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动态|新能源汽车业务拖垮业绩,康盛股份陷入至暗时刻_财经网原创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网原创 >
 

资本动态|新能源汽车业务拖垮业绩,康盛股份陷入至暗时刻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11-14 17:08:00
字号:

寒冬降至,留给制冷管路龙头企业的时间不多了。

2019年10月24日,浙江康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盛股份”,股票代码:002418.SZ)披露三季报,预计公司2019年全年净利润亏损1.5-2.2亿元,公司或将面临上市后首次“*ST”。

这家身处浙江的家电制冷配件行业老大哥,其生产的制冷钢管、合金铝管、精密铜管、平行流换热器、冷凝器、蒸发器等器材一度广泛用于海尔、海信等国内外知名家电企业。

2015年,在家电制冷配件业务基础上,康盛股份积极布局新能源汽车业务,未曾想到,公司却被拉入“深渊”。2018年,因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款计提巨额坏账准备,导致公司净亏损12.27亿元,2019年或将继续亏损。

业绩亏损,转型受阻

近日,康盛股份发布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5.11亿元,同比减少36.7%;实现净利润-1.56亿元,同比下降1540.82%。与此同时,康盛股份预测2019年全年净利润为亏损1.5-2.2亿元。

对于预亏原因,公司表示,新能源汽车业务受行业等影响订单量减少、白色家电配件业务受公司资金面等因素影响,预计销售额较去年同期出现下降。在公司部分成本固定的情况下,预计本年度业绩将出现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公司已然巨亏12.27亿元。若今年持续亏损,这也意味着,公司免不了披星戴帽的命运。

康盛股份成立于2002年,受益于早期家电补贴政策,公司业绩蒸蒸日上,并于2010年登陆深交所。然而,好景不长,随着2008-2012年家电补贴政策效果高峰期消失,家电市场需求放缓,2014年康盛股份迎来上市首亏。

财报显示,2014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8.65亿元,同比增长26.61%;净利润大幅下滑,亏损3037.46万元,同比下降306.98%。

为扭转公司亏损局面,康盛股份自2015年起通过多起跨界并购、对外投资等方式,拓展业务布局,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财经网不完全统计,2015-2017年,公司并购重组及投资事项合计5项,合计控参股公司7家,合计耗资12.23亿元。

2015年,康盛股份先是合计斥资4.8亿元收购主营新能源汽车零部件的成都联腾、合肥卡诺和荆州新动力3家公司100%股权,后以6.75亿元收购主营融资租赁业务的富嘉租赁75%股权。

2016年,公司相继出资1250万元参股氢燃料电池企业北京亿华通、4000万元投资主营石墨烯新能源材料的天津普兰科技、1500万元参股电池管理系统(BMS)研发生产企业东莞钜威。

经过两年多的业务布局,截至2017年末,公司主营业务由家电制冷配件拓展至家电制冷系统管路件、新能源汽车核心部件、投资融资租赁三大板块。

与此同时,业务转型的效果也颇为显著。2017年公司营收规模增至33.39亿元,净利润增至1.91亿元。其中,富嘉租赁贡献净利润2.01亿元,成为当时公司净利润的主要来源。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当融资租赁的风口散去,剩下的徒有一地鸡毛。

2018年,随着金融监管趋严、去杠杆进程加快,富嘉租赁业务不确定性风险逐渐加大。对此,康盛股份通过资产置换和出售的方式彻底剥离出融资租赁板块业务,聚焦家电和新能源汽车相关主业。

尴尬的是,近期家电行业和新能源汽车的日子同样也不太好过。家电行业正处于转型升级的阵痛期,新能源汽车市场也因补贴退坡逐渐归于冷静。如今,康盛股份再次陷入亏损泥淖。

牵手“中植系”,入坑新能源造车

财经网注意到,康盛股份入坑新能源造车,与“中植系”密不可分。

2014年7月,康盛股份披露《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公司拟以6.65元/股的价格向浙江润成、星河资本、拓洋投资、富鹏投资四名特定投资者发行1.5亿股。

公开资料显示,浙江润城为上市公司实控人陈汉康及其配偶周珍共同出资设立,为公司关联方;星河资本、拓洋投资均为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实控人均为解直锟,此前均未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富鹏投资此前也未持有公司股份。

在本次交易完成后,陈汉康直接持有股份比例由25.79%降至15.58%,不过因浙江润成持股比例由1.91%增至13.03%,陈汉康合计持股比为28.61%,仍为公司控股股东和实控人。

通过本次交易,“中植系”顺利入主公司,其背后大佬解直锟通过星河资本、拓洋投资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3.76%,为第二大股东。

紧接着,2015年康盛股份一口气发起对成都联腾、合肥卡诺、荆州新动力3家公司的收购,标的均是浙江润成旗下子公司。而天眼查显示,中植新能源亦是浙江润成子公司。同时,中海晟泰(解直锟控制)持有中植新能源49%股份。

交易对方承诺,2015-2017年,三家标的合并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5000万元、6500万元、8500万元。然而,三家标的在承诺期前两年完成了业绩承诺,最后一年并未完成。

2017年,三家标的合计净利润为6850.02万元,与承诺业绩相差1649.98万元。其中,2017年成都联腾被浙江证监局查出内部控制存在缺陷、提前确认营业收入等问题。

不过,三家标的业绩滑坡,并未阻止康盛股份入局新能源汽车的脚步。

2018年10月,康盛股份再次通过资产置换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把中植新能源旗下中植一客也纳入囊中,后者主营纯电动客车、纯电动城市客车、纯电动厢式运输车等的设计、制造、销售、维修等相关业务。

公告显示,2016-2017年,中植一客净利润分别为2084.68万元、6956.74万元,业绩表现尚可。然而,随着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变化,中植一客当年亏损10.45亿元,直接导致同期康盛股份净利润下降642.58%,亏损12.27亿元。

2018年2月12日,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财建〔2018〕18号《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第一条第三款规定,对其他类型新能源汽车申请财政补贴的运营里程要求调整为2万公里。

由于康盛股份已销售车辆实际行驶里程状况较2万公里差距较大,2018年,公司对2016 年度上牌车辆未能达到2万公里行驶里程、2017年上牌车辆未能达到1万公里行驶里程的车辆所涉及的国家补贴6.32亿元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众所周知,新能源汽车业是“中植系”旗下重点投资领域。

在入股康盛股份以后,2016年,“中植系”还以13.21元/股的价格认购布局新能源汽车充电业务的众业达4541.77万股。然而,自“中植系”入股众业达以后,后者股价一路下滑。 2018年10月,众业达股价降至上市以来最低点5.83元/股。

受此影响,2018年9月,“中植系”亏本减持众业达。如今,康盛股份遭遇业绩、股价“双杀”,“中植系”是否也会择机撤出呢?

资金告急,实控人陷质押危机

摆在康盛股份面前的,不仅仅是业绩亏损、转型失利的困局,资金问题也成了高悬在公司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9年9月,康盛股份发布公告,子公司中植一客、中植淳安、成都联腾深陷7起诉讼,诉讼金额合计约为1.21亿元。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十二个月内尚未披露的涉案金额总计2.07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20.89%。

对于上述诉讼纠纷原因,多为康盛股份及子公司发生商业承诺汇票、货款逾期,无钱可还。

三季报显示,康盛股份总资产45.11亿元,总负债35.2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8.09%,逐年攀升。Wind资讯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家电零部件资产负债率行业均值为41.08%,约为公司资产负债率的二分之一。

此外,公司短期偿债能力较弱,流动资金压力颇大。报告期内,公司货币资金为1.03亿元,短期借款为6.49亿元,流动比率为0.81次,远低于行业均值2.72次。

屋漏偏逢连夜雨,资金告急的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陈汉康股票处于高比例质押状态。

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陈汉康所持2.95亿股被质押,质押比例高达93.35%。同时,其所持3.16亿股被冻结,冻结比例高达100%。未来,若陈汉康所被冻结股份被司法拍卖,公司恐将面临实控人变更的风险。

与此同时,2019年6月,因涉及到多起融资担保案件,陈汉康及其一致行动人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10月21日,康盛股份披露公告,因合同纠纷,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对浙江润成持有的4400万股公司股票,于2019年11月18日10时至2019年11月19日10时止(延时的除外),进行公开拍卖,起拍价为1.298亿元。

若此次拍卖完成,陈汉康合计持有本公司股份将减少至2.7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变更为23.96%。公司表示,拍卖程序完成后实控人是否变化尚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事实上,早在2018年6月,陈汉康就有离场的打算。彼时,公司公告称,陈汉康及其一致行动人浙江润成、持股5%以上股东拓洋投资拟向某国有企业转让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股权转让完成后,该国有企业将成为公司实控人。

一年后,2019年7月,因陈汉康及其一致行动人因债务问题所持股份均已被司法冻结,股权转让事项难以继续推进,上述股权转让最终折戟。

成都国资能否解困?

今年1月,康盛股份披露公告,与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政府签订了《加快发展氢能产业的合作协议》。

根据协议内容,成都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政府指定主体成都经开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下称“产投基金”)与重庆帕克尔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共同组建氢能产业投资基金,拟投资不超过5亿元增资中植一客,资金专项用于中植一客在成都经开区的氢能产业发展。

增资完成后,中植一客股东变更为康盛股份和产投基金,其中,康盛股份持股54.54%,产投基金持股45.46%。

如今,九个月后,康盛股份再次与成都国资牵手,签署合作协议。

10月31日,康盛股份宣布与成都城投能源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能源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天眼查显示,能源集团成立于2018年3月26日,实控人为成都市国资委。

公告显示,双方将发挥各自的综合资源优势,在新能源基础设施投资建设,新能源汽车推广,新能源车辆运营等领域展开全面合作。同时,能源集团与中植一客拟合资建设2.5万辆新能源商用车标准化厂房项目。

不过,在目前新能源汽车领域传统车企如比亚迪、造车新势力如蔚来、外企特斯拉等三足鼎立的格局下,成都国资能否担任康盛股份的“救世主”呢?

康盛股份新能源汽车业务分为两部分,一是新能源汽车用电机、电控、空调等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二是新能源商用车包括纯电动客车、物流车、氢燃料电池客车等整车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销售汽车整车647辆,其中,中植一客已销售的氢燃料客车数量为55台。早在2015年甚至更早,康盛股份就开始布局新能源汽车领域,发展至今,公司可谓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25.62万辆,同比增长61.67%。其中,比亚迪新能源汽车年销22.4万辆,市场份额高达27%。相比之下,康盛股份新能源汽车销量不及比亚迪的零头。

2019年,康盛股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如何?对于上述问题,投资者也十分关注。11月5日,投资者在股吧提问,康盛股份则回复称,公司汽车产销量数据届时关注年度报告。

图片1

来源:东方财富网股吧

虽然公司没有明确回应,不过,从已有的公开资料中可窥知一二。

截至2019年上半年,康盛股份布局新能源的子公司均处于亏损状态。其中,中植一客亏损幅度最大,实现营业收入1.07亿元,净利润-5219.94万元;其次则是成都联腾,实现营业收入125.86万元,净利润-4297.64万元。

对于新能源汽车业务持续亏损,公司有何应对措施?财经网曾向康盛股份发送采访函问询。不过,截至发稿前,公司尚未回复。

责编:续云

(编辑:杜一兰)
分享到: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