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少平:中国律师面临的制度风险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0年07月20日 14:31
中国目前的法律制度环境实际上是倒退的,依法治国并没有真正实现,律师缺乏言论自由,也面临律协的管制。中国最终必会走向民主法制宪政,但道路艰险

  我想从宏观角度讲一下律师执业环境或法制环境。

  第一,目前律师的制度环境或法律环境是个什么状况?我同意江平老师的观点,也同意靳丽萍女士的观点,目前中国律师执业环境或法治环境在倒退,而不是一般的倒退,倒退得很多。

  可以从几个方面来谈中国法治环境倒退的现状。

  1、原来司法改革本身的路径或方向是司法独立,现在不提了,提“三个至上”。

  2、原来改革方向应该是法官的职业化、专业化,但现在强调的是几十年前的马锡五的审判方式,到田间地头去做。

  3、原来强调司法的中立性和被动性,司法应该是被动、中立性的,现在强调的是司法的能动性,我个人认为这都是一个倒退,尽管有很激烈的,不同的争论观点,但我个人认为,强调司法的能动性就是倒退。

  4、原来强调律师协会应该是自律、自治的组织,但我们的司法部长强调现在律师要“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没有提到一个“法”字,没有提到律师应该依照《律师法》依法为当事人提供服务。

  像这些,我个人认为都是倒退。

  第二,我们执业律师是不是在一个依法治国制度环境下从事律师业务呢?我个人认为,中国律师环境或制度环境不是在依法治国制度环境下,尽管依法治国是我们强调了很多很多年,甚至把它作为治国方略来强调,但是我个人认为,我们的制度环境现在不是依法治国的环境,是依党治国,从干部的选拔任用上,我们由组织部门进行控制,我们的军队由军委系统进行绝对的领导,军队绝对服从党的领导,我们的意识形态由宣传部门系统严加控制,包括我们的司法。政法委机构领导人民法院,当然不仅是人民法院,还包括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司法行政机关。当然从法理上探讨,中国本身就没有按照司法独立的原则安排自己的司法制度,这可以从中国宪法第126条看得出来,人民法院依法行使审判权,只是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并没有说不受党的干涉,所以有它的政法委领导司法机关。这个规定不如1954年的宪法,1954年的宪法是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只服从法律,很简单,很明了,没有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干涉的表述,那么党的机关能不能有权干涉呢?没有。

  第三,这个制度环境下,律师是在一个真正言论自由表达下执业吗?我的回答同样是不是,目前因言致罪比比皆是,江平老师非常关注的刘晓波案,我可以从几百篇文章里的200多万字里挑出6篇文章,挑出674多个字认定你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前几天我碰到湖南的律师,他要对刑法里的306条律师伪证罪提出请求全国最最高人民法院进行司法解释,联名律师,据说被当地的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协给予处分了。从《立法法》角度来讲,不说律师,一个普通公民都可以提请人大对某些法律进行备案、审核,那么律师为和其关系非常密切的法条请求人民法院给予司法解释都受到处罚。因此,我们本身并不是在一个真正言论表达自由的环境下进行执业的。

  第四,我们律协是不是在自治、自律的制度下进行执业的呢?也不是,刚才张老师说了律师协会是不能信任的,律师协会不仅有的时候,我个人认为没有维护律师的合法权益,相反在帮助司法行政机关制裁律师。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讲,一个国家用他政府部门里的一个机构来管制律师,这确实在民主法制国家里比较少见,非常非常少见。

  顺便提到律师的收费问题,我个人对律师的收费规定持有否定态度,本身律师收费这种规定缺少法律方面的充分依据,违反价格法,价格法无非是三种,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市场定价,并没有充分的法律依据说律师收费是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同时律师收费标准的规定也违反世界潮流,很多国家律师收费是限制最低价,防止你恶性竞争,而不是限制你最高价。这个做法在司法实践中也很难操作,而且会使一些特别优秀的律师,比如刑事辩护律师放弃刑辩业务。

  第五,中国律师的下一步会怎样?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中国律师下一步该怎么样,当然,我仍然坚信中国必然会走向民主、法治和宪政,这是一个历史潮流,借用孙中山先生的一句话,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中国最终走向民主法制宪政任何人阻止不了,虽然道路非常曲折,非常艰险。■

  《财经》独家报道,如欲转载,请与编辑部联系。

更多关于 制度风险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