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书写大漠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5月15日 20:48
张光年,《黄河大合唱》词作者,原本我与他不太可能会有接触,但因为一次西北沙漠之旅,让我觉得这位文坛老人确有他可爱之处

  【《财经网》北京专稿/特约作者 柳萌】张光年即光未然,《黄河大合唱》词作者,一位老资格的诗人、评论家。我调到中国作家协会工作,他自然也就是我的老领导。在此之前,只在年轻时候,唱过他写词的歌,如《黄河大合唱》《五月的鲜花》等。

  他在中国作家协会任党组书记时,我在《新观察》杂志社当编辑组长。从两个人的职务上看就不可能有接触,更何况杂志社在作协大院外边办公,连跟这位老领导照面的机会都很少。可是关于他的从政情况,我却从文学圈听到不少。这些是是非非与己无关,我也不想介入历史陈账,听了也就算是听听故事。因为经历过无数政治运动以后,在人生大海的汹涌波涛里,生命在沉浮起落时呛了水,在观人审事方面不再盲从,更多时候更愿意相信自己的体验。我对于光年也是这样。

  1989年春夏之交,我所在的中外文化出版公司(出版社),被上级莫名其妙地撤销。从此,我便开始赋闲在家滞居,情绪自然不会像工作时那样好,所以一有机会就往外地跑,跟性情合得来的文友,参加各地的文学活动,以便缓解心头烦躁和不悦。1991年,中国作协安排作家访问西北,我们十几个来自各地的人,沿着古丝绸之路走了十多天,在苍茫大地尽情地说笑,胸膛好像也成了高天厚土,实在纯净、开阔了许多,人间的不愉快事情一时全消。我们一行人中年长者当属张光年,再其次就是江苏老作家海笑,然后就该是吴桂凤和我等四个中年人,年轻的几位有陈世旭、吕雷、刘小放、毕淑敏、徐小斌等。无论是年长或年幼者,毕竟都是耍笔杆的人,自然也就会无拘无束。

  可是,跟我们同行的张光年则不同。他是原任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当时还是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而且是位老资格的诗人和评论家,从职位、年龄、成就、资历,哪方面都会使人容易产生距离感。记得当时在火车上安排卧铺,让谁去跟光年住一起,都是推推让让地不肯去。江西作家陈世旭来迟一步,最后只好让陈世旭老弟解围。跟张光年一起接触几天以后,大家才了解他还是蛮好处的,就以对他的称谓来说吧。除了我们作协机关的几个人习惯地叫他“光年同志”,别的作家无论年龄大小,都亲切地叫他“张老”,没有一人叫他过去职衔。光年也总是乐呵呵地答应。

更多关于 张光年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