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龙杰过会争议不断:老板前妻“离婚不离厂”,业绩波动“甩锅”行情的解释不通_财经网原创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财经网原创 >
个股查询:
 

苏州龙杰过会争议不断:老板前妻“离婚不离厂”,业绩波动“甩锅”行情的解释不通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8-11-09 14:16:00
字号:

作者@沐宇

10月23日,在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2018年第159次工作会议上,苏州龙杰特种纤维股份有限公司首发申请获得通过。苏州龙杰于2017年9月第一次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材料,时隔一年终过会。

苏州龙杰一直专注于差别化涤纶长丝、PTT纤维等差别化、新型聚酯纤维长丝的研发、生产及销售。近几年,苏州龙杰的业绩波动很大。2015-2017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4.43亿元、12.07亿元和15.24亿元,实现净利润1.76亿元、0.64亿元和1.35亿元。

老板前妻“离婚不离厂”,任职公司重要岗位

苏州龙杰的实际控制人为席文杰及其女儿席靓。席文杰是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直接持有公司4.24%的股份,持有公司控股股东龙杰投资14.33%的股权。

此外,席文杰还与控股股东龙杰投资股东中的11人签署一致行动协议,通过一致行动安排控制公司7.84%的股份和龙杰投资26.50%的股权。如此一来,席文杰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一共控制着苏州龙杰40.28%的股份。

老板的女儿席靓也在苏州龙杰任职,目前是证券部员工。席靓直接持有公司4.24%的股份,持有公司控股股东龙杰投资14.33%的股权。

然而在公司的股东名册中,与老板沾亲带故的可不止他女儿。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杨小芹,持有4.4788%的股份,还间接持有龙杰投资15.1330%的股权,合计控制着苏州龙杰14.93%的股份。

杨小芹是席文杰的前妻,也是席靓的母亲。杨小芹的直接持股数量比席文杰还多。这个股份中绝大部分还是来源于离婚时的财产分割。2014年10月,席文杰与杨小芹协议离婚,约定席文杰分别转让给杨小芹和女儿席靓各378.4万股股份。

虽然杨小芹早就跟席文杰离婚了,但是她依然在公司任职,而且职位相当重要——采购部部长。在民营企业中,财务和采购岗位尤为重要,负责人经常是由老板的亲信来担任。可见杨小芹与席文杰的关系还是十分密切的。在控股股东龙杰投资层面,席文杰一家三口分别是前三大股东。

尽管杨小芹是公司第二大股东兼采购部部长,并且是控股股东龙杰投资的第一大股东,但她却没有跟女儿一样被列为实际控制人。对此,苏州龙杰的解释是杨小芹对龙杰投资股东会没有控制力,对苏州龙杰股东大会也没有控制力,也从未担任公司的董事或者高级管理人员。

让我们看一下苏州龙杰的董事名单。其中,公司的销售部负责人、财务部负责人都是董事,独缺采购部负责人。而席文杰的女婿、席靓的丈夫邹凯东尽管并未持有公司股份,却名列其中。

为何杨小芹没有位列董事之列,甚至没有跟席文杰签署一致行动协议、被列为共同实际控制人,“离婚不离厂”背后的原因引人深思。假如席文杰和杨小芹二人真是感情破裂,那不列为共同实际控制人理所应当。但杨小芹却依然担任要职,显示出席文杰对其还是有较为充分的信任。

根据目前的政策规定,一旦被认定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无论是自然人本身还是其持有的股份都将受到诸多限制。比如实控人的股票需要在上市后锁三年,股票连续低价触发条件还会再延长锁定期。实控人还需要针对围绕上市及上市后的诸多事项进行承诺和兜底,承担了较大的法律风险和责任义务。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公司内部会存在尽量规避部分实控人认定的情况。

业绩走势与同业相背离,“甩锅”行情难自圆其说

2015年-2018年上半年,苏州龙杰分别实现了营业收入14.43亿元、12.07亿元、15.24亿元和8.08亿元。前三个完整会计年度,苏州龙杰的营收出现了非常大的波动情况。其主营业务产品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28%、99.19%、98.26%和98.12%,是公司营业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

苏州龙杰专业从事差别化聚酯纤维长丝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工艺涵盖差别化全拉伸丝(FDY)、差别化拉伸变形丝(DTY)以及差别化预取向丝(POY)等三大类别。主要产品包括仿麂皮纤维系列、仿皮草纤维系列、PTT纤维系列等三类。

造成公司2016年和2017年业绩波动的原因,就在于这三款产品的销售额及销售占比变化极大。

2016年度,仿麂皮纤维系列实现的销售收入较上年度下降22.36%。主要原因是仿麂皮面料服饰的流行趋势消退,供给大于需求所致。而2017年,仿皮草纤维系列销售收入增长,主要原因在于仿兔毛、羊毛等高仿/超仿皮草纤维认可度提高,同时公司积极开拓PTT纤维系列所致。

苏州龙杰所描述的这种情况是否为行业普遍现象呢?

观察君查看了近期A股市场的一起收购案例——东方盛虹收购国望高科。国望高科的主营业务为民用涤纶长丝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覆盖POY、FDY及DTY等多个系列,这几种产品也正是苏州龙杰的主要产品。目前国望高科涤纶长丝产能190万吨,相比于苏州龙杰可以算是巨无霸企业了。然而国望高科2016年的业绩却依然保持小幅增长的情况。

再看一下苏州龙杰在招股书中选取的跟其可比的同业上市公司。这些公司在2016年-2017年的营业收入一直维持正向增长,同样也没有出现类似苏州龙杰一样的大幅波动情况。

在纺织行业中把仿制麂皮毛风格的面料叫仿麂皮或者仿麂皮绒。尽管仿麂皮和麂皮的成分不同,但最终呈现的效果一样。因此,麂皮的流行趋势应与仿麂皮是一致的。

但通过2015年1月到2018年10月的“麂皮”百度指数,可以看出麂皮的搜索指数每年都呈现季节性规律波动,冬季搜索热度明显出现波峰式高点。但2016年度没有明显的下滑,甚至整体热度还要高于2015年。

因此,苏州龙杰用于解释业绩波动的原因还未能得到真正的论证。

上半年第一大客户突然冒出,采购额与去年全年持平

2018年半年度,苏州龙杰的第一大客户是宁波宏湾家纺制品有限公司,当期实现销售额3,475.43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4.30%。这家公司是在2017年才进入苏州龙杰的前五大客户之列。苏州龙杰向宏湾家纺出售的主要是仿皮草纤维产品。

苏州龙杰对于宏湾家纺的销售额从2015年至今出现初井喷式的增长。这个行业存在较强的季节性因素,上半年由于春节等因素往往销售要弱于下半年。因此2018年上半年的销售额理论上应该低于全年水平的一半。

然而宏湾家纺在2018年上半年从苏州龙杰的采购额就已经跟去年全年持平。

通过查看宏湾家纺的工商信息,可以看到这家公司成立于2015年7月,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属于纺织业。注册资金方面,在全国同行企业中,表现优秀。

宏湾家纺在2017年底刚刚进行了工商变更,公司股东大换血。原股东全部撤出,取而代之的是杨建明和吴彩玲两位自然人。公开渠道无法看到这二人的过往经历,但可以发现他们只在宏湾家纺有持股,并未有其他经营公司的记录。

尽管宏湾家纺刚换完老板,但丝毫没有影响其与苏州龙杰的合作关系。那么双方是否在一早就签订了长期框架协议呢?

苏州龙杰在招股书中提到,一般会与主要客户签订年度销售框架协议,合同期限一般为一年。因此苏州龙杰与宏湾家纺的合作应该也是一年一签。

这种框架协议通常不会约定具体的销售量和销售价格,这些因素通常是会在实际操作中有双方协商并通过具体订单锁定。所以两方合作如此稳定且上量迅速,是真的认可苏州龙杰产品质量还是其他原因所致,外人无法窥测。

(编辑:杜一兰)
分享到: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