望紧缩财政支出和外来援助渡过难关,当这两个办法也无济于事时,就只能依赖主权债务融资,最终酿成主权债务危机。
希腊此轮债务危机历程
  2009年10月,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新官上任,却赫然发现前任给自己留下的巨大财政赤字。最后不得不对外宣布,2009年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预计将分别达到12.7%和113%,远超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和60%的上限。希腊债务危机由此正式拉开序幕。
从《经济学人》封面看希腊5年危机演变时间轴
2010年4月30日 
雅典卫城(Acropolis now)
凌晨/傍晚的太阳映得血红,照耀着雅典卫城的雅典娜神庙,一群黑色直升机正扑向雅典卫城,直升机上标着欧盟和IMF。德国总理默克尔配以旁白“真可怕,真可怕

2011年6月25日
希腊债务危机影响深远(If Greece goes...)
文章认为,欧洲领导人现在面对避免灾难性后果的机会,就是尽早承认现实,着手希腊债务重组。

2011年11月5日
希腊(Greece)
以欧元符号代替字母“e”。
2012年5月12日
欧洲的死穴(Europe's Achilles heel)
文章指出,尽管希腊退欧风险越来越高,世界经济出现危机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但欧洲仍不能勇敢面对,一直都逃避现实,留给各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2012年5月19日
希腊落跑(The Greek run)
文章指出,希腊退欧(Grexit)是一个丑陋的词汇,但有可能变为现实。若希腊人担心其货币被强制转换为德拉克马而至银行挤兑,希腊命运可能更快被决定。
2015年1月31日
来吧,安吉拉!(Go ahead, Angela, make my day)
文章指出,当齐普拉斯领导的左翼激进联盟在1月底大选中大获全胜之后,希腊理应是危机大结局上演之处。齐普拉斯利用大幅削减债务的要求和增加公共开支的承诺,向欧洲单一货币,也向欧洲大陆紧缩政策的设计者,德国总理默克尔发出了迄今为止最大的挑战。
2015年6月20日
我的盛大希腊离婚(My big fat Greek divorce)
这是继“不可调和的分歧将一直存在”之后的封面主题。副标题一行“他其实没那么喜欢欧盟(He's not that into EU)”令人联想到电影“他其实没那么喜欢你(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的名字。
三种债务解决方式皆很困难

  主权国家的债务解决主要有三种方式,1.直接违约。2.大量发行货币,利用通货膨胀或货币贬值降低债务的实际价值。3.获得其它国家的援助。

  1.直接违约是万不得已的下下策,这将会重创欧元区经济,带来的危害不可估量。

  2.身处欧元区的希腊无法发行货币 实际上希腊这次的危机也暴露出了欧元区内的很多国家同时面临的矛盾:欧元区内有统一的货币政策,却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当金融体系面临崩盘的时候,只有财政部才能够处理偿还能力的问题。显然身处欧元区的希腊无法通过发行货币来解决危机,除非欧元区增加货币发行量,又或者希腊退出欧元区。希腊债务危机之所以愈演愈烈,很大部分原因就是当年想要加入欧元区。欧洲货币联盟成员国的身份可以给希腊带来诸如规避货币波动风险、享受欧洲央行的流动性服务、来自其他成员国在经济和金融方面的扶持等诸多好处。如果退出欧元区,虽然可以解一时燃眉之急,长期来看却得不偿失,所以这一步不到万不得已希腊政府绝不会尝试。

  3.德国等国家对援助左右为难 第一二种方式排除之后,希腊政府剩下的就是向其他国家和组织请求援助,这其中德国的态度尤其关键。而德国这次也左右为难,如果不救助,欧元则会受到损害,如果救助,就无异于在拿德国公民的纳税为希腊买单。虽然最后在种种的博弈之下,德国加入了援助大军,但是救助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而且欧元区还不止希腊,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等国家也在破产的边缘苦苦挣扎,救得了一个,也救不了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