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汪老字纸篓中淘画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6月05日 20:20
那是一位多么优秀的作家,那是一位多么善良的老人。读他的文学作品,读他的书法绘画,你总有种安详之感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财经网》北京专稿/特约作者 柳萌】汪老,即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

  1987年春天,邵燕祥等我们一伙同游云南,作为访问团团长的燕祥兄指定我负责照顾汪老。在20多天的时间里,我和汪老朝夕相处。因为有过相同的“右派”经历,说话也就比较随便,晚上睡不着觉就闲聊。老人家的隽语妙言里,无不透着人生机智和世理,对于我这个晚辈颇有启示。后来我又曾跟汪老等一起,参加泰山、承德等地笔会,以及北京的各种文学活动,从汪老和别的文学前辈身上,学到许多做人处事的学问。特别是在我主持《小说选刊》时,包括汪老等在内的许多作家,都给予我多方面的帮助和支持。

  《小说选刊》刚刚复刊时,经济上特别困难,编辑高叶梅提出,杂志社办家书店,即使挣不了什么钱,起码可以借此扩大影响。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采纳了她的意见。书店想请名家题写匾额,我自然想到了汪老。汪老文章写得好,这是圈内人公认的。汪老的书画也好,这连圈外人都了解。凭我跟汪老的交情,我想老人家总不会拒绝。就在一天下午,我带着两瓶好白酒,跟高叶梅和司机小宫,来到汪老位于虎坊桥的新居,请老人给书店题写匾额。汪老欣然命笔书写“百草园书屋”五个大字。

  我想,既然来到了汪老家,总不能空手而归吧,得跟老人家讨幅字,可是又不便跟汪老明说,就翻弄书桌旁字纸篓。汪老看到就问:“你这是干什么啊?”我说:“看有没有您扔掉的字画,我们好捡一两幅啊。”汪老拿眼瞪了瞪我,把我的胳臂一拨弄,说:“去,要什么字,都谁要,说。”听说话的口气,老人今天情致不错,竟然如此爽快答应,我们三个人每人讨一幅,这是情理之中的事。除此而外,得寸进尺,我又用试探的口吻,给王巨才要了幅字,没想到汪老也答应了。那时,巨才刚从陕西省省委调来中国作家协会任职,汪老还无机会认识他。我私下里跟巨才接触几次,觉得他为人比较正派,对困难中的《小说选刊》非常理解,并呼吁解决办公室,令我这个当家人很感动。有次,跟巨才聊天儿,知道他是一位书法行家,作家中他最喜欢汪老的字,这次就想帮他跟汪老求一幅。我把情况跟汪老说了说,他一听遇到知音,立刻就来了精神,展纸挥毫立马书写了一幅。巨才见到很是高兴。几年后,巨才赠我一幅字。我表示感谢时,巨才还说:“我得谢谢你,当年要不是你,我还讨不到汪老字哪。”当然,这是后话了,巨才后来跟汪老认识了,再讨要字没有不详,起码我给他拿来的这幅字,算是他得到最早的汪老的字,而且有我淘字纸篓的故事。

更多关于 汪曾祺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