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拉斯科:关于资本控制的常识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1年06月22日 17:46 共有0条点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学家的变化是认为资本控制产生的成本和收益是可以测量和比较的

[查看英文版]

  圣地亚哥——

  极少有政策辩论比关于资本控制的辩论更让人陌生。向一位知名经济学家或银行家提这个问题,你有可能会得到一个震惊的回答:资本管制不中用,因为投机者逃避这项体制几乎不需要成本,各国决不应该采取这些措施,因为这样做是代价很大。我是唯一发现这种逻辑有点奇怪的人吗?

  第二阶段谈话的内容也很奇怪。资本管制在处理潜在的不稳定资本流入中起不到任何作用,但所谓的“审慎监管”却相当不错。别人可能会告诉你,资本管制交易并非一视同仁,而是按照国家进行区分,这样可不好。审慎监管建立在交易货币的成熟程度上,这样就挺好。

  如果这段对话发生在一个鸡尾酒会,在这一点上,别人肯定会建议你再多喝一杯。

  直到最近这一争论才有了变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经是直接资本控制的敌人,而今最主要的改变却是来自该组织。通过一系列的研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学家已经不再考虑这个问题是好还是坏了,他们开始将其作为一个普通的经济问题来对待:资本控制产生的成本和收益是可以测量和比较的。该组织认为,他们现在应该有一项工具可供谨慎的政策制定者视情况来决定。

  另一个巨大的变化来自于快速发展的新兴市场国家,其中很多国家面临大量资金从发展迟缓的发达国家涌入的局面,因而选择运用资本控制这一手段。巴西、印度尼西亚、韩国、泰国、和台湾都最近就资本流入推行了惩罚措施。其他新兴国家,像秘鲁,在国内紧缩了审慎性法规,目的也是为了控制资本涌入。

  那些声称资本管制没用的人很少去考虑如果假定这一措施无效会产生什么后果。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学家马科斯·夏蒙、阿提斯·戈什、乔纳森·奥斯垂、马瓦斯·库雷西等联合发布的经济报告表明资本管制确实有效。这些作者们得出结论说,通过减少一个国家短期内外币债务的总负债,资本控制可以使该国增强抵御金融危机的能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最近通过调查50多个国家在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时的表现以及相对于2003-2007年而言2008-2009年经济增长状况。他们的主要发现是国家实行资本管制的地方表现更好——危机期间增长率影响最小。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很多自由资本作为杠杆手段,因而全球金融紧缩对他们影响甚小。

  这并不意味着资本控制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同样,分析结果表明这些措施在防范借贷热潮(另一种导致经济的脆弱性的原因)方面作用甚微。这应该没什么好惊讶的,因为许多国际债务流动导致国内银行都豁出去了,贷款时完全失去了理智。

  但研究也表明,在经济迅速发展时增加银行资本要求可以有效抑制信贷膨胀。这表明资本管制和谨慎的政策相辅相成,并非传统传统观点所认为的那样。

  这些研究结果并没有表明资本管制没有成本。例如,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家克丽丝汀·福布斯说,他们在中小型公司的融资成本增加了。

  所有有见地的经济学家们都被灌输了这样一条经济基本规则:政府和人民应该在收入等同于成本的地方采取行动。最近的研究,通过仔细地衡量潜在的成本和效益,使这个标准逻辑能够应用到这个问题上来,即是否应该及何时应用资本控制。对于一个经济学家来说,这值得庆祝——不必担心被灌鸡尾酒喝。

  安德烈斯·贝拉斯科是智利前财政部长  

【作者:安德烈斯·贝拉斯科 】 (责任编辑:陈君)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