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时代,电竞教育的现实与未来_财经网原创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网原创 >
个股查询:
 

蛮荒时代,电竞教育的现实与未来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9-06-14 11:30:23
字号:

当电子竞技成为新的职业之后,用外界的眼光来看,对于与之息息相关的电竞教育来说,无疑是个利好的消息,整个行业势必要热闹起来。但在黄啸天等从业者的眼里,电竞教育这个新兴行业正面临巨大挑战,“去年做电竞教育声音特别大的,今年都没有声音了。有的已经开始考虑退出了”。

黄晓天在电竞教育这个赛道算是个老兵,在此前,他曾是职业选手,退役之后一直从事电竞教育工作。2017年年初,他创立了“中教易未来”,专注与电竞教育,在他看来,这个行业还属于蛮荒时代。

方兴未艾

今年4月3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13项新职业。其中,电子竞技员、电子竞技运营师成为了正式的职业,这是自2015年版《国家职业分类大典》颁布以来发布的首批新职业。意味着电竞运动员、教练、运营等岗位将能得到更多的社会支持。

在电子竞技正名的背后,是这个行业的快速发展。2017年,我国电竞的整体市场规模已经突破650亿人民币,移动电竞的爆发成为中国电竞行业全面增长的重要爆发点。

在近日腾讯电竞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电竞人才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显示,根据行业发展程度和不同阶段人力资源结构统计,截止2018年底,中国电竞相关行业从业者中,电竞生态从业者7.1万人。报告中预计,到2019年底,行业从业者整体劳动力需求规模将会达到33.15万人,从业者数量严重不足显而易见。 

优秀人才的巨大缺口,促使电竞教育开始萌生。自2016年开始,从无到有,整个电竞教育历经了从“野鸡”青训班再到走入大学专业殿堂的阶段。在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民办专科先行,知名院校纷纷跟上,反过来又刺激了社会职业培训机构的数量和教学力度的增长。

早在2009年,天津体育学院电竞专业开始招生,这是中国全日制本科高校第一个电子竞技相关专业。

2016年12月21日,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正式将电子竞技带入到全日制本科高校中,开设了艺术与科技(数字娱乐方向)专业,为此,该校还聘请了李晓峰(SKY)、杨培、刘洋、潘婕、田云鹏等电竞一线知名选手担任“业界导师”。

2017年9月,南广学院电竞专业升级,成立了电竞学院,这也是国内第一家成立电竞学院的高校。

截至2019年4月,国内自主设立电竞专业并公开招生信息的高校已经有29所。包括5所本科院校和24所专科院校,其中不乏名校。 

除了全日制高校之外,一大批民办电竞教育培训机构也迅速涌现,据公开资料整理,截至目前, 国内从事电竞教育的培训机构已经超过20家。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在所有电竞教育参与者中,民办培训机构,更多地把培训电竞选手作为方向,培养新的电子竞技运动员成为主要内容,如七煌。而另外一部分选择与职业中专院校进行合作,为院校提供电竞培训内容,如易未来等。“我们是站在产业的上游,专门为合作院校提供内容,主要是在教材和师资方面。”黄晓天告诉财经网。而区别于以上狭义的电竞概念,以天津体育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等为代表的传统高校,电竞专业的教学内容更偏重于数字娱乐知识,比如游戏设计、游戏相关内容制作策划等等。

资深电竞从业者任强表示,目前的电竞教育主力分布在职业中专院校,这些院校作为传统的职业教育院校,有稳定的招生渠道。对于青少年来说,电子竞技也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方向,供求两端的共振正在形成。

虽然电竞教育行业纷纷出现,但真正能做到教育专业化的培训机构还有待考量。“很多职业院校都是打着电竞教育的旗号在坑学生,其实他们自己根本没有足够的内容去支撑他们的专业”。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说。

难题待解

“电竞教育炒概念的还是偏多。”一位电竞从业者告诉财经网,早在去年,很多圈内人都说电竞教育都是假的。真正的电竞人在做电竞教育非常少。“在我们市场调研的过程中发现,县级的小城市也有电竞教育。在县级市场连电竞都没有,哪来的电竞教育,有的只不过是网吧而已。”

“光‘电竞教育’这四个字也能为这些学校带来一大批生源。”某俱乐部从业者说到。随着电竞不断地被认可,很多家长也改变了对电竞的看法,开始支持自己的孩子去尝试电竞专业,但是担心也随即而至,当前院校的教学内容是否能够支撑他们的专业?

财经网在蓝翔技师学院官网的页面上看到,电子竞技与管理专业主要有赛事裁判 、营销总监、电竞运动员 、 俱乐部管理运营者、电竞主播等方向,整个专业共有三年时长,在第二年对于学生会划分为职业选手方向和从业人员方向。

“这些职业中专院校,电子竞技专业每年光学费就有一万五千元”,任强表示,这些职业院校面临最大的问题首先是教材内容,其次是师资。

教什么谁来教成了整个电竞教育行业最头疼的问题。

在教材方面,对于很多从事电竞教育行业的公司来说,教材的编写成为最难的问题。黄晓天表示,如果没有专业的教材,那么这个专业也就失去了它的意义。“目前的教材编写由专业类课程的专家、退役的教练、职业选手、退役选手组成的团队来完成。”从基本概论到战术层面都有涉及。

由于整个电竞行业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人才缺口非常大,在没有可借鉴经验的情况下,所有人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尤其在教材方面,难以有一个标准化的教材得到市场的认可,这也成为了摆在电竞教育行业从业者面前最大的难题。

除了教材之外,师资理所当然也成为摆在他们面前的又一大难题,电竞行业发展多年,但真正了解行业,能够为行业输送人才的教师却很少。不少没有从业经验,甚至不了解行业的教师混进培训机构,让不少电竞教育机构在源头上就失去了可能性。

“又懂电竞、又懂教育的人少之又少,这种情况相当令人头疼。”黄晓天叹气道。摆在黄晓天面前的是懂电竞的人有,但他们不懂如何去做教育,懂教育的人却又不懂电竞。无奈之下,他只能对传统教师进行电竞培训,这样的好处在于这些传统的老师,虽然不懂电竞,但整体素质高、接受学习能力强,能够很快的达到预期目标,这样一来就可以缓解师资匮乏的问题。

他们在招聘教师的时候遵循自己的一套标准,这样的好处在于更便于管理和技能培养,

此外,在课程方面,他们自主开发了音频教材、课件、考试系统、考评系统一整套的教育教学体系,通过远程视频课来缓解师资问题。

“产业工人”的未来

电竞教育针对的人群主要是以中职为主,也包含高职和小学。”对于为什么针对中职的这类人群呢?黄晓天给了答案,中职的年龄比较符合电竞教育的内容。在学习玩电竞的内容之后,对未来职业的选择会多一条道路。十八岁以后的少年再去接受电竞教育,已经比较迟了,人生轨迹也会被定下来。

这也是职业中专院校和电竞专业更契合的原因之一。根据《2017韩国电竞产业调查书》显示,韩国LCK职业联赛的所有队员中,初高中学历占到了76%,他们中大部分人并未受过高等教育,而是半路辍学或者直接被战队所相中进行重点培养。

2018年8月,一份全球电竞职业选手奖金收入排名公布引起业内哗然。在这份榜单中,排名100位的选手收入为65万美金,而收入最高的是DOTA2的老手Kuroky,奖金总收入已经达到了409万美元。与之相应成趣的是,前文所提的南广学院2017年电竞专业招生人数为120名,但是报名人数却达到了6000人之高。一时间,从业电竞似乎已经成了高收入的代名词。

对于这样的现象,多数从业者表达着自己的担心,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网,能成为年薪百万以上的职业选手毕竟在少数,这和每个人的天赋有关。剩下的80%的人会进入到这个行业,成为行业人才。

一位叫Joker的教练在微博发文提醒,电竞从业者绝不是舒舒服服的“坐着赚钱”,电竞专业毕业的文凭在社会上不被认可,空有一个“电竞梦”没有未来。可谓字字真切,那么电竞专业学生的希望在哪里?

“这也是电竞教育将面临最大问题是人力资源输出,这也将是是商业变现面临的最大问题。人力资源问题大表现在是:从企业端要什么样的人,学生端去什么样的企业。”黄晓天说,而这些职业教育毕业的学生,最终会成为这个行业的“产业工人”。

在他看来,中国的网吧正在进行转型升级,在电竞馆的业态下, 会需要更多的“产业工人”,从日常的网咖管理,再到小型赛事的组织,都需要这样的人才,而这些中专学生做区域性,社群性的中专型人才。

虽然电竞教育从某个方面说解决了一些青少年辍学等问题,但由于学历较低,只能一直处在产业的中下游。对于这些家庭来说,三年的时间用来学习电子竞技,无论是金钱上还是精力上,都耗费许多,而这些孩子未来如果有更好的发展,还是需要提高自己的学历来实现。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很多时候,电竞毕业生、学员,感觉自己被需要,都仅仅是一种自嗨而已。”截至2019年4月,所有高校的电竞毕业生还没有正式毕业,形成就业数据,但就目前来看,电竞教育在当下中国存在太多问题需要解决,有电竞人士的参与还远远不够,高等电竞教育需要从根部进行挖掘再讨论摸索,才有可能成为一项真正有效的血液。

(编辑:胡磊)
关键字: 电竞 教育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