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财经网》首页 > 副刊 > 周末版 > 视频 > 涂鸦之“中国制造”

涂鸦之“中国制造”

《财经》实习记者 张瑞丹 蔡梦洁    [06-13 22:28]  

涂鸦,一种由纽约街头少年掀起的地下文化是如何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并从地下走到地上的?它的未来又在哪里?

  【《财经网》专稿/实习记者 张瑞丹 蔡梦洁】在震耳欲聋的hip-hop音乐中,一群戴着棒球帽,穿着滑板鞋,平均年龄不超过23岁的年轻人手拿各色喷漆,戴着防护面罩,在竖立的木板和白纸墙上涂写各种夸张的图样。
  这是5月12日在朝阳公园附近举行的“涂鸦大道”公益活动现场。在湖边一片宽阔的空地上,一面长达百米的白纸墙,在短短两个小时之内已经被涂成五颜六色。
  涂鸦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费城,并发展到全世界,甚至成为一种年轻人的时尚。在中国也是如此。此次参加“涂鸦大道”活动的几乎是清一色的80后——这些男孩和女孩已经有了多年涂鸦史。不过,“涂鸦大道”恐怕是他们涂得最光明正大、最爽快的一次了。
  涂鸦,一种由纽约街头少年掀起的地下文化是如何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并从地下走到地上的?它的未来又在哪里?

从费城到北京
  涂鸦最早被认为是美国费城的街头帮派用来划分势力范围的标志。上世纪70年代,纽约的街头少年爱上这种活动。很快,五彩斑斓、简单而夸张的气泡字母或三维图形“入侵”了纽约城区内大大小小的地铁车厢。
  由于当时纽约市对涂鸦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涂鸦文化得以迅速壮大,最终与说唱、DJ和街舞一起,形成了主流文化之外重要的一支亚文化。
  现在,涂鸦已深深渗入年轻人的生活,以多元化的方式出现在柏林、伦敦、哥本哈根、乃至北京。
  今年40岁的王东晟是“涂鸦大道”中资格最老的。当他还在念小学时,就已开始在学校厕所、教室的墙壁上或黑板上乱涂。不过他真正意义上的涂鸦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念大学的时候。因为抗议学校糟糕的伙食,王东晟和同学在学校——中央工艺美院的墙上涂写了——“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吃好饭,我们要吃干净的饭”。
  “效果还不错,比贴大字报好,校方也同意了,食堂(伙食)也改善了。不过,最后我们还得自己买油漆把墙刷(白)了。”王东晟笑着回忆说。
  不过,大多数涂鸦者还是出于年轻人喜欢玩和反叛的心态。此次参加“涂鸦大道”的许多团队,比如“观音”、“陶学院”和“天津不二组”等,几乎都有从小到处乱涂乱画的特质,自然也会经常被保安或者居委会的大爷大妈斥责。
  这些年轻涂鸦者从日常生活以及自己喜爱的音乐、书籍、电影中获得灵感,并画在墙上。
  来自北京的“观音”团队,就致力于将中国传统文化植入街头涂鸦。成立于2006年6月的“观音”共有八位成员,其作品灵感全部来自中国的传统文化。他们取名“观音”,指的是观音像从印度到中国的过程中由男像转为女像。
  韩国人金鑫(Kim)则借助涂鸦来表达对社会的不满。几年前的一个夜晚,金鑫在北京经过一个桥洞。桥洞下难闻的气味令他突然意识到城市平日光鲜亮丽的外表下的另一面。“我很郁闷,于是我在桥洞里画了一个人在尿尿。”
  而王东晟则自称是“红色涂鸦”派。他的作品往往反映主流文化,比如用夸张字体涂写“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不太追求很酷的东西。”王东晟说。

“地道战”和“持久战”
  然而,涂鸦作为典型的“地下文化”,一开始就和“偷偷摸摸”紧密联系。几乎每一个涂鸦者都在为两件事烦恼——哪里可以涂鸦,以及如何对付城管。
  “感觉上就是打一枪换一地,被发现赶快跑。” 今年22岁的梵凡目前就读北京农学院二年级,是涂鸦团队“淘学院”的成员。他告诉《财经》记者,去年曾经在学校发现了一幅适合涂鸦的墙壁。但是实施涂鸦的过程中,他不断被保安发现。由于“屡逃不改”,樊凡的涂鸦喷漆被没收。“那幅没写完的涂鸦至今仍留在墙壁上。”樊凡无不惋惜地说。
  据《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第四十三条,任何人不得擅自在公共场所散发、悬挂、张贴宣传品、广告,不得在建筑物、构筑物等处刻画、涂写、喷涂标语及宣传品、广告。违反规定的,责令清除,没收非法财物和违法所得,并处1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罚款。
  因为城市管理的相关规定,涂鸦作品往往难以长久保持。也因此,涂鸦史可以看作是涂鸦者和城管之间的“地道战”和“持久战”。
  “相比北方,南方的环境可能更自由些”,“观音”团队成员之一宋童述(Yumi)说。他谈起网上看到的一张广州街头照片——“照片里面,一个人在涂鸦,一辆警车停在旁边。两者相安无事,和平共处。”宋童述语气充满了羡慕。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广州由于毗邻港澳,成为全国“涂鸦文化”最发达的城市。广州越秀路高架桥下的那块不断被涂鸦,刷白,再涂,再被刷白的围墙,曾经是国内涂鸦爱好者心中的一个传奇。
  而在北京,除了798艺术区、北京服装学院等几处任由涂鸦者发挥,大多数涂鸦作品都深藏于一些难以引起注意的胡同里。

从地下到地上
  涂鸦在全球扩散的同时,自身也在发生变化。以涂鸦文化发源地费城为例,当地政府已开始致力于将被认为影响市容的涂鸦变成美化城市的壁画艺术。
  二三十年前,当地政府专门邀请艺术家,将涂鸦者组织起来,在城市的各个废弃的墙上进行壁画创作。这些壁画项目往往由市政府出资,学校承办,组织一些有兴趣的学生围绕一个主题集体创作。
  艺术家和年轻人用油漆、马赛克瓷砖及彩色玻璃等不同原料,绘制出各种壁画。至今,费城已经有近三千幅壁画作品。这些作品既反映了费城城市和各个社区的历史、文化,也让涂鸦者拥有了创作空间,被认为是一举多得的建设性做法。
  目前,国内的涂鸦爱好者还只能自己寻找和拓展空间。
  王东晟已经从业余涂鸦转而为商业涂鸦,他的作品出现在798和宋庄等艺术区的酒吧。而在圈内知名的“喷子”和“观音”,也曾应商业邀请,将“3.3”地下停车场所有的墙壁涂满。
  同时,涂鸦开始与公益活动相结合。
  位于北京海淀区人民大学南路的涂鸦墙长730米,平均高2.5米,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面积最大的一面涂鸦墙,由来自不同学校、团体的涂鸦爱好者完成。在奥运倒计时1000天的时候,这面墙被命名为“北京之墙”。
  此次,以“多点色彩,多点爱”为主题的“涂鸦大道”活动,目的是为四川地震灾区的孩子带去一份爱心。据“涂鸦大道”活动策划人安杰介绍,作品完成之日,现场将举行义卖。拍卖所得全部捐献给受灾地区作为重建家园之用。
  “观音”团队成员宋童述说,最近几年,他明显感觉到环境开放了很多。“现在可以感觉到外界越来越接受涂鸦了,政府对涂鸦的认可度也比较高,可能是因为奥运的缘故吧”,他猜测说。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到来真的会成为涂鸦走到地上的契机吗?■ 

 
编辑推荐热点文章最新点评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