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财经网》首页 > 副刊 > 周末版 > 视频 > “播客”,中国式生存

“播客”,中国式生存

《财经》实习记者 王姗姗 记者 楼夷    [06-20 23:01]  

尽管脱胎于美国的podcast,中国的播客以及播客网站却走着一条与众不同的发展道路

  【《财经网》专稿/实习记者 王姗姗 记者 楼夷】播客还在,但是“播客天下”已经消失了。
  今年5月,波普网在首页发布启事,称“关闭互联网视听业务,并依法退出播客行业”。
  波普网,曾名“播客天下”,是国内首批播客网站之一,以音频节目分享为主,在早期网络音频制作者中颇具影响力。
  波普网诞生于2005年。其时,Youtube已在全球掀起热潮,国内音频视频网站纷纷亮相,包括波普网、土豆网、优酷和六间房等,高峰时曾达到 300多家。由英文“podcast”音译而来的“播客”一词也随之诞生,特指那些自制音视频节目,并发布到网络上与人共享的人。
  三年后的今天,国内的播客人数已是当年的数倍,但音视频分享网站却存者寥寥。在惨烈的竞争以及成本、版权争议、政府管制等多重压力下,大多数网站不得不以关闭收场,只剩下土豆网、酷六、优酷等数家规模较大的网站。
  事实上,尽管脱胎于美国的“podcast”,中国的播客和播客网站走的却是一条与众不同的发展道路。
  在“podcast”的发源地美国,用户可以通过苹果公司的iTune store订阅下载免费的podcast至电脑或移动终端,如iPod和iPhone,播客产品的运营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盈收模式。
  而中国的播客是否也存在同样的商业价值?国外播客盈收模式是否对中国具有借鉴、甚至被复制的可能性?目前国内的播客和相关网站正在苦苦探寻答案。

中国式播客
  2005年,23岁的东东枪(网名),可以算是一位国内“播客”概念的先行者。
  2005年冬天,赋闲在家的东东枪某日早上突然灵光一闪,想试着做小一段录音节目。制作录音的 工程并不复杂——“中午的时候打开电脑写了点思路,下午两三点找了话筒就开始录,然后用音频软件再加工一下,五点钟的时候节目就做好了。也就四五小时。”
  东东枪给这段录音节目起了一个乍听有些费解的名字——“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按照他的设计,“六里庄”为大唐盛世年间国都长安城郊外的一个村庄,他扮演的李有鬼,身份是六里庄的地保,也是整个节目中的核心人物。
  搞怪风格的“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很快就形成了系列,每期节目20多分钟,包括《新闻乱播》《庸俗歌曲大点播》《李有鬼故事馆》等,用方言播报,以新闻形式漫谈社会怪现像,显示了制作者过人的搞笑天赋,与人们平日听到的传统视听节目相比泾渭分明。
  “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充满草根精神的音频节目一经在网上推出便大受欢迎。东东枪的个人网站高峰时期的日点击(PV)可达到七八千,转载者更不计其数。

从podcast到播客
  尽管被称为“中国知名播客”,但东东枪认为自己和播客没太大关系。“美国的podcast是要有一个iTune Store的账户,然后你上传到那里,供大家订阅下载到iPod收听。我们不是”。
  这正是podcast的定义,即:自制音视频——上传到iTune Store或其他网站——以RSS方式订阅下载到iPod或iPhone等移动终端。
  事实上,“podcast”一词定义可以在苹果公司的官方网站上找到——“播客就是一种可通过RSS技术从网上订阅下载到移动终端上观赏的剧集性质的视频或音频节目。”这其中有两个关键点——“RSS订阅技术”和“剧集性质的节目”。
  “我觉得在国内,播客实际上是以用户为中心的视频分享的形式和平台。用户自己来组织和制作内容,并与别人来分享。”凤凰新媒体流媒体中心总监黄晓燕给出了自己的播客定义,这与podcast的定义显然相去甚远。
  视频分享网站酷六网董事长李善友则在向《财经》记者介绍酷六为用户提供的各项服务时也坦言:“我们没有订阅,没有下载。只允许在线观看。”

媒体缺席
  中国播客和美国podcast的重要区别之一,在于中国播客完全以个人为主,基本上没有专业媒体和其他机构或组织的参与。
  东东枪与他的“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当属国内第一代播客的典型:个人的创作意愿付之于门槛不高的录音制作流程,在网络上周期性推出原创音频节目,并建 立起独立的节目官方网站作为节目发布平台。彼时的播客,“创作热情”成为主导播客命运的因素。而这种非盈利性的个人化创作模式,也成为导致草根播客“短 命”的原因。
  因为“觉得不好玩了”,尽管听众甚多,东东枪于2006年10月宣布“六里庄人民广播电台”关门大吉。用东东枪的话说,“我无须向公众负责”。于是, 当时间走到2008年,出于各种各样的个人原因,当年被网友们如数家珍的著名音频播客,如反波、笑骂江湖、老罗语录都已停播很久。
  podcast,制作者不局限于个人,包括电视台、报纸、电台等专业媒体,各大教育机构、企业、政府部门和非政府组织均有参与。从iTune Store的podcast 热门排行榜可以看到,最受欢迎的节目均出自专业媒体制作,包括电视台和电台等。媒体对podcast的参与度之所以很高,是由于新媒体的挑战令美国传统媒 体普遍遭遇受众和广告双下降的窘境,podcast被认为是一个良好的媒体品牌推广平台。而众多专业媒体的高质量节目,也令podcast的用户规模和传 播影响力都越来越扩大。
  “我们不是不能参与,而是目前这个市场还不成熟。”凤凰网流媒体负责人黄晓燕告诉《财经》记者,凤凰网曾经和多家视频播放器生产商比如长虹、爱国者探讨合作可能性,表示愿为这些移动终端平台提供免费的视频节目,但均因播放器市场本身拓展缓慢而作罢。
  酷六网董事长李善友也表示,由于以手机为主的移动终端设备在目前的发展还远不充分,订阅和下载被证明只是一个边缘服务,视频分享网站与手机电视一类的合作还“没到时候”。“现在的移动终端,谁有iPhone的8G、16G的内存啊?”李善友说。
  
两种盈利模式

  与podcast以iPod或者iPhone等移动终端为传播渠道不同,中国播客的平台是视频分享网站。它无需借助移动终端,人们只要在线观看,就可以分享自制的音频视频节目。
  由此,两者的盈利模式也不相同。
  Podcast,是由大量专业媒体和组织机构提供内容,iTune Store提供渠道。对于媒体和机构来说,这是惠而不费的推广平台。而对于苹果公司,podcast免费订阅将用户和iPhone、iPod紧紧绑在了一起,并逐步培养了用户付费音乐下载的习惯。
  苹果模式在美国进展顺利。2005年6月,苹果公司开始在itune store软件中添加podcast订阅平台。首批就提供了超过3000个播客订阅信息。苹果公司CEO乔布斯(Steve Jobs)宣称,“借助iTune平台的推广,苹果将奠定在podcast领域的主流地位。”苹果的意图是想将iTune Store发展成为最大的podcast订阅名录提供平台,而IPod在全球的热销无疑为苹果实现这一宏图大志奠定了坚实的硬件基础。
  不过,苹果模式在中国迄今为止还处在无人问津的局面。中国的创业者素以超强的复制国外先进盈利模式著称,但为何对在全球市场大放异彩的苹果模式表现出冷淡?
  “中国的互联网音视频盗版太严重了,中国网民已经有太多的选择。”凤凰网的黄晓燕说。
  “中国人都在不花钱听歌”。原波普网总裁王肖柏更直接。言下之意,苹果靠podcast的火红带动音视频付费收听的盈收思路在中国行不通。
  谈到中国视频分享网站的盈利模式,李善友介绍说:“视频分享网站实际上希望成为一种‘视频播客媒体’,即通过播客产生内容,变成视频媒体。而作为媒体,网站的盈利模式还是以广告为主。”

视频新政影响
  2007年底,国家广电总局与信息产业部联合出台了《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明确提出“从事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应当依照本规定取得广播电影 电视主管部门颁发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而该许可证的申请人必须是“具备法人资格,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
  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王肖柏详述了波普网在过去三个月内在“政府监管”方面遭遇的冲击——
  “看到‘国资令’就知道大事不妙,开始找出路了。4月份确定关闭,5月初广电总局口头和书面通知我们,称违反规定,不关闭就要‘依法严惩’。”
  “视频新政”的一个结果是,以波普网为代表,早期在视频分享井喷式发展阶段中所建立的尚未形成规模的网站,纷纷关闭,只留下少数几个规模较大、管理较成熟者。
  近日,国家广电总局在其官方网站上首次公布了已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247家持证机构名单。其中以“国字头”为主,电视台、电台和报社、出版社均成为获得牌照最多的机构。
  李善友认为,鉴于“视频分享”背后承担的巨大成本压力,传统媒体进入互联网视频行业后,将不太可能瓜分现在的视频分享市场,他们的主要产品方向应是对 原有报道内容的多媒体补充。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字头单位入驻网络视频领域,对于像酷六这样的视频分享网站来说,只是增加了合作伙伴。

假如iPhone进入中国
  在种种关于中国播客未来的探讨中,一个不可或缺的变量就是iPhone。正是iPhone为人们带来了革命性的视听体验,podcast的发展因此有了硬件基础。
  2007年6月亮相的iPhone在2008年第一季度就已销售了600万部。苹果预计,2008年iPhone的销量将达到1000万部。
  目前,iPhone尚未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尽管此前苹果就iPhone与中国两大电信巨头——中国移动以及中国联通的合作谈判相继以失败收场,日前,苹果CEO乔布斯依然很乐观地表示,苹果的新产品3G iPhone有望在今年年底登陆中国。
  尽管iPhone没有正式进入中国,但国内很多人已经成为其用户。市场研究机构In-Stat称——“中国移动发现,截至2007年年底,大约有40万部破解的iPhone在使用其语音网络通信服务。”
  “那时候,行业一定会有很大变化的”,李善友说。
  “我们希望和iPhone合作”,凤凰网的黄晓燕则表示,凤凰新媒体今年已经着手与苹果公司接洽,探讨双方在未来的合作机会。黄晓燕对此举动的解释是:“一旦iPhone进入中国市场,用户群可能会扩展得很快,凤凰网希望借合作实现更广的覆盖。”
  这也是业内的共识,即iPhone进入中国市场后,通过与其合作,视音频网站将有机会凭借后者的用户群赢得对其发布平台的青睐。届时,播客的定义是否将被改写,播客网站的生存模式是否将发生改变?一切都有待时间给出答案。■

 
编辑推荐热点文章最新点评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