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希努尔男装:创始人套现36亿,如今被证监会立案调查_企业动态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企业动态 >
 

起底希努尔男装:创始人套现36亿,如今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1-10-13 17:16:00
字号:

12日晚间,雪松发展(原为希努尔)公告称,当天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告知书》(编号:证监立案字0382021042号),希努尔男装股份有限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西服业务经营不善,炊事兵靠卖房坚持套现

希努尔,起家山东省潍坊市诸城,成立于2003年12月,原来主要从事高档西服、衬衫和服饰产品的设计、生产和销售,公司旗下的“希努尔SINOER”、“新郎-希努尔”、“新郎-XINLANG”三个商标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

山东原本不是个时尚之都,但在诸城,提起希努尔,可谓是无人不晓,其创始人王桂波本是炊事班军人出身,退役后被分配到国营服装厂,不安现状的王桂波随后跟同事一起创业,从事缝纫配件经营,并于1993年成立了诸城第一家西装厂。随着事业不断扩大,王桂波接连荣获“全国企业改革十大杰出人物”、“中国民营企业十大新闻人物“、“中国服装功勋奖章”,希努尔也于2010年10月在深交所成功上市,成为江北首支自主品牌服装企业上市股票。

彼时的希努尔男装产业园是国内规模最大的男式正装生产基地,依靠从意大利、日本等国引进的一流的生产设备形成了强大的产能。公司的设计工艺、缝制工艺、整烫工艺等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但好景不长,上市4年后,市场环境急转直下,公司陷入了长期的营业亏损中。2014年-2016年,希努尔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5043.47万元、-5869.43万元、-5121.37万元;2017年第一季度扣非后净利润-1277.20万元。

不过,这并没有难倒王桂波,当年希努尔的招股书显示,计划募集近6亿资金,其中超过5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及信息化项目。所谓营销网络建设,就是花钱买28个铺子和租18个铺子。从2014年起,公司就以优化营销网络为名,出售或出租公司的闲置商铺以“贴补家用”;2015年,公司出售了位于北京丰台区的一栋楼,卖了1.6亿,仅此一项,就为公司贡献了上亿净利润;2016年,希努尔故技重施,以9600万的价格,又卖掉了丰台区的另一处房产,给公司贡献了4500万净利润。

通过这种方式,希努尔连续几年保壳成功,王桂波也通过股权转让等方式,不断减持手中股权,并寻找彻底脱身的机会。2015年,希努尔筹划以110亿的对价购买“互联网联合创业平台”——星河互联控股(北京)有限公司100%股权。但此项操作因为被监管部门接连发放问询函而被迫终止。终于,2017年王桂波找准机会,将其间接持有的希努尔公司股份,全部协议转让给了广州雪松文旅,“套现”超36亿元,潇洒离场,希努尔的实际控制人也由王桂波变更为张劲。

接盘侠屡登《财富》500强,豪气收购希努尔

从王桂波手上接盘的张劲到底是什么来头?广东人张劲是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股权穿透后,雪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为雪松文旅的控股股东。低调的雪松控股集团其实一直是《财富》世界500强榜单的常客,2018年以2210亿元营收上榜《财富》世界500强361位;2019年7月,该集团再次上榜《财富》世界500强榜单第301位,总营收达2851亿元。集团成员企业包括供通云供应链集团、化工产业集团(含齐翔腾达)、文化旅游集团、君华地产集团、社区生态运营集团、养老产业集团、金融服务集团等七大产业集团。

这次的收购也着实不一般,雪松文旅此番受让希努尔股权触发了全面要约收购,其为此另需准备约23.57亿元资金,可谓是“财大气粗”。所谓的要约收购,就是在购买上市公司股票达到了30%以上时,要对上市公司所有股东发出承诺,按“一定价格”向其他所有股东购买该公司的股票,这个“一定价格”不能低于购买方前6个月买入该公司股票的最高价格,另外如果收购价格低于公告日前30日的平均加权价格,也需要做合理的说明。

此外,除了要约收购,这次资本运作手法还有一个特点——“现金收购”。尽管对于被收购方来说,现金收购的方式更受欢迎,但这无疑也会给收购者带来巨大的融资压力。希努尔是雪松控股在A股的收购的第二家上市公司,在2016年的齐翔腾达收购案中,雪松控股也采取了同样的方式,用48亿现金拥有了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平台。

更名不满两个月,未能逃过监管“重锤”

被豪气收购后,希努尔的主营业务发生变更,2017年,其营收99.94%集中在服装业,面对成长空间有限的服装业务,希努尔从2018年3月开始,积极布局处于红利期的文旅业务。2018年,希努尔迅速完成了在云南香格里拉、陕西西安芷阳、浙江西塘、山东诸城等一线旅游目的地布局文旅项目,2020年后新增供应链管理和综合服务业务,并调整服装业务发展战略。

在今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中,分行业来看,希努尔的供应链的营收占比超81%,服装业务同比大幅减少73%,当前仅有10.58%。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其大力发展的文旅业务营收占比仅为4.69%。鉴于控股股东变更和业务结构发生重大变化,8月23日,希努尔发布更名公告,公司中文证券简称由原来的“希努尔”变更为“雪松发展”,证券代码002485保持不变。

尽管名称有所变更,但早在今年7月下旬希努尔就已经被监管层“盯上”并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深交所指出,2021年1月30日,希努尔披露《2020年度业绩报告》,预计2020年净利润为2200万元至3300万元。2021年4月15日,《2020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2020年预计净利润修正为亏损2000万元至3000万元。2021年4月29日,《2020年年度报告》中,公司2020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为亏损1990.95万元。深交所表示,希努尔2020年度业绩预告与经审计净利润金额差异较大,且盈亏性质发生变化,公司未按规定及时修正业绩预告。当天,山东证监局下发警示函,因重大会计差错更正事项,时任董事长、总经理段冬东,时任财务总监洪鸣、成保明未能忠实、勤勉地履行职责被警示,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数据库。

10月12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告知书》后,雪松发展表示,立案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各项工作,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截止13日收盘,雪松发展股价跌停,报价4.45元,市盈率-343,21,总市值24.21亿元。

【作者:罗晨】 (编辑:罗晨)
关键字: 证监会 监管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