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戟新加坡 火币海外布局受阻_财经网原创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网原创 >
个股查询:
 

折戟新加坡 火币海外布局受阻

本文来源于 2019-03-18 16:41:43
字号:
火币四大战略要塞全线失利。

2019年3月7日,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向媒体透露,火币即将推出Huobi Prime平台,消息一经透露,HT价格急剧攀升。据媒体报道,该项目由火币实际控制人李林亲自操刀。前有币安launchpad的火爆,后有李林的的亲自把关,火币似乎是迎来了又一个发展机遇。

但是,在这机遇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危机。

2017年9月4日,七部委联合发布《七部门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九四公告”给在国内发展的如火如荼的币圈当头一棒,项目方纷纷退币,而几大交易所则在最短的时间内出海求生。

成立了四年的火币网也未能避过此次风波,火币网于2017年9月15日正式发布公告,宣布即将停止服务。但紧随着公告而来的则是一条用户迁移通知,该通知显示火币主站(火币网)账密可以直接登录火币全球站,原火币网用户迅速迁移到了火币全球站。

2017年10月,火币全球站逐渐开始成为火币交易所业务的核心阵地,火币全球站接起了火币网的主站大旗。目前,火币交易所业务的主要收入均来源于火币全球站。

同年,火币开启全球化战略布局,在随后的1年里,韩国站、日本站、美国站、俄罗斯站、越南站、加拿大站等海外本地化交易所相继布局落地。

就明面上来看,被迫出海的火币似乎在海外的发展风生水起。但是深入探究之后,财经网发现火币的海外布局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风光。

多方消息显示,出海一年半,火币的多个海外交易所尚未起步就已夭折。现在,对火币集团有着极大意义的新加坡站也正站在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

据公开信息,火币新加坡办公室正在出租,办公室内家具也已被挂在公开网站上售卖。火币新加坡或正面临破产清盘危机。

 

失落的新加坡站

随着全球金融监管环境的日益收紧,火币集团内部的管理问题开始向海外蔓延,首当其冲的就是出于核心地位、曾充当着火币集团全球运营中心的火币新加坡站。

公开消息显示,火币全球站虽注册于塞舌尔,但其宣传口径中的总部位于新加坡,而非中国北京或海南省澄迈县。

全球站总部

据新加坡一位相关人士孙洪鑫透露,在初期,新加坡公司除了负责运营火币全球站之外,还负责新项目的上币开盘以及海外PR工作,在巅峰时期,员工数量有80多人。

但是随着市场行情的发展,上币开盘的工作逐渐收归国内团队,火币中国海南总部落地后,海外PR工作也正式收归国内,截至目前为止,火币新加坡日常办公人数不足10人。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更是常驻北京。

财经网查证新加坡各大房产中介信息发现,一个地址为Asia Square的办公室正处于待出租状态之中。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6家房产中介网站已上线该办公室的租赁信息。

网站出租

而这个地址即为火币新加坡实际经营主体TECHCHAIN PET.LTD.的注册地址。此前从未有任何报道显示火币集团版图中有TECHCHAINPET.LTD.这家公司,但孙洪鑫向财经网证实,TECHCHAIN PET.LTD.为火币新加坡的实际经营公司。

据火币Facebook,meetup,eventbrite的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1月至今,火币集团在该公司注册地址Asia Square前后举办过至少6次公开的交流活动及见面会。另据新加坡的活动营销公司透露,此场地还对外出租的价钱为1500新币三小时。

techchain

据房产中介消息,该办公室面积约为1400平方米(15000平方英尺),可容纳约120人办公,此外,新租户可以接收上一家租户全新的家具和配件,每月房租为18.75万新元(约90万元)。

从财经网获取的TECHCHAINPET.LTD.注册信息可知,火币于2018年4月12日租下该办公室。

租房日期

一位新加坡第三方人士向财经网透露,火币新加坡办公室签了三年租约,每月租金23万新元(约110.4万元),仅办公室装修就花费了近2000万人民币。

2019年3月13日,火币新加坡员工在朋友圈发图售卖办公室家具。

FB

上述第三方人士进一步透露,火币新加坡剩余的几名员工已搬离该办公室,新地址尚不可知。搬离的主要原因可能是火币新加坡难以继续负担高昂的房租。

依照新加坡相关法律规定,注册办事处须为实际地址。此外即使有新的租户接手Asia Square Tower的办公室,TECHCHAIN PET.LTD.仍需要向房东支付两份租约之间的差价直至三年期满,还需再支付六个月的违约金。有小道消息称,TECHCHAIN PET.LTD.或将开始走破产清算流程以逃避需持续缴纳的高额房租。此后或将重新注册一家新公司。据新加坡破产法规定,公司申请破产所需的最低欠债额条件为15000新元(约72000元)。

据LinkedIn显示,目前火币新加坡的实际主管为陈泽华(Edward Chen),其在火币集团的职位为火币亚太区董事总经理。

陈泽华领英

陈泽华在入职火币之前,为新加坡本土第一家无桩智能共享单车Obike的联合创始人以及首席营销官,主要负责Obike的品牌建设。2018年6月25日,Obike正式宣布退出新加坡市场,据Obike公告显示,Obike退市的理由为“无法适应陆交局最新的管制共享脚踏车法案”。2017年8月,Obike获得了4500万美元的B轮国际融资。

据新加坡媒体报道,Obike在宣布退市前并没有任何征兆,且在发布之后,Obike拒绝向用户提供退押金服务,而Obike用户占据了新加坡共享单车用户的近三分之一。

obike拒绝退押金

Obike官方数据显示,Obike在新加坡共有超过100万名用户,一名用户押金为49新元(约235元),学生为19新元(约85.5元),此外还有收费的VIP项目。而Obike每小时的使用费用为2美元。

2018年1月,Obike与波场合作并推出加密货币ocoin(OCN)。

2018年2月20日,孙宇晨在YouTube上公然为ocoin喊单。随即ocoin在短期内先后火速上线了Gate.IO、HuobiPro(火币网)、Bit-Z、Kucoin等6家交易所。据外媒报道,ocoin在六天内共筹集了价值约4亿人民币的ETH。2018年6月,OCN即陷入了跑路泥潭之中。

火币全球站显示,目前OCN几乎已经归零。而OCN更是成为了币圈十大跑路币之一。

OCN

2018年6月底Obike宣布退出新加坡市场之后,陈泽华就于7月初火速入职火币,并担任亚太区董事总经理一职。据了解,陈泽华与朱嘉伟相识于一次超级火伴活动,两人一拍即合,陈泽华随即入职火币新加坡。而TECHCHAIN PET.LTD.注册信息显示,TECHCHAIN PET.LTD.由朱嘉伟百分之百控股。

据财经网了解,如果火币新加坡实际经营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的话,并不会对其现有管理人员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依据新加坡破产法规定,恶性倒闭企业的创业者将不能在新加坡再次开办公司。但是据TECHCHAIN PET.LTD.注册信息显示,火币新加坡的实际管理者并不在注册名单之内。

2019年3月,火币合约(火币DM)的官方归属国家被变更为英国,而火币合约于2018年12月10日上线之时,公布的所属国家为新加坡。

据知情人士透露,此举主要原因大概是因为火币即将走破产清算程序,易泄露合约团队并不在新加坡的事实。

2019年1月,曾有业内人士向财经网爆料称,火币的合约团队处于深圳市南山区。

火币新加坡多位离职员工在Glassdoor上爆料称,火币新加坡“只有办公室这一项值得夸赞”。Glassdoor是美国的一家做企业点评与职位搜索的职场社区。在Glassdoor上可匿名点评公司,包括其工资待遇,职场环境,面试问题等信息。

Glasssdoor

据Glassdoor用户爆料,火币新加坡对于火币而言并不重要,它只是一个用来向客户炫耀火币的全球布局的工具,火币新加坡的主要作用是让火币在亚太地区赚钱。该用户认为,火币是一家只关注赚钱而没有为区块链做出任何贡献的公司。

此外,多位前员工爆料称,火币新加坡并不是火币全球站的总部。

一位新加坡籍员工表示,“在新加坡办事处为火币全球站总部这条消息扩散开之前,新加坡员工完全不知道这回事。”而火币新加坡的所有决策都来源于中国,且身为一家全球化公司工作邮件中使用的语言为中文。

一位资深“韭菜”评价道,在一定程度上,火币新加坡就像是火币集团出海的一块遮羞布,由于新加坡宽松的监管环境,许多国内不合法的业务都被“放”到了新加坡。

但是目前无论是合约业务也好还是上币开盘业务也好,都已不在新加坡,而新加坡目前仅剩的以个位数计的员工更是难以承担起维持火币主站业务的责任。

 

空想的战略要塞

火币全球站官方网站显示,目前火币已实现为全球超过130个国家的数百万用户提供数字资产交易以及资产管理服务,在多个国家设立了本土化交易服务中心。

全球数

2019年1月曾有媒体统计,火币已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了12个合规交易所。据财经网统计,这12个交易所分别为韩国站、日本站、美国站、加拿大站、澳洲站、越南站、俄罗斯站、欧洲站、直布罗陀站、印尼站、中东站以及曾充当过全球运营中心的新加坡站。

星球日报2018年12月报道,火币一位内部人士透露,早在2017年,火币就想对标美元、日元、韩元和澳元,把美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作为攻克海外的战略要塞。

而在出海求生一年半之后,这四大战略要塞的攻略进度微乎其微。

2018年3月30日,火币韩国站正式上线,据官方通稿显示,火币韩国站是火币第一家正式在海外开立合法合规的币币交易平台,由韩国业务团队运营。李林也曾公开表示韩国是火币布局海外的第一站,是火币非常重要的战略步伐。

自韩国站之后,火币在海外布局上一路高歌。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火币已经在亚洲、欧洲、澳洲、北美洲建立起了一张交易所网络。然而这张交易所网络并不能承担起火币布局全球实现全球化交易的大任。

据一位知情人士孙洪鑫向财经网透露,身为火币海外布局排头兵的韩国站目前人员已缩水40%,火币集团海外交易所业务几乎均难以负担本站开支。

火币韩国站

开站之初,火币韩国站就列出了99个代币和201个交易市场,规模不可谓不大,但是火币的付出却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收益。

非小号数据显示,火币韩国站3月18日的24h交易额为1246.29万美元,2019年至今,火币韩国站24h最高交易额为1761.69万美元。孙洪鑫表示,韩国站是目前火币集团海外交易所中发展较好的一家。

但是据一位做市商向财经网透露,火币韩国站的数据至少注水3倍。

韩国站成交额

孙洪鑫进一步透露,除却韩国站俄罗斯站之外,火币其他海外交易所举步维艰。目前越南站经营堪忧,人员缩水严重。

2019年2月11日,外媒Crypto Briefing发布报道称,亦来云以及火币美国站(HBUS)在美国将面临法律诉讼,此前参与过亦来云 ICO 活动的投资者指控其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出售代币。

HBUS于2018年6月获得了MSB牌照(Money Service Business)。2018年3月,美国财政部和证监会曾明确强调,MSB是虚拟货币交易所及其管理者,在美国境内从事数字资产的相关业务,必须在FinCEN注册MSB牌照。但是持有MSB牌照是在美国合规进行数字资产交易业务的必要非充分条件。也就是说持有MSB牌照,并不意味着能够在美国全境开展相关业务。

火币一位内部人士郑烨向财经网透露,截至目前为止,美国站尚未真正打开局面,其主要资金来源为集团补贴。而一同接受集团补贴的还有日本站。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7月2日,因合规问题火币正式撤下了火币日本交易网页。2018年9月12日,火币集团宣布火币日本团队与BitTrade团队将进行合并,在日本展开合法经营,火币实际控制人李林在个人朋友圈表示:经过三个月的努力,五次面试,终于通过日本金融厅的审核,火币成为BitTrade控股股东,BitTrade将更名火币日本站,为日本及全球用户提供持牌合规的数字资产交易服务,争取今年年内上线运营。

李林朋友圈日本

但是这场历时三个月的回归之路并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结果。据星球日报报道,火币收购BitTrade总计耗资约合 6100 万元人民币。郑烨向财经网透露,火币“花了大价钱”买了BitTrade,但是日本站的交易情况并不可观,目前日本站还处于由集团贴补开支的状态之中。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孙洪鑫的肯定。

bittrade

目前火币日本站已正式纳入了日本的监管体系之中。依照日本税法规定,加密货币交易收入被归类于副业收入,凡是日本常住居民,以个人身份在交易所进行币币交易的投资者,都需按照其年度税务申报文件上的信息上交15%至55%的利润作为税收。火币日本站并不能为外国人提供法币交易服务。此外,由于日本为强监管环境,受日本当局监管的交易所由于监管因素普遍提供的交易对较少。

财经网登陆火币日本站发现,截至2019年3月15日,火币日本站上仅有10个交易对。

日本站

一位也在寻求去日本落地的交易所行业人士在接受星球日报采访时表示,日本虽然会给交易所发牌照,但是日本政府不希望外资到日本“割韭菜”,日本的本土交易所也排斥外来交易所,所以很担心火币在日本的发展。

财经网查证telegram发现,截止2019年3月15日,目前火币日本站的官方电报群内成员仅有133人,Twitter关注人数为3.3万。

火币日本电报

与负营收相对应的则是关站收编。

2019年2月26日,曾经致力于成为澳洲第一交易所的火币澳洲站,由于经营不善被火币全球站收编,此前力推的法币交易业务也已下线。

澳洲站公告

据官方消息显示,火币澳洲是火币集团全球第一个法币交易所,目前澳洲站官网上只剩下币币交易业务。

火币澳洲站

据火币澳洲站2月25日公告显示,澳洲站的运营、客户维护等业务统一移交火币全球站。目前澳洲站24h交易量为零,澳洲站已在事实意义上关张。

澳洲站交易量

2018年5月,火币集团宣布计划在2018年年内在加拿大建立团队,进入加拿大交易所。但是自此之后,火币加拿大站就几乎消失在公众视野之中。据了解,火币加拿大站曾落地过,但是目前也已关闭。

2018年10月24日,火币宣布火币中东Mena站(火币Global新建海外分支)正式建立。中东Mena站总部位于迪拜,据火币中东Mena联合创始人Mohit Davar表示,中东Mena站的建立代表着火币进军中东市场。自此次露相之后,中东Mena站与加拿大站一样再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

此外查证公开消息可知,火币欧洲站在伦敦设立了一个办事处。然而2018年底,欧洲各大网络服务商以及杀毒软件曾共同发起对火币欧洲网站的访问限制,在此期间,欧洲用户无法打开交易所进行交易。

2018年12月,火币集团对外宣布,火币获得了直布罗陀的DLT牌照,火币将利用这一新牌照成立一个面向散户和机构投资者的国际平台,该平台有望于2019年上半年推出。截至2019年3月,该平台尚未被推出。

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火币海外交易所跨越五大洲,无论是获取当地牌照也好,与当地交易所或公司合作也好,火币都花费了大量成本,但是就目前而言,这注定是一门没有带来实际进账的生意。但是“战略要塞”攻坚不利,本土化交易所推进艰难,对于火币集团而言并不能造成伤筋动骨的影响。

在现阶段,对于火币而言,最为严峻的问题是新加坡站的告危。

目前2019年已过三分之一,火币新加坡正处于危难之际,各个子站也是艰难维生。而在2018年3月,李林曾发表言论表示:到2019年,不管火币网那时候会怎样,我都会放手。下一个十年,我想体验其他生活。

(文中相关爆料人士均为化名)

【作者:艾可】 (编辑:赵飞)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