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财经网》首页 > 副刊 > 周末版 > 视频 > 踢开话剧市场之门

踢开话剧市场之门

《财经》实习记者 张翃 蔡梦洁    [06-27 22:52]  

以实验性为特征的小剧场话剧,在经过颇多曲折后,市场的形状已依稀可辨
  
  【《财经网》专稿/实习记者 张翃 蔡梦洁】“今天是我们在蜂巢剧场演出的第二场,我们还要在这里演……”6月10日,话剧《恋爱的犀牛》第102场剧终谢幕时,导演孟京辉顿了一下,对下面的观众说,“3000多场吧。”
  无论这句戏言实现与否,2008年重新上演的《恋爱的犀牛》,已经写下了中国小剧场话剧的又一个“第一”——享有一座为其专门开辟的剧场,并能在此进行常规性演出。
  《恋爱的犀牛》1999年首度在北京上演,连演40场,场场爆满,第一次让人看到了话剧的实在魅力和可能的盈利前景。
  话剧,这种舶来的艺术形式,在上世纪90年代受到了影视剧的冲击而格外落寞。尤其以实验性为特征的小剧场话剧,更是知者甚少。其时,《恋爱的犀牛》在票房上的成功,堪称一个奇迹。九年后的今天,小剧场话剧的海报在北京地铁已随处可见,人艺、东方先锋等小剧场终年无空档,话剧市场已今非昔比。
  
“破天荒”
  1999年的孟京辉并非特别的幸运,《恋爱的犀牛》的诞生亦几经曲折。
  最大的难题是资金。
  好不容易谈好的投资,在剧组成立之时又宣布撤离。当时,鲜有人知道什么是“小剧场话剧”,更没人相信这东西能挣钱。孟京辉抵押上了自己的房产,才拿到了21万元的贷款。孟京辉分四次,才把这21万用一个军用背包揣回了家。
  《恋爱的犀牛》一炮而红,在当时的青艺小剧场,一演就是40场。用中国社科院文学所话剧评论人陶子的话说,“《恋爱的犀牛》一脚踢开了实验戏剧的市场之门”。
  今天的孟京辉早已成为一个品牌,“投资商都追着找他投资”,陶子说。
  上世纪90年代初,孟京辉开始了实验戏剧的创作。这种以批判精神为核心的话剧形式,本质上是对“体制内”传统戏剧的反叛,也一直与院校存在激烈的争论。因此,他不可能依靠自己所在的中央实验话剧院,也没有像当时实验话剧的代表人物牟森那样,转向境外戏剧基金会争取资助。
  孟京辉只有“市场”这条路可走。每做一部话剧,伴随的都是千辛万苦筹集资金的过程。
  正因为孟经历了那个市场从无到有的“摸爬滚打”、饱食人间烟火,才得以在追求先锋性的同时炼就了对市场脉搏的拿捏,从而成功地将实验戏剧接入市场。“他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陶子认为。
  
北剧场往事
  《恋爱的犀牛》的成功,也让民间资本眼前一亮,看到了一个新的商业机会。一个新的工种——专职负责资金筹措、人事协调和市场推广的话剧制作人也应运而生。
  话剧制作人的首次登场是在1993年。当年,中国首部获得演出证从而进行营利性演出的实验话剧《阳台》,就是由独立制作人谭璐璐运作、孟京辉导演,实现了民间资本与国家院团的合作。
  但实验话剧的先锋性,决定了它与市场磨合的过程不会一帆风顺。事实上,《阳台》票房遭遇惨败,谭璐璐和孟京辉也再没有合作过。此外,在《恋爱的犀牛》取得巨大成功后,孟京辉接下来的两部作品《臭虫》和《关于爱情归宿的最新概念》,也没能再续票房辉煌。
  “观众需要培养,市场需要培育”,话剧界的人士作此感言。问题是:谁来为民间实验话剧提供平台?
    2001年,北京出现了第一个民营剧场。来自重庆的制作人袁鸿以私人承包的形式租下了青艺小剧场——也就是《恋爱的犀牛》首轮上演的地方——并改名北兵马司剧场(下称北剧场)。
  此后,北剧场成为了北京小剧场话剧的演出重镇。2002年到2004年,《千禧夜,我们说相声》《天上人间》《京港台小剧场戏剧展演》《2004英国戏剧舞蹈表演艺术节》等影响很大的剧目都在北剧场演出。
  低价是袁鸿的经营信条——一方面,对演出剧团实行优惠的场租,并经常举办普及戏剧的公益演出以及免费培训授课活动;另一方面,卖低价票,让学生也有能力走进剧场。2001年,袁鸿参与发起了首届大学生戏剧节,对学生免收门票;此后四年每年都坚持为大学生戏剧节提供演出场所,门票也不过10元。
  有人称袁鸿为“民间戏剧义工”,而北剧场更被话剧爱好者视为“圣地”。然而,袁鸿的“义举”导致了北剧场连年亏损,最后连租金也交不起。2005年,北剧场的五位股东决定不再续约。9月13日,袁鸿在网上发表了一篇《再见,北剧场》,宣告了北剧场的终结。
  此后,袁鸿重新回到制作人的角色上。2006年底,在他的协调下,台湾著名导演赖声川与国家话剧院合作,将代表作《暗恋桃花源》搬上大陆舞台,引起轰动。
  
工业化话剧
  2005年9月18日,北剧场演出了最后一场话剧《梵高》。差不多就在同一时候,有着七年半大型演出制作经验的关皓月,在人艺小剧场看了他的第一场话剧《新娘》。
  “一进去,我数了数大概200个座位,看看台上,制作成本连舞台……一算,我觉得这个东西是有利润可做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关皓月说,“我们干演出的人脑子里特别机械化,一聊就是场地、票价、总产值……”
  凭着商业直觉,关皓月决定尝试运作话剧演出,并在成立了“戏逍堂戏剧工坊”。
  一开始,他也遇到了筹资的难题。“都不搭理”,关皓月说,一部预算只有二十几万的小剧场话剧,大部分人都认为“赚不了多少,还可能赔”。
  “后来我经过长时间的思考,突然蹦出了一个想法:做十部戏的预算,也就是三百万的投入。”关皓月说。在他递给投资商的策划书中,他突出了一个概念——“话剧工业”。
  与以往争取投资的创作者不同,关皓月以商人的视角看话剧制作。从市场定位、推广、营销、以及每部戏的预算编制,关都有清晰的想法和明确的规划,并最终拿到了钱。
  关皓月对观众群的定位是25-35岁。从首部戏《到现在都没想好》到最近的《你问我恨你有多深》,戏逍堂的大部分话剧都取材于都市年轻人的爱情生活,伴以大量的搞笑情节。
  “人可以不吃饭,但必须谈恋爱。”关皓月说,谈恋爱会有各种情感的收获,而话剧能带给人很强烈的感触。事实证明,这种风格赢得了市场,戏逍堂票房成绩斐然。
  不过,宣传推广才是戏逍堂最大的强项。
  “2005年,我第一次在三环路上看到了话剧的广告牌,把我吓了一跳。”看到戏逍堂的话剧《自我感觉良好》和房地产的广告并排而立,那种惊诧的感觉至今让陶子难忘。
  过去小剧场话剧基本只靠圈中或媒体人士口耳相传。但戏逍堂凭借挂靠广告公司的资源优势,通过东三环的路牌等方式在更为广泛的渠道进行造势。
  2006年,戏逍堂还与“北京文艺广播·娱乐调频”合作推出话剧,进一步贯彻其低成本进行大造势的思路。
  “他们打开了这个关节点,把话剧一下子推向了大众。”陶子说。
  据关皓月介绍,三年来,戏逍堂已制作了16部话剧,营业额超过2500万元,演出场次1500场。
  关皓月已经开始打造戏逍堂“戏剧连锁店”,北京、上海、天津都有了戏逍堂的“分舵”,今年还计划进入江苏、哈尔滨、广西、广东等地市场。稍微本地化处理一下,就可以将一部北京戏逍堂创作的话剧迅速复制到上海——比如把“灯市口”改成“静安寺”。
  关皓月告诉《财经》记者,他正在争取第一笔风险投资,目标是在两年内达到7000万元的营业额,甚至构想把戏逍堂上市。
  
争议
  在戏逍堂不断地自我营销过程中,对戏逍堂话剧的质量一直批评不断。
  2006年6月,有媒体报道称戏逍堂的成绩超过了国家话剧院等国有院团在同类领域的作为。国家话剧院制作人李东第一个站出来,指戏逍堂话剧品味低下、质量低劣。李东说,“我们专业的戏剧人就好像是个做药的工程师,我们还在那儿辛辛苦苦搞研发呢,人家那边儿假药就满天飞了,把真货的市场全抢没了。”
  李东认为,戏逍堂之所以比人艺、国家话剧院等专业院团“赚钱”,是因为他们的编剧随便、舞美设计简陋、演员不专业,所以成本低廉。
  曾任人艺小剧场经理、现在经营着东方先锋剧场的傅维伯则一方面肯定戏逍堂,认为这种商业上的突破同样是一种“先锋”,另一方面也直言不讳地告诫:如果不提高质量,今后一定会“死亡”。
  对于外界的种种批评,关皓月表示自己只关心观众坐在剧场里爱不爱戏。“如果他不爱看,那我马上改,如果他爱看,那我继续”。
  关皓月说,未来,他并不打算改变戏逍堂现在这种以搞笑、言情为主的风格;同时要进行“多元化”,尝试科幻、惊悚的题材。2008年2月,戏逍堂开始在首都剧场对面固定的大广告牌上,用“招聘导演、编剧、演员,年薪12万”这样的语句高调招兵买马。
  实际上,近年来涌现出许多颇具市场影响力的民间戏剧制作团体,都与戏逍堂路数相似。
  2003年开始演出的贺岁话剧“开心麻花”系列,也是以娱乐大众为核心,走搞笑路线。剧组在接受央视网站采访时,执笔编剧熊原说“不介意专业人士用‘恶心’来形容麻花”,导演邵泽辉则称自己“不会去挑观众,只有观众来挑我们”。
  从戏逍堂出来单干的雷子乐成立的“雷子乐笑工厂”,把“就是让你笑”定为宗旨,为都市人群制作“减压话剧”。
  在评价戏逍堂的话剧“还是太薄”的同时,陶子认为,戏逍堂的话剧虽然玩闹,但在《有多少爱可以胡来》等一些剧中,也表现出了一些难能可贵的艺术突破。对此,需要通过评论界的批评、媒体界的言论等舆论的力量来引导戏逍堂,使其发展成为对话剧界的有益刺激。
  在陶子看来,戏逍堂不只通过“工业化”密集生产的大量作品,培养了观众走进剧场看话剧的习惯,也吸引了各类资本的投资。
  如此一来,那些在创作上非常出色、但在商业运作上没有经验的创作者,也可能得到资金的支持。比如“开心麻花”系列的投资方北京自由元素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已开始扶持在大学生戏剧节中涌现出的优秀青年创作者。
  “我也巴不得有一百个戏逍堂,比现在的戏逍堂做得更好。”回到独立制作人身份、继续为话剧推广而努力的袁鸿,用这样一种方式回应了对“戏逍堂现象”的看法。■
  

 
编辑推荐热点文章最新点评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