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河中的“风帆”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6月26日 21:53
《风帆》在那样的年月里,给过我无限的快乐,起到过师长的作用

  【《财经网》北京专稿/特约作者 柳萌】我家里的图书,有的是工作样书,有的是自己买的,有的是朋友送的。只有两三本书,来历比较特殊,其中就有这本《风帆》。

  《风帆》是本散文集,其作者袁鹰,是一位诗人、散文家,还是一位资深报人。年轻时就知道他的大名,更读过他不少散文作品,只是零零散散不系统。这本名为《风帆》的散文集,收入了作者50多篇精短作品,是我读到他的第一本书。

  时间应该是20世纪70年代初,那时文革还未完全结束。我从“五七干校”“回炉”出来,被分配到内蒙古集宁市,在《乌兰察布日报》社当副刊编辑。在此之前的十多年,由于政治上一直倒霉,已经没有读书的习惯,更没有读喜欢的书的条件,除了当做任务读“红宝书”,从来不想读“无用”的书,以免给自己招致麻烦。这样的日子过得倒还平安,真正让我体会到“读书无用”,知识越多越反动(越倒霉)的真谛。

  结束底层的“贱民”日子,重新到报社当了编辑,再不能那样不碰书了,就想找回原来的读书感觉。有天到报社图书馆去翻书,品种倒是不算少,只是内容比较单一,几乎都是政治类的图书,随手翻了翻就要走开。管理员就问我要找啥书,我说想看点文学图书。她知道我是副刊编辑,自然就没有更多地想,说:“你打开里边书柜的下门,那里边有些书未摆出来,看有你要用的书没有。”那时正是禁书的年月,无论是经典名著,还是后来出版的书,只要被说成有“毒”,就得立即销毁或封存。我猜想,报社藏起来的书,大概就是属于这一类的书吧。图书员以为我借书是参考,自然也就给我开了“禁”,她让我自己随便翻封存书。

  我把书柜打开一看,呵,几乎都是被“禁”的书,或者是被批判作家的书,如《约翰•克克里斯朵夫》《战争与和平》《红与黑》《红楼梦》《古文观止》《儒林外史》《家》《子夜》《三家巷》《三家村札记》等中外名著。我只是看看书名,却不敢伸手碰。当时刚调到报社不久,对图书管理员不很熟,怕万一不慎被人伤害。可是我又不甘心走开,想来想去就借了这本《风帆》。有那么多好书摆在眼前,为什么要偏偏借这本呢?首先是未集中读过袁鹰散文;其次是未见作者被批判;再其次是内容未被政治化,既不会引起管理员“警惕”,又不致伤害我的读书胃口,两全其美而且绝对保险,这就是选择《风帆》的理由。

更多关于 散文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