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许适度腐败 你同意吗

《环球时报》5月29日社论《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指出,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

5月31日,中青报发表署名曹林文章,对《环球时报》此社论进行反驳,中青报指出,《环球时报》此社论究其实质所指,正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宽容腐败论”。

5月31日,《环球时报》评论员王文在其博客中表示,“曹林”一文歪曲原文之意,杜撰了一个“宽容腐败论”的词,并以“祸国之论”、“痴人说梦”、“臭名昭著”等“革命用语”,全面污名化环球时报的那篇社评。大有文革斗争之风。

6月1日,曹林在博客中对王文进行回应,他表示,很遗憾《环球时报》未能发出王文先生反驳敝人批评《环球时报》的文章,使这场论辩无法对等地进行下去。这无关大度,更不是神马宽容,而是某些官僚习惯的作派,习惯背后玩儿勾兑,而不习惯前台公开的辩论和敞亮的交流。

2012年6月4日 专题制作:陈君
 

腐败零容忍VS适度腐败

中国青年报:对腐败零容忍是普世价值   对腐败零容忍,应该是这个时代的普世价值,也是一个断裂的社会中上上下下难得的价值共识。《环球时报》《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一文究其实质所指,正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宽容腐败论”:腐败无法根治,民众允许一定程度的腐败,现实必须要面对适度的腐败。这样反法治、反常识的论调,与当年臭名昭著的“腐败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论如出一辙,无非是论证腐败存在的合理性与正当性。 【详细】

环球时报:腐败无法根治 关键看民众允许度

  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而要做到这一点,对中国来说尤其困难。民间须坚决加强舆论监督,提高官方推进反腐败的动力。但民间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国无法在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的现实性和客观性,不举国一起坠入痛苦的迷茫。【详细】

腐败痛苦感突出 竟是“为人民服务”惹的祸?

中国青年报:“为人民服务”是每个国家的担当

  公众对腐败问题的痛苦感,是“为人民服务”的官德宣传传播了不切实际的期待吗?当然不是,“为人民服务”根本不是我们特别的要求,每个国家的公务员都应该有这样的担当,哪个国家的公仆不是为民服务的?【详细】

环球时报:“为人民服务”深入人心导致中国腐败痛苦感最突出

  亚洲有很多“民主国家”,如印尼、菲律宾、印度等,腐败都比中国严重得多。但中国很可能是当前亚洲“腐败痛苦感”最突出的国家。这跟中国“为人民服务”的官方政治道德在全社会深入人心有关。【详细】

民主和发展 谁是反腐的真正解药?

中国青年报:“发展”无法解决腐败 舍制度、民主外反腐无解   腐败问题无法通过“发展”来解决——正如经济发展了,并不能带来社会文明和道德素养的全面提升,同样,经济发展也不能解决腐败问题。腐败不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同样,发展也不是终结腐败的推进剂。舍制度之外,舍民主之外,反腐无解。 【详细】

环球时报:民主解决不了腐败 发展帮助解决

 有人说,只要“民主”了,腐败问题就可迎刃而解。然而这种看法是天真的。反腐败不完全是能够“反”出来的,也不完全是能够“改”出来的,它同时需要“发展”帮助解决。它既是腐败官员自身的问题,也是制度的问题,但又不仅仅是。它还是中国社会“综合发展水平”的问题。【详细】

曹林VS王文 谁的药方空洞?

曹林:尊重民众反腐要求,拒绝反腐空喊口号   王文先生的文章,与前一篇引起舆论强烈反感的评论,并无丝毫的长进,而是继续大弹那种令人反胃的“容腐”论调,继续着那种搅糨糊的思维与逻辑,继续带着“现实主义”的面具而说着反事实、反法治、反常识的混话胡话【详细】

王文:反腐要坚决 要从制度入手 但切忌唱高调

 像曹林等一批活跃人士愣是要往那个“宽容腐败”、“适度腐败”的方向去理解此文,除了秀出自己的理解力之外,恐怕是想当中国的“堂吉诃德”,想像一个大风车似的耙子,然后假装大战一番,接着再喊几句“民主”,以示自己在舆论中高调与正义的形象。【详细】

网友热评>

更多>>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