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动态|孙公司状告子公司,涉案金额逾1.81亿通光线缆左右为难_企业动态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企业动态 >
 

资本动态|孙公司状告子公司,涉案金额逾1.81亿通光线缆左右为难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0-09-11 18:36:09
字号:

9月10日晚间,江苏通光电子线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光线缆”,股票代码:300265.SZ)发布关于重大诉讼的公告。公告显示,通光线缆全资子公司收到买卖合同纠纷的应诉通知书,该纠纷涉案金额超过1.81亿元,将于2020年10月14日开庭审理。

财经网从往期公告中了解到,本次买卖合同纠纷的原告江苏斯德雷特通光光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德雷特通光”)系被告江苏通光信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光信息”)持股25%的子公司。通光线缆由于持有通光信息100%股权,而间接持有斯德雷特通光25%股权。

本次“子孙互搏”,若是子公司赢了官司免不了出现投资损失,输了官司或将面临超过1.81亿元的赔偿,通光线缆左右为难。

一纸诉状

通光信息于2020年9月8日收到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通光信息与斯德雷特通光买卖合同纠纷的应诉通知书【(2020)苏06民初611号】、传票及相关诉讼文书,立案日期为2020年8月6日,本案将于2020年10月14日开庭审理。

公告显示,2017年11月27日,斯德雷特通光作为卖方与通光信息作为买方签订了《供货协议》,约定由斯德雷特通光向通光信息供应单模光纤(“产品”)以供被告生产光缆。

通光信息承诺在2018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期间从原告处购买原告制造的总计3000万芯公里的产品,但是由于光纤市场变化导致原被告难以就光纤价格达成一致,通光信息光纤采购量远未达到《供货协议》约定数量。斯德雷特通光认为此举严重损害其预期利益,上诉要求通光信息就该部分预期利益对原告进行赔偿。

其中包括向斯德雷特通光赔偿因未能满足承诺购买数量而造成的损失暂计人民币约1.61亿元,及延迟支付利息,暂计至2020年7月14日为人民币1593.84万元;承担斯德雷特通光的设备投入奖励损失456.02万元;承担斯德雷特通光因本案发生的律师费、差旅费等法律费用;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保全费等。共计超过1.81亿元。

财经网通过翻阅往期公告发现,通光线缆与斯德雷特通光的交易情况十分“戏剧化”。

这一切都要从2016 年 10 月 12 日,通光线缆完成对通光信息的收购说起。在通光信息成为通光线缆全资子公司之后,其财务数据于同年并入通光线缆的财务报表。斯德雷特通光作为通光信息持股25%的子公司,同时也是通光信息的供应商之一,首次出现在通光线缆的年报当中。

2016年年报显示,通光线缆该年对斯德雷特通光采购“原材料”的金额达到1.6亿元,同比增加134.49%;采购“光纤盘子”的金额为42.25万元,同比增加82.16%。

2017年,斯德雷特通光更是一跃成为通光线缆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额达到2.1亿元。同年末斯德雷特通光与通光线缆全资子公司通光信息签订上述《供货协议》。

但在双方签订《供货协议》之后,通光信息向斯德雷特通光的采购额没增反降。根据通光线缆2018年合并口径财务数据,通光线缆对斯德雷特通光的采购额为1.87亿元,同比下滑10.96%。2019年,采购额在此基础上直接“腰斩”,仅为5746.51万元。

签订《供货协议》前后,交易的巨大反差让斯德雷特通光走上了“手撕”股东的道路。

何方神圣?

在资本市场中,“亲兄弟明算账”的例子屡见不鲜,何况斯德雷特通光除了通光信息之外,还有一个持股75%的大股东。

根据天眼查,斯德雷特通光成立于2011年1月19日,是一家中外合资的有限责任公司,主要致力于光纤以及光纤制品的研发,提供单模光纤、光纤预制棒等系列产品。斯德雷特通光有两个大股东,其中SterliteGlobal Ventures(Mauritius) Limited持股75%,通光信息持股25%。

75%

来源:天眼查

财经网通过进一步追溯了解到,在Sterlite Global Ventures(Mauritius) Limited的背后是一个名为AnkitAgarwal的人,这位Ankit Agarwal正是斯德雷特通光的法人兼董事长。

而需要注意的是,2017年,通光线缆年报显示,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10.1.3条第五款,公司根据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将斯德雷特通光认定为公司关联法人。这使得通光线缆与AnkitAgarwal的关系立刻变得“暧昧”起来。

财经网还了解到,这位“隐藏大佬”名下除了斯德雷特通光之外,还有一家公司名为司德雷特(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司德雷特”),AnkitAgarwal同样为法人兼董事长。

法人、董事长

来源:天眼查

天眼查显示,司德雷特系外国法人独资企业。且该公司2018年11月11日曾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而被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左右为难

常言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但若是子公司与孙公司闹上法庭,对于通光线缆而言,则是左右为难。

正如上文所言,在通光信息和斯德雷特通光签订《供货协议》之后,前者向后者的采购额没增反降。此举严重损害了斯德雷特通光的预期利益。

通光线缆2019年年报披露,该年度斯德雷特通光净亏损1320.91万元。且斯德雷特通光的业绩表现还波及到了上市公司通光线缆的投资收益。年报显示,当期公司投资收益为-2020.95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为-45.63%,形成原因系“投资斯德雷特通光亏损”。

现如今,斯德雷特通光将通光信息告上法庭,并要求通光信息赔偿因未能满足承诺购买数量而造成的损失及利息等共计超过1.81亿元费用。这对于母公司通光线缆来说,影响在所难免。截至2020年9月11日收盘,通光线缆报10.78元/股,较前一交易日下跌3.92%。

对于这起案件可能带来的后果,通光线缆表示“本次公告的诉讼案件尚未开庭审理,暂时无法判断对公司本期利润和期后利润的影响”。

经财经网计算,通光信息倘若败诉,面临的赔偿金额约占其2019年年收入的69.13%,约占上市公司通光线缆2019年年收入的12.33%,而2019年通光线缆第一大客户的贡献才仅占年收入的11.9%。

【作者:隹南】 (编辑:房雅楠)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