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定增右手分红,银亿股份到底缺不缺钱_财经网原创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网原创 >
个股查询:
 

左手定增右手分红,银亿股份到底缺不缺钱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12-25 18:02:00
字号:

12月25日,银亿股份(000981.SZ)股票开盘接近跌停,收盘报3.30元/股,跌幅达6.25%。消息面上,12月24日晚间,银亿股份发布公告称,因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其发行的公司债“15银亿01”未能如期偿付应付回售款本金3亿元。

不过,今年6月份,公司一度分红28亿元,为何如今3亿元的债务还不上了呢?

利润增长靠投资收益,投资者不买账债券违约

据了解,“15银亿01”债权为五年期,于2020年年底到期。不过,如果投资者在债券存续期的第3年行使回售选择权,则回售部分债券的本金兑付日则为2018年12月24日。

11月11日,银亿股份将上述债券的票面利率上调了150个百分点,由原来的7.27%增至8.78%,以期挽留住投资者的心。

但是,票面利率的上调并未发挥出作用。11月19日,银亿股份发布公告,“15银亿01”回售申报数量为299.73万张,回售金额约为3.22亿元,剩余托管量为2670张。

面对投资人的提前赎回,12月24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因短期资金周转困难,未能按时足额支付“15银亿01”已登记回收债券的本金3亿元。

原本2020年才到期的债券,即便在公司提高债权利率的诱惑下,投资人依然在2018年末行使了提前赎回权利,银亿股份似乎并“不得人心”。

今年以来,银亿股份业绩表现不容乐观,营收和净利润增速放缓趋势明显。截至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63.62亿元,同比下降25.03%;归母净利润为8.53亿元,同比下降5.53%。

与此同时,投资收益正成为拉动公司净利润的主要利器。

自2016年以来,银亿股份投资收益节节高,由3.3亿元增至2018年前三季度的8.52亿元,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比重也由64.20%提高至99.88%。

正所谓“主营不够,投资来凑”。2015年银亿股份提出的双主业“房地产+高端制造”迈进的运营模式,如今看来似乎对业绩贡献并不理想。

左手定增“造车”,右手变卖资产分红

以房地产起家的银亿股份,自从2015年提出“地产+高端制造”双轮驱动战略后,先后发动三次大手笔海外并购,向汽车零配件行业进军。

2016年,银亿股份以5.91元/股,作价33亿元,收购全球第二大从事汽车安全气囊气体发生器的生产商美国ARC集团的资产;2017年,公司以8.67元/股,作价79.81亿元收购汽车自动变速器独立制造商比利时邦奇100%股权。今年,公司以6.56元/股,拟作价15.83亿收购全球第三大的磁簧传感器和光控传感器制造商宁波艾礼富。

值得注意的是,银亿股份三次海外并购方案,均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进行。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在业绩依靠处置资产,并购依靠定增时,银亿股份分红却毫不手软。

2016年,银亿股份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0.21元现金,以公司总股本的30.58亿股测算,合计分红6.42亿元,占当年净利润的125%。2017年,银亿股份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7元现金,以公司总股本40.28亿股测算,合计分红约28.2亿元,占当年净利润的176%。

财经网了解,截至2017年末,银亿股份前四大股东银亿控股、圣洲投资、熊基凯和西藏银亿,合计持股78.55%。而银亿股份实控人熊续强同时担任银亿控股实控人,圣洲投资和西藏银亿实控人均是熊基凯,后者是熊续强的儿子。

一边定增收购,一边大手笔分红,熊家人想必早就寒了投资者的心。

出售房产股权自救,恐不是长久之计

“银亿今天遇到的困难前所未有,但依旧会在那儿”。一个月前,熊续强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但是,3亿元的债务都无法还上,这不禁让人对其产生疑问。

12月7日,中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决定将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BBB,将除了“15银亿01”之外,将于明年年中到期的“16银亿04”、“16银亿05”、“16银亿07”的债项信用等级也由AA下调至BBB。

据了解,2016年年中公司发行的“16银亿04”、“16银亿05”、“16银亿07”分别对应的金额为7亿元、4亿元、4亿元。上述三笔债券发行期均为5年,附第3年末发行人调整票面利率选择权和投资者回售选择权。

如果明年年中投资者选择回售,那也就意味着银亿股份还将面临约15亿的偿付应付回售款本金的巨额压力。

而除了债务压力之外,目前在银亿股份头上,挥之不去的最大的一片乌云应该是股权质押爆仓了。

作为今年第一家被深交所强制复牌的A股上市公司,银亿股份股价在11月20日复牌之后的两个交易日内,合计大跌19.22%。由于今年股价大跌,控股股东高质押率到期未履行股质协议义务,已构成股份质押违约。

据公司9月12日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及一致行动人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持有公司总股份数的94.42%,占于公司总股本的75.24%。同时,银亿控股拟被动强制减持公司股份5.69%,熊基凯拟被动强制减持公司股份4.48%。

截至12月25日收盘,银亿股份股价报3.30元/股,较年初8元/股,已跌去近60%。未来若公司无法扭转困局,恐怕公司股票还要面临平仓的风险。

据媒体公开报道,银亿股份已成立专门的应对小组,将尽最大努力进行资产处置来偿还债务。同时,银亿股份本身也没有放弃自救。

今年9月,银亿股份签订协议,拟作价2.07亿元投资转让控股子公司上海银月置业有限公司51%股权。另外,公司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银亿控股及熊基凯与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署《转让协议》,合计转让公司股份5.13%。

但是,从公司自身出发,多元化经营非但没有带来收入的有效增长,还引发了刚性负债的上升和货币资金的显著下降。2018年三季报显示,银亿股份刚性负债91.77亿元,货币资金则降至12.27亿元。

与此同时,多元化经营也导致公司应收账款居高不下,现金流已然逐渐恶化。2016-2018年前三季度,银亿股份应收账款分别为2.06亿元、27.12亿元、17.66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12.55亿元、10.10亿元、-28.50亿元。

根据光大固收研报,多元化也是本次银亿股份违约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房地产调控政策不变,汽车行业处于寒冬的双重不利影响下,银亿股份卖房产股权自救,恐怕也不是长久之计。

【作者:柳絮】 (编辑:邹续云)
关键字: 银亿股份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