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财经网》首页 > 副刊 > 周末版 > 视频 > 北京无线梦

北京无线梦

《财经》记者 楼夷 实习记者 王姗姗    [07-11 21:23]  

无线城市的初衷为“公用服务”,但技术和政策的限制却可能导致运营商的定位偏离美好初衷

  【《财经网》专稿/记者 楼夷 实习记者 王姗姗】“我们恐怕要弹尽粮绝了”。电话中,中电华通首席科学家、中国著名移动通信专家谢麟振又喜又急。
  大约两周前,由中电华通通信有限公司(下称中电华通)承建的北京“无线城市”网络宣布试运行:自6月25日到奥运会期间,泛CBD商圈、望京地区、中关村、金融街四个区域,二、三环公路沿线,都能免费上网。
  自2004年美国费城首次提出“无线城市(wireless city)”的设想,构建一个遍及城市的无线网络,让人们随时随地从网上获得价格低廉的信息服务,已成为全球许多城市追逐的梦想。美国费城、新加坡、中国台北……全球已有数百个城市投身于无线城市建设。
  借奥运契机,北京的“无线城市”一期工程就已“覆盖面积约100平方公里”,未来更计划在全城实现“无缝覆盖”,被誉为“目前国内最大规模的无线城市网络”。
  不到两周,“无线城市”的用户量之高已经超出中电华通的预计:三万台笔记本登陆网站,高峰时一万用户同时在线——这意味着巨大的运营压力:100M的带宽已经用尽,信号中断的情况接连出现,购买足够的带宽尚需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
  “无线城市”服务大众的定位和巨额的成本支出的矛盾已成为建设者无法回避的一道难题。因为缺乏有效的盈利模式,一些“无线城市”计划或流产、或惨淡经营,或转而定位高端商旅,逐渐偏离“公用事业”的初衷。
  这一次,北京的“无线城市”会重蹈覆辙,还是美梦成真?

“第五公用事业”
  无线城市,是指通过无线接入设备构建的城域网。
  上个世纪,大多数网络服务采用固定有线接入方式。直到短距离无线传输技术WIFI(英文 Wireless Fidelity的缩写)的出现,才使得无线上网成为可能。2003年,全球最大电脑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公司在其生产的笔记本电脑芯片中植入WIFI功能,大大提高了互联网接入方式的移动性能,同时也节省了安装有线接入设备的成本。
  如果将这张局域网扩大到整个城市呢?2004年,美国费城市政府首次提出“无线城市”的设想——斥资1000万美元在全市范围内搭建基于802.11b标准的WIFI固定无线城域网,为市民提供可随时随地接入且网速较快的互联网上网服务。
  北京邮电大学宋俊德教授告诉《财经》记者:“有人把‘无线接入’看成是继水、电、煤气、交通之后的第五公用事业。市政府做无线覆盖,老百姓可以不花钱或者花很少的钱上网。”
  2005年10月,负责投资兴建并管理费城无线城市的运营商Earthlink宣布,正式运营后1MB带宽的包月费用为20美元,低收入家庭可享受五折优惠,而在一些特定的公共场所还可免费使用。
  这一设想在全球数百个城市受到追捧,被视为提升城市形象和改善生活环境的公用事业。美国参与者包括芝加哥、旧金山、俄亥俄州的克里夫兰、明尼苏达州的明尼波里斯和宾西法尼亚州的匹茲堡等城市。亚洲地区,台北于2004年9月兴建无线宽频网络,目前在各行政区人口密集区,累计人口覆盖率已达90%。新加坡于2005年启动了名为“智能国家2015——Wireless@SG”的无线网络接入项目,并于2006年底完成国内全面的无线网络信号覆盖。
  
“黑马”中电华通
  负责北京无线城市运营的并非人们耳熟能详的中移动、中国网通等传统电信运营商,而是名不见经传的中电华通。该公司同时参与承建了国内第一个无线城市——上海嘉定,被业内称为“黑马”。
  中电华通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金20亿元,发起股东是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和中华通信有限责任公司。目前,公司已是我国“七大电信网络运营商之一”。其网站显示,中电华通拥有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DC租赁和全国连锁网吧经营许可证。
  事实上,中电华通早已握有29个城市的无线频段使用权和固定无线接入业务经营许可。
  2001年和2003年,信息产业部突破以往的行政分配方式,两次对3.5GHz频段地面固定无线接入系统频率进行招标。每个城市可有三家运营商。2001年,中电华通股东中华通信在全部五个城市中竞标成功。2003年中电华通再接再厉,在所有25个城市竞标成功。
  据北京邮电大学宋俊德教授介绍,中电华通的中标也有信息产业部欲促进业内竞争之意。
  不过,3.5G频段只分配了60M,每家运营商仅分到10M,而当时的无线技术MMDS并不成熟,且价格较高。据中电华通总工程师朱树荣在2007年wimax座谈会上称,2001年、2002年有时“获得利润还有信心”,而随着ADSL宽带费用的大幅下降,业务发展受到“很大的影响”。
  正因此,虽然2003年中电华通曾在武汉、重庆、青岛、南京、厦门等五个城市试点,但并未获得商业成功。
  真正的契机来自WIMAX技术的成熟和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
  
从WIFI到WIMAX
  截至目前,各地无线城市使用的技术包括WIFI、MESH WIFI以及WIMAX。其中,WIFI只是单纯采用AP上联交换机来完成无线覆盖,存在覆盖范围小,信号穿透力差、安全性不高等缺点。
  无线网状网MESH WIFI(Wireless Mesh Network)在无线Mesh中每个无线设备节点都可以发送和接收信号,可以与一个或者多个对等节点进行直接通信,大大提升了网络传输效率和稳定性。因此,台北等城市均采用了MESH WIFI技术。不过,MESH WIFI主要适用于室外热点地区的固定无线接入,真正实现全方位的无线覆盖则要靠WIMAX技术。
  WIMAX全名为微波存取全球互通(Worldwide Interoperability for Microwave Access),是基于802.16标准的无线宽带接入技术。它能够实现远距离和高速的数据通讯。其中,WIMAX816d又被称为固定宽带技术,适合固定、近视距、低用户容量的网络部署;WIMXA16e被称为移动宽带技术,适合高速移动的网络部署。
  2007年10月,WiMAX正式成为3G标准,一些城市开始采用WiMAX建设构建真正意义上的无线城市。
  技术成熟后,北京、上海、天津、武汉、杭州、深圳等地的“无线城市”计划也提上议事日程。尤其是将举办奥运会的北京,无论是为国际商旅游客服务,还是出于提高城市形象的需要,都试图发展无线宽带。2007年,在北京以“服务器托管”为主营业务的中电华通一举拿下北京和上海嘉定两大无线城市建设资格。
  不过,国内众多的无线城市并没有采用WiMAM(802.16e)技术,而是普遍使用了WiMAX(802.16d)。目前,中国政府选择了TD-SCDMA为中国的3G标准,并不扶持欧美应用的WiMAX(802.16e)技术。运营商可使用的,只有WiMAX(802.16d)所涉及的无线频段。
  中电华通副总裁郭洪涛对《财经》记者表示,中电华通采用了WIMAX+WIFI的混合组网方式。在密集城区选择了MESHWIFI加光纤;在近郊区采用WIMAX回传加WIFI;在最边远的区域,则采用直接WIMAX到户。
  郭洪涛称,这样的好处是WIMAX的广覆盖特性与MESH  WIFI的小覆盖大容量特性相结合,建设和运营成本最低,且用户可以直接用笔记本上网。
  据中电华通首席科学家谢麟振介绍,北京“无线城市”二期建设将于2009年年底完成,覆盖五环以内625平方公里的城区将建成9000个WiFi接入点和150个WiMAX基站,覆盖北京市90%的主要街道。到2010年年底,三期工程将实现北京市城乡无线宽带网络覆盖。

看上去很美
  不过,《财经》记者的实际体验发现,“无线城市”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美。
  在北京“无线城市”一期覆盖区域金融街上,记者看到每隔一百多米的路灯杆上就有一个无线接入点,顶端安插两根长短不一的天线。记者随意站在一个接入点附近打开笔记本,发现CECT-CHINACOMM的网络信号很强,能够高速上网,但不时出现网络中断。而在路边的大楼内,尽管信号看似很强,但根本无法连网。
  中电华通副总裁郭洪涛表示,目前北京“无线城市”计划的覆盖定位于“室外”环境。“室内目前上网选择比较多,室外现在没有什么选择,算是一个空白点,所以我们要先把这个补起来。”
  由于金融大街两侧未设立任何可供行人坐下休息的长椅,记者从北向南大多数时间只能举着笔记本站在马路边,举累了就只能临时找个街边的邮箱一放。如此不便利的上网环境,绝无“轻松自由”可言。
  事实上,在金融街两边的大楼里,人们很容易获得免费的无线上网服务。比如,威斯挺酒店的大厅就提供免费无线上网,北京银行大厅也摆放着三台计算机提供客户上网。在这些地方,虽然记者还是能够搜索到CECT-CHINACOMM的信号,但始终无法接入。
  运营商出于避免竞争的现实考虑选择了发展室外无线上网环境。但对于用户来说,除非为了应急,或是假日休闲的目的,究竟能有多少人愿意专门跑到某个街边公园或站在马路边儿,手端电脑甘当“城市一景”呢?
  不过,如果手持WIFI功能的PDA或者手机,便没有端着笔记本到处找地的尴尬。事实上,“无线城市”的消息一出,一些网站即推出“十大WIFI手机排行榜”。如果采用WIFI手机通话,则通话费用相当于零。VOIP电话的出现,支持WLAN网络语音终端的使用费用非常低廉,甚至可以免费使用VOWLAN电话业务。这一举措直接影响到传统移动运营商的收入,甚至会改变移动通信市场的格局。
  然而,中国大陆WIFI手机尚无法正式入网。“我们希望有更多带WIFI功能的终端产品使用‘无线城市’,在上面做什么是用户自己的选择。”郭洪涛说,“但我们现在主推的业务还是笔记本上网。”
  
谁来买单?
  “无线这端没有问题,但带宽严重不足。”中电华通首席科学家谢麟振对《财经》记者解释,尽管集中于室外,但由于金融街做了密集覆盖,无线信号的穿透力可以达到楼宇内。目前,上网人数众多(高峰时达到一万人),100M的带宽已经难以为继。
  他告诉记者,根据北京市政府“无缝覆盖”的要求,下一步将增加带宽,并在大楼窗户边安放中继器,使无线信号能够顺利到达每家每户。届时,北京城区275平方公里,即四环以内的主要小区都可以达到70%至80%的覆盖。
  谢麟振估计,“无缝覆盖”的成本将达到5亿元人民币。“如果扩展到五环以内,还需要更多投入。”
  尽管成本高昂,谢麟振强调对北京市民未来的收费是——“成本价”。同时他表示,付费结构必定是多层次的,将针对国际商旅人士和普通市民制定出“包天”、“包月”和“包年”甚至是免费接入但需强制接收广告等等各种类型的付费选择,“肯定低于ADSL”。
  市政收费和高昂成本的矛盾导致各地“无线城市”普遍陷入窘境。尤其是在实施收费后,许多城市都出现用户大量减少。一些城市转而服务高端商旅人士,但这显然偏离了市政公用的初衷。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北京宣布“无线城市”试运行前一个月,EarthLink公司宣布放弃其在费城苦心运营四年的无线城市网络。尽管在6月14日,费城宣布已找到新任运营商重新启动该计划,但由EarthLink经营下的费城的“无线城市”只积累了可怜的5034个居民和企业用户(其中908个客户在入网时还享受了优惠价)。同样,曾经提出“20万人是期望目标,志在必得的是10万人”的台北,运行两年来,全部付费用户只有4万,与当年设想相去甚远。
  “没有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北京邮电大学宋俊德指出,“无线城市”真正要发展,必须有好的产出才能带动新一轮投入。“中移动持续盈利,所以才可能不停追加投入建设基站”,但他也表示,“全世界的无线城市还没有听说过经营和发展很好的。”
  
刚性需求
  事实上,在国内“无线城市”概念背后,真正明确的业务大多为城市管理的专网服务。
  2007年9月,中电华通时任总工程师朱树荣就曾明确表示,定位于个人宽带“不现实”,“不可能那么便宜”。他表示主要定位是企业、行业用户,“特备是政府的城管和公安这样的业务都应该很多”。
  以上海嘉定区为例,其一期规划纳入了公共安全、城市管理、应急联动、公共服务等政府部门的业务。而在北京,郭洪涛也将城市管理服务视为未来三块业务中的重要一块。
  “第一,老百姓随时随地上网这一块;再一部分,国际游客;第三部分,城市管理。”郭洪涛介绍,在这三块业务中,百姓上网业务的“量还需要再观察”,而城市管理业务方面,“利用无线网络做视频监控的,也就是有监控需求的:交通、公安、应急指挥车,现在我们都有接到单。”
  尽管北京的政府部门业务尚未像上海嘉定那样明确,谢麟振却并不担心——“政府这块是刚性需求”,将为政府“量身订做、贴身服务、刚性捆绑”。
  宋俊德教授认为,为政府提供服务是中国“无线城市”盈利模式的有益探索。“中国移动就不愿意干,占频率太多了。中电华通就行,拿Mesh传,每年从政府部门收取一定费用,基站也不用政府投资来建,也不必考虑运营。”
  郭洪涛表示,虽然政府并没有直接投资“无线城市”,但已经给予了大力支持,尤其是开放路灯杆。此前电信运营商往往在电线杆上安装天线,电线杆是最重要的资源。而此次,中电华通则独享了灯杆,可以在上面悬挂接入点,并和路灯共享电源和管线。
  在试运行两周后,谢麟振也表示,需要更多政府的支援。
  “我们也没有估计到有这么多的人上网”,谢麟振说,“我们怕自己一个小公司支持不了啊。”他表示,由于带宽不足,正在向北京市信息办和奥组委申请帮助。他告诉记者,要保证有足够的带宽支持奥运的服务,还需要500万到1000万元资金。
  在台北等城市,为了增加无线城市的吸引力,推动运营商的盈利前景,已开放了基于无线网络应用的语音通话业务。当《财经》记者问及是否希望开放WIFI终端设备的话音服务时,谢麟振笑了:“我没有这个奢望”。
  他表示,期望五年内初步得到回报,但也表示盈利模式上“未知大于已知”。“我觉得中国政府是以民为本这一点,政府的力量支持,我个人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编辑推荐热点文章最新点评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