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财经网》首页 > 副刊 > 周末版 > 视频 > 苏菲和“性感北京”

苏菲和“性感北京”

《财经》记者 楼夷 实习记者 王姗姗    [06-06 22:22]  
“Sexy Beijing”,一个国外独立制片人介绍中国文化的网络视频节目,其生存的关键词是中国和网络

  【《财经网》专稿/记者 楼夷 实习记者 王姗姗】“我今年30多岁了,你觉得我应该去相亲还是自由恋爱呢?”
  在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的胡同里,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国女子正在向身边的老大爷请教。她戴着一副酷似蝙蝠侠的眼镜,身穿白色黑点的短裙,背着鲜红的小坤包,手里拿着话筒。
  “我看,还是自由恋爱好啊。”老大爷思考了一下,乐呵呵地回答。
  这位美国女子名叫Anna Sophie Luwenberg,中国名字是苏菲。苏菲身为网络电视节目“Sexy Beijing”(性感北京)的主持人和制片人。这是一个探讨中国文化的系列节目,由三个人的独立制片公司完成,依靠互联网和视频分享网站播出。
  “Sexy Beijing”目前在网络上小有名气。以2006年第一期节目《双喜》为例,其在著名视频网站YouTube上的点击量达到11435,在土豆网上点击量为10083;其最高纪录为2007年夏的《北京坏男孩》,YouTube上点击量达到20万,土豆网上为42526。“Sexy Beijing”的作品还曾获评为土豆网最佳纪录片。

从“寻根”到发现北京
  苏菲的北京之旅,最初是为了“寻根”。她来自犹太人家庭。20世纪30年代,为逃避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大清洗,她的祖父带着全家,从德国逃到中国上海。几年后,祖父全家移民美国。
  出生于美国旧金山的苏菲对中国一无所知。“美国媒体关于那个时候的中国报道不是很多,互联网也才刚刚开始”,苏菲说,“我不知道中国是否有乐队,是不是有摇滚乐,中国的年轻人是怎么样的……所以我想来看看。”1996年大学毕业后,苏菲来到北京科技大学当志愿者,从事文化教育方面的工作。同时,她在一家杂志社工作。2000年,苏菲回到美国,进入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
  在纽约,苏菲不仅继续在唐人街做与中国文化相关的课题,并和她的两位老朋友重逢——Jeremy Goldkorn和Luke,他们也是她现在的合作伙伴。
  南非人Jeremy Goldkorn是以翻译中国媒体报道而知名的博客Danwei.org的创办人。Luke则是苏菲在加州读大学时期的好朋友。两个人重逢后,“我总是在谈中国,我想他也因此对中国产生了兴趣。”苏菲说。
  此时,Danwei开始尝试从媒体翻译者转型为媒体。中国网民和网络媒体的迅速发展,以及Youtube等视频分享网站的兴起,都为独立影视制作在网络的发展提供了机遇。
  2002年,Luke到了北京,和Jeremy一起筹建Danwei.tv,第一个节目是Hard Hat Show(硬帽子)。在这个有关北京变化的访谈节目中,Jeremy头戴黄色的安全帽,暗示中国飞速发展中形成的“建筑潮”。
  2006年,苏菲回到北京,加入Danwei.tv。“当我到这里的时候,我想,我可以做什么类型的节目?纪录片?音乐节目?节目里要做主持人还是只做拍摄?”朋友们还建议苏菲带上Jeremy的黄色帽子,但苏菲说“不,绝不!”
  最后,在一番争执中,专题系列节目“Sexy Beijing”诞生了——通过女主人公苏菲在北京寻找爱情的曲折经历,展现中国人的爱情和生活观。
  “Sexy Beijing”的很多地方让人联系起美国电视连续剧《欲望都市》——都以探讨爱情和男女关系为主题,主人公都是一个30多岁、穿着性感的单身女子。
  “那个时候,中国人和美国人都在看《欲望都市》”,苏菲回忆说,“有人认为我长得像杰西卡·帕克(《欲望都市》女主角凯瑞的扮演者),而我自己有很多恋爱故事,于是,我们有了这个想法——女性,爱情,这些事情都非常有趣,也是普遍关心的。”
  翻版《欲望都市》的尝试在港台和内地早已有之,如电视剧《好想谈恋爱》。“Sey Beijing”借用了《欲望都市》的引子,是一档由系列采访组成的带有新闻性质的节目。通过女主持人的采访,向外界介绍中国文化。
  于是,在类似的背景音乐下,曼哈顿的大道变成了北京的胡同,著名的布鲁克林大桥变成了天安门,公共汽车变成了街头的垃圾车,凯瑞令人眼花缭乱的高跟鞋变成了苏菲的蝴蝶形眼镜。

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采访苏菲的时候,她和伙伴们正在北京的南锣鼓巷拍摄,这一期的主题是“相亲”。
  这个主意来自中山公园。“我看到很多老人手上拿着牌子,上面有自己孩子的姓名和出生年月”,Luke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棒的Sexy Beijing的故事。
  20分钟内,苏菲采访了两位大爷、三位在美容店工作的女孩、两个搬家公司的工人、一对正在上大二的情侣,还有两个收垃圾的清洁工人。每一次,苏菲都会上前自我介绍,认真地向他们请教“到底是相亲好还是自由恋爱好”“犹太女孩应该不应该和北京人相亲”,甚至互相交流恋爱故事。
  “Sexy Beijing”的大多数采访,都是这样在大街小巷中完成的。采访的不是政府官员、商人或者写字楼里的白领,而是普通的大叔大妈。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更像是和普通人交流恋爱和生活心得。
  “我喜欢老人,老人有很多有趣的故事,他们更复杂。当然,我们也会根据选题来决定我们的采访对象,比如有一期讲希拉里的,我们就会选择女性。”苏菲介绍说,自己会采访很多人,但大部分采访最后都会舍弃。在苏菲看来,片中受访者的观点并不需要代表中国人的普遍想法。
   “我可能采访15个人,而最后只用3个人的采访。如果内容非常有趣,与众不同,我就会用。”正因为如此,“Sexy Beijing”里常常会出现大众很少听见的观点、很少看到的场景。比如,有带着层层堆砌的闪光装饰去夜总会的“bling bling”风(戴璀璨珠宝的说唱歌手一族)。这些内容常常会冲击人们对北京的传统认知。
  尽管苏菲的一些节目曾引起某些中国观众的不满,但大多数观者认为,和许多传统外国新闻媒体的报道相比,“Sexy Beijing”对中国的介绍显得更为温和,视角也更为独特。
   
“中国+网络”
  “Sexy Beijing”在自己的网站上打出了“中国第一网络电视台”的字样。“Sexy Beijing”是否真如苏菲所宣称的无从考之,但的确透露了其节目生存的两个关键词——中国和网络。
  目前,类似苏菲这样的独立制片人非常多。在享受创作自由之余,很多制片人也都会为开支发愁。“我们没有什么成本,我们都用自己的设备”,苏菲说,“惟一的成本就是时间。”
  “Sexy Beijing”主要通过Youtube和土豆网传播。网络让“Sexy Beijing”避免了高昂的播出渠道成本,无须像国际电视台和制片公司为进入中国市场而烦恼。
  苏菲告诉《财经》记者,目前,“Sexy Beijing”已经实现了收支平衡。他们使用的是自己的设备,且制作各类电视节目来赚钱以支付“Sexy Beijing”的费用。加上部分节目还出售给美国有线电视台Current TV,“我们还赚了点”,苏菲颇为自豪。
  苏菲认为,尽管国外独立制片人的环境更为成熟,但中国有更多的机会。一方面,制作成本很低,程序简便;另一方面,进入中国的外国独立制片公司还不多,“Sexy Beijing”的双语模式也能够吸引更多的中国和国际观众。
  那么,对于自称“大龄女青年”的苏菲本人,这个节目是否也会给她的爱情带来新的故事?当被问及是否会和北京人约会时,苏菲的回答非常肯定:“当然,如果他有意思,我当然会去。”■

 
编辑推荐热点文章最新点评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