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动态 | 六位自然人控股100%,野马电池IPO背后的家族盛宴_财经网原创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网原创 >
个股查询:
 

IPO动态 | 六位自然人控股100%,野马电池IPO背后的家族盛宴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7-24 17:05:00
字号:

国内电池龙头企业南孚尚在新三板沉浮,另一家业绩稍逊一筹的野马电池却向A股发起冲击。

近期,浙江野马电池股份有限公司于中国证监会官网公开了IPO招股书,其拟募集资金超过5.5亿元,主要投向电池生产、技术改造及补充流动资金等。

与占据国内市场主导地位的南孚不同,野马电池的营收主要来自于海外,2017年起,该公司营收突破10亿元。财经网注意到,营收增长的同时,野马电池的净利润却极不稳定,且高度依赖出口退税。

贴牌生产净利骤降

野马电池改制于2017年11月,设立之时,该公司仅有6位自然人股东,合计持股100%。

1

野马电池2016年至2018年间,净利润波动较大 来源:野马电池招股书

也就在改制的这一年,野马电池净利润大幅变动。招股书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间,野马电池分别实现营收8.98亿元、10.78亿元和10.52亿元,总体上呈现小幅增长态势。同期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34亿元、0.54亿元以及1.05亿元,相较2016年,野马电池2017年净利同比骤降约六成。

到了2018年,野马电池净利同比增长逾九成。大起大落的背后,报告期间,该公司净利总体上的下滑趋势明显。

这或许与野马电池主要的生产模式有关。财经网注意到,虽然在电池出口中野马电池位居行业前列,然而其主要采取贴牌生产的方式,限制了该公司在终端消费市场的竞争力。

以自产自销为主的南孚电池为例,2017年,该公司实现营收23亿元。新三板公司亚锦科技(南孚电池控股母公司)2018年报显示,2018年间,南孚电池合并报表营业收入27.6亿元,同比增长20%。

而在2017年至2018年间,野马电池营收增速却同比下滑2.4%,该公司最主要的碱性电池产品营收增速-3.29%。野马电池也在招股书中明确表明,该公司对主要客户均采取贴牌生产销售的方式,“自有品牌在终端消费市场知名度较低。”

自有品牌的好处明显。野马电池招股书显示,贴牌生产相比自由品牌售价、毛利率较低,缺乏品牌溢价优势和议价能力。

2

贴牌生产毛利率、售价相比自有品牌生产缺乏优势  来源:野马电池招股书

事实上,为拓展自有品牌的影响力,野马电池也有动作,然而成效甚微。

2017年,野马商贸销售人员从 2016 年度的 37 人迅猛增加到 111 人,仅仅一年后的2018年,野马即进行了大裁员,野马商贸销售人员从111人降至52人。

2017年至2018年间,野马电池来自境外的收入比例均在85%以上,大体保持稳定。这或许意味着,其拓展自有品牌影响力的举措宣告失败。

在招股书中,野马电池的拟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也并未“自有品牌”建设的身影。

通过裁员降成本,野马电池保住了净利润的企稳回升,自有品牌建设的失利,也给其净利大幅变动留下了隐患。

野马电池是否实质放弃了竞争力较强的自有品牌建设?贴

牌生产模式之下,野马电池如何避免净利润大幅变动的覆辙?财经网就此致函野马电池了解情况,对方回复称,2017年净利润下滑系原材料上涨所致,但并未对贴牌生产是否影响净利润给予答复。

两大家族“瓜分”盛宴

截至发行上市前,野马电池仅有6位股东,且均为自然人。

6人分属两大家族。招股书显示,野马电池创始人之一的余元康持股20%,其二子余谷峰、余谷涌均持股15%;另一位股东陈恩乐持股20%,其二子陈一军、陈科军各持股15%。按此测算,两大家族分别持有野马电池50%股权,势均力敌。

值得一提的是,两位野马电池元老余元康、陈恩乐的履历颇为相似。两人均出生于1946年,1964年至1984年,余元康历任宁波电池总厂工人、厂长;1969年至2002年,陈恩乐先后在宁波电池总厂担任工人、干部及厂长职务。两人在浙江电池产业资历深厚,而这也成为日后野马电池快速发展的基石。

自2007年起,野马电池的股权就在余元康、陈恩乐两家手中流转,从未外流。不仅没有外部投资机构参股,总人数880人的野马电池也未有其他员工持股。上市,成了余、陈两家人分食的飨宴。

事实上,这场盛宴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政策溢利。公开资料显示,根据相关政策,野马电池为高新技术企业,生产的锌锰电池出口销售享受 15%、16%的增值税出口退税率。2016年至2018年,该公司收到的出口退税额分别为 5259.93万元、10034.97万元以及9506.76万元,占其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3.2%、167.71%和76.14%。

这意味着,若扣除出口退税的影响,野马电池已在2017年陷入亏损境地。

不仅如此,野马电池的“高新技术企业”含金量也有待商榷。

3

2016年至2018年,野马电池研发投入占营收收入(野马电池母公司)的比例分别为3.31%、3.03%和3.4%,满足《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对2亿元以上营收企业研发比例不低于3%的要求。

然而,若按合并报表测算,2016年至2018年间,野马电池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分别为2.62%、2.38%和2.62%,三个年度均低于3%。

野马电池为何未按总营收计算研发投入比例?野马电池解释称,根据政策高新技术企业对单体进行评定,其3家子公司并未参加,因此未按照合并报表进行测算。

【作者:江河】 (编辑:陈勇敢)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