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一次大胆的改编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3月27日 21:45
张爱玲乐于玩味人生的况味。但是《倾城之恋》本就是一个大胆明亮的故事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财经网》北京专稿/特约作者 李多钰】

《倾城之恋》:张氏苍凉的高调章节

  张爱玲的小说,在影视改编中,调子一般是偏黯淡的。张爱玲的语言清冷,不是热闹的那种,用黯淡的色调来表现,倒是合适的。并且黯淡大概也刚好能够表现那是一段过去的时光;黯淡中透着奢华,大概又能表现那是一段过去的好时光。

  《红玫瑰与白玫瑰》,一架老式的电梯,男人与女人透过电梯递过来幽深的眼神;人群疏朗的电车中,男人与女人不期而遇,仍能保持着绅士淑女的闷骚。

  闷骚是老上海滩故事的主题,张爱玲用她的生花妙笔编织出了上海滩人情世态的主线,男人与女人既相互想往又相互计算,由此低回婉转起伏错落离合聚散。明治时期的日本作家尾崎红叶的名著《金色夜叉》,曾经写过日本明治时期金权主义下的男欢女爱,和张爱玲的上海应该是同一种资本主义背景。不过上海比起日本又多了一种殖民主义的气息。张爱玲虽然会不经意地体现这种背景,但是她并不会因此离开她的趣味,去展开那些时代的刀锋。她的趣味就是男女世情的趣味,乐于玩味人生的况味,书写人性的枷锁,终于只能留下苍凉的手势。所谓螺蛳壳里做道场,张爱玲之谓也,张爱玲正是在小格局下做出了极致的作家典范。

  其实张爱玲也有明亮一些的作品,《倾城之恋》就是其中最高调的一章。这是一个大胆的故事,跨越上海、香港两个当时中国的时髦之地。上海的交际舞场,香港的热带酒店,东南亚的交际花,一个冒险的男子,一个寻求人生归宿的女人,真刀真枪的战争,炮火下的废墟,从患得患失到最终的相依为命。女人的胜利,在于她勇敢地跨出了一步,从市民社会的庸常生活跨到属于自己的人生战场上。她最终收获了感情上的归宿,也收获了人生的自由。

电视剧《倾城之恋》中的白流苏,展示出了励志剧中顽强女性的坚忍面貌。
电视剧《倾城之恋》中的白流苏,展示出了励志剧中顽强女性的坚忍面貌。

  张爱玲后的作家、导演们对于《倾城之恋》并不是特别爱好,这跨出去的一步,让人有点迟疑,仿佛离海派的低回风格远了一些。并且,人们倾向于认为,白流苏最终获胜,是范柳原在非常时局下的妥协,并不是什么特别值得炫耀的胜利。人们更乐于表现《红玫瑰与白玫瑰》,男女间的得失计较,有一种暧昧的张力,便于想象或填充张爱玲式的上海。后世人就这样共同营造着一种暧昧不明精致奢华情欲弥漫的气氛,他们把这种气氛命名为张爱玲式的上海或者老上海的气氛。这种集体努力重新塑造了张爱玲笔下的上海,那些明亮的决绝的东西被选择性过滤了,留下更多的是苍凉的手势。

  王安忆获得茅盾文学奖的《长恨歌》把这种颓唐的上海式情殇推向了个人主义的极致。一个女人在各种时代都用她的那一种人生观来面对人生,最终被金钱戗杀。很有一点《金锁记》的味道。这部小说被高度评价,令我有点吃惊。总的来说,这部小说的做作味道明显,远不如《六九届初中生》。大概因为写一个上海滩的遗老女人,带了浓郁的海派味道,以至于受到追捧吧。上海滩是中国摩登生活的历史顶峰,这一顶峰至今也没有被突破。人们这样流连忘返,浑然忘记了,张爱玲的上海如果有过,也只是其中的一种。上海为何不会是另一种样貌呢?

更多关于 张爱玲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