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财经网》首页 > 新闻 > 政经 > 政经每日要闻 > 全国首例三鹿奶粉致死婴儿家属索赔百万

全国首例三鹿奶粉致死婴儿家属索赔百万

《财经》记者 陈中小路    [10-15 21:42]  

死者为五个多月大的甘肃籍婴儿,在生命存活的169个日夜,一口口吃下了致命的毒奶粉;法院方面对此诉讼尚未立案,表示要听从上级统一安排

  【《财经网》专稿/记者 陈中小路】今年5月1日,五个多月大的甘肃籍婴儿移凯旋在甘肃省兰州大学第一医院闭上了双眼。在官方统计中,他是全国第一个因三鹿奶粉死亡的孩子。四个月后,三鹿奶粉事件因媒体报道在全国引起震惊,至今全国至少三个婴儿因为食用三鹿奶粉导致死亡,上万名婴幼儿患上肾结石,风波至今仍未结束。

移凯旋生前照

  10月13日,移凯旋的父母在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赔偿各项损失逾百万元,这是全国首个提起诉讼的因三鹿奶粉致死的索赔案例。不过,和此前已经提起诉讼的其他向三鹿索赔的案件一样,截至《财经》记者发稿,移凯旋父母的诉讼尚未得到立案。法院方面的答复是,“什么时候立案要等上面的统一安排”。
 
小凯旋之死
  这起诉讼的原告移永胜、焦红芳夫妇为甘肃省甘谷县新兴镇移家村居民,2007年11月14日,他们的儿子移凯旋诞生。出生之后,移凯旋一直食用三鹿奶粉。移永胜对《财经》记者表示,当地的小孩普遍都吃这个牌子的奶粉,因为“三鹿在镇里有一个销售点”,大家都去那里买。
  今年4月下旬,灾难降临到移家。当时,移氏夫妇发现小凯旋出现小便困难,还经常因小便问题大哭不止,吃奶量也大幅减少。当时,家人都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带着小凯旋去当地医院医治,但小凯旋的病情不仅不见好转,还出现了恶化——他的肚子越来越大,基本不能排出小便。
  4月28日,移家在甘谷县医院B超检查结果显示,移凯旋“双肾体积增大,双肾积水,膀胱不充盈。”心急如焚的移氏夫妇赶紧把小凯旋送到省城的兰州大学第一医院。4月30日,小凯旋在这家医院的儿内科被诊断为“肾结石、肾功能衰竭”。随后,他因为情况越来越危急被转至该院的大外科ICU(重症监护)进行治疗,并进一步诊断为“双肾结石,双侧输尿管结石,肾功能衰竭,多器官功能衰竭。”由于病情严重,移凯旋于2008年5月1日医治无效死亡,从发病至死亡不到十天,移家上下悲痛欲绝。
  移氏夫妇在起诉状中写道,“在实在无法承受这种痛苦的情况下,移永胜把小凯旋的照片、印着小脚丫和小手印的纪念册等和小凯旋有关的一切物品都付之一炬。为了逃避痛苦,他甚至远走他乡,只身到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西安打工。而小凯旋母亲的痛苦更是远远超出文字表达范围,从儿子死后至今,她每日以泪洗面,精神恍惚,常常会从梦中哭醒,体重在短短一个月内瘦了二十多斤。还有爷爷、奶奶的身体,也在短短一个月内垮了下来。”
  不过,当时移家并不知道小凯旋为何而去。时至今年9月,三鹿奶粉事件被媒体披露,移氏夫妇在看到相关新闻后,才对儿子的病因恍然大悟。随后,甘肃省卫生厅工作人员找到移家了解情况,并带走了他家里残留的一包还没开封的奶粉。
  2008年9月15日,在甘肃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该省卫生厅副厅长王晓明宣布介绍了该省两个死亡病例的情况,移凯旋为其中之一。王晓明强调,“这两例患儿死亡是通过回顾性调查分析,确认与服用三鹿奶粉有关系。”

移凯旋吃过的奶粉袋子

  甘肃为这次毒奶粉事件的重灾区,截至2008年9月14日下午5时,甘肃省上报婴幼儿泌尿结石病例223例,均为2008年诊断病例,死亡两例。
  9月16日,国家质检总局紧急通报了在全国开展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三聚氰胺专项检查结果,22家奶制品企业生产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含有含量不同的非食品原料三聚氰胺。其中,小凯旋吃了几个月的“三鹿牌慧幼系列的婴儿配方奶粉”赫然在列。
  移家上下痛哭不已,这些新闻连续而至,不断告诉他们,在孩子活在世上的169个日夜,他们每天亲手把毒奶粉给孩子一口口喂下去,直至孩子死亡。
 
立案难
  了解真相之后,移永胜在和朋友聊天时被建议,应该找三鹿集团索赔。夫妇俩也认为,“无论如何都要给小凯旋讨个说法”。于是他们通过朋友辗转找到律师帮打这个官司。他们对律师表示,“三鹿集团丧尽天良,为了赚钱,不惜向小孩子下毒手,他们手中的每一分钱都滴着孩子的鲜血,都是拿孩子的命换来的”。
  2008年10月13日,移氏夫妇委托上海联业律师事务所董君明、沈献磊律师,向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提交了起诉书。    
  在起诉状上,移氏夫妇要求三鹿集团“公开道歉”,并支付移凯旋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住宿费、营养费、护理费、误工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共计8.984457万元;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0万元,两项共计108.984457万元。
  不过,该项诉讼和此前已在国内其他地区发生的问题奶粉索赔诉讼一样,遭遇了立案难的问题。10月15日,沈献磊律师向《财经》记者表示,尽管法院已经收下了有关材料,但未予以立案。
  沈献磊表示,在律师10月13日前往兰州中院立案庭递交材料时,其所接触的立案庭法官就表示,虽然这个案件本身是一个正常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但是由于涉及面比较广,社会影响比较大,需要向立案庭及该法院领导进行汇报。
  10月15日,该法院立案庭庭长进一步对律师表示,三鹿奶粉事件社会影响太大,而且不是一个、两个个案的问题,所以需要向上级人民法院汇报,目前不宜过早立案。而且,在甘肃因涉及的受害人比较多,兰州中院需要和上级法院沟通是否有专门的指导性意见来统一解决因三鹿奶粉引起的赔偿纠纷。
  不过,法院方面表示,此诉讼“待情势明朗后会依法处理”。由于何时立案乃至何时开庭仍渺无音讯,目前前往兰州办理诉讼事宜的律师已经赶回上海,而移氏夫妇的悲痛仍在持续。
  移永胜告诉《财经》记者,他们还要过一些日子,夫妻俩才会考虑再要一个孩子的事情。■

《财经网》既往相关报道:
“毒奶粉事件”民事赔偿举步维艰
群体赔偿:权宜与久安
三鹿集团因“问题奶粉”被诉
志愿律师团为“肾结石婴儿”索赔“支招”
专题:肾结石婴儿事件

 
编辑推荐热点文章最新点评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