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尔德斯坦:量化宽松与美国经济反弹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1年02月25日 11:40 共有0条点评
消费支出增长的原因并非就业率有所提高或收入增长有所加速,而是在于个人储蓄率有所下降

[查看英文版]

  坎布里奇——

  毫无疑问,美国经济在2010年末出现了强劲反弹。但其中有多少要归功于美联储所谓“量化宽松”的暂时性政策?这一问题的答案对2011年美国经济又意味着什么?

  美国经济复苏始于2009年夏,但势头在去年四季度以前一直十分虚弱。2010前三季度年均GDP增长率只有2.6%,且大部分增长来自存货增加。如果剔除存货投资,那么最终销售平均增长率连1%都不到。

  但到了第四季度,一切都不同了。年GDP增长率达到了3.2%,最终销售同比增长率更是令人注目地升高至7.1%。诚然,其中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进口下降,但即使是国内最终销售增长率也达到了3.4%——相当漂亮的数字。

  最终消费大增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消费支出的强劲增长。真实个人消费支出增长率高达4.4%,耐用品消费支出更是大涨21%。这意味着GDP增长几乎全部是由消费支出增长加速带动的,其中耐用品消费支出贡献了半壁江山。

  然而,消费支出增长的原因并非就业率有所提高或收入增长有所加速,而是在于个人储蓄率有所下降。2010年春,家庭储蓄占税后收入的比重一度从2007年的不到2%上升至6.3%。但此后又下降了整整一个百分点,到2010年12月降至5.3%。

  储蓄率下降从而刺激消费支出的一个可能原因是股市大涨。去年8月至年底,美国股市上涨了15%。当然,这也是美联储想要的结果。

  去年8月,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怀俄明州杰克森霍尔(Jackson Hole)举行的美联储年会上宣布,他正在考虑采取新一轮量化宽松(简称QE2)。在QE2下,美联储将大举买入美国长期国债,引导债券持有人将资金投入股市中去。而随着股市的上扬,家庭财富将会有所增加,从而刺激消费支出增长。

  平心而论,并没有证据证明是QE2推高了股市,也没有证据证明是股市上涨刺激了消费支出。但股市上涨的时间以及没有其他理由能够解释消费支出猛然大增使得这一连串事件看上去有了相当可信的逻辑关系。

  股市上涨与消费支出大增之间的关联度与数据拟合得相当好。美国家庭所拥有的股票(包括通过共同基金方式持有)总量大约为17万亿美元,15%的涨幅相当于家庭财富增加了2.5万亿美元。而以往财富和消费支出之间关系是财富每增加100美元能提振美元的消费支出,因此2.5万亿美元的财富增量能够增加大约1000亿美元的消费支出。

  这一数字与家庭储蓄的下降以及由此所致的消费支出相当匹配。美国家庭税后收入总数约为11.4万亿美元,储蓄率下降1个百分点意味着储蓄减少(以及消费支出相应增加)1140亿美元——这与股价上涨带来的财富增加以及消费支出增长数字非常接近。

  但所有这一切并不预示着美好的2011年。没有理由认为2011年的股市会像2010年那样牛气冲天。量化宽松将在2011年6月结束,而美联储似乎也没有在此之后继续大手笔买入美国国债的打算。

  没有了源于股市上涨的财富增加,储蓄率还会继续下降吗?消费支出还会继续以快于GDP的速度增长吗?在房地产价格继续下跌、劳动力市场继续疲软的情况下,2010年底的强劲经济增长能够在2011年推动更多的家庭和企业支出吗?而对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的人为支持是否又意味着我们将在今年看到一场资产泡沫从吹起到破灭的过程?

  当然,只有时间能检验一切。但投资者和决策者都得好好扪心自问一下这些问题。

  马丁•菲尔德斯坦是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罗纳德•里根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前国民经济研究局主席  

【作者:马丁•费尔德斯坦 】 (责任编辑:陈君)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