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财经网》首页 > 评论 > 述评 > 珠三角产业调整启幕 两头受压

珠三角产业调整启幕 两头受压

《财经》记者 周琼    [04-02 09:07]  

若不能尽快腾出空间,可能失去承接更高级产业的机遇;而对现有落后产业施压过多,则可能造成地方产业空心化,引发基层动荡

  【《财经网》专稿/记者 周琼】4月1日,记者在广东东莞市厚街车站旁的招工信息栏前,发现铺天盖地的招工信息,而寻工者则寥寥无几。
  广东省劳动保障厅的最新统计显示,截至2月20日,广东企业节后新用工需求仅满足51.6%,尚有46.4万个职位空缺。在外省入粤务工的458万人中,90%属节前返乡老民工,新务工者仅45万人。
  尽管元宵节后返工潮仍继续向粤回流,但近年来困扰珠三角的“民工荒”问题在今年更趋严重。广州人力资源市场服务中心最新抽样调查显示,目前70%的港资企业出现用工缺口,尤以纺织、制鞋、玩具等劳动密集型企业为甚。
  香港工业总会主席陈镇仁上月中旬称,因各类成本上升,未来数个月,会有14000家内地港资企业因不堪重负而倒闭。
  “这只是开始。”东莞市委党校经济教研组组长李秋阳表示,接下来一两年人民币会继续升值、《劳动合同法》的执行压力会更大,地方政府要求产业升级的心情也会更为迫切——这意味着刚刚起步的珠三角产业调整很可能在巨大的摩擦力下接受重重挑战。
  
调整大幕开启
  东莞出口额居全国各大城市第四位,外援型经济总量占该市工业总产值的80%以上,是珠三角地区产业转移与升级中最具代表性的城市。
  2007年底以来,以鞋业、服装纺织业、玩具业、家具业等劳动密集型为主的传统产业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据东莞市政府公布的数字,2007年该市共909家企业到工商注销营业热照,另有88家企业搬迁,共涉及投资额10亿美元左右。
  据介绍,东莞市共有外资企业1.5万家,其中港资企业9000家左右,台资企业6000家左右。另有民营企业5000家左右。
  “这仅是工商登记的企业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鞋业企业主告诉《财经》记者,“以厚街的鞋厂为例,在工商登记的可能只有三四百家,但实际上有两三千家。”他认为,目前无法准确统计出有多少企业在这一轮经济周期中倒掉或迁出。
  厚街镇外经贸办主任陈锦胜亦表示,很多鞋业企业已经是负利润运行,“大家都希望撑得更久。”
  东莞茶山镇天美制衣公司负责人叶耀林向《财经》记者证实了上述看法:“市场在洗牌,看谁能熬到最后,谁就是赢家。”叶耀林的公司自2007年以来大幅提升了员工待遇,目前普通车工平均月薪为1600元以上,通过加薪以期留住技术工人。

行政意图与市场力量
  多重因素的聚集造成了这一突变:人民币升值、物价及劳动力成本上涨、农民工意识觉醒、国家出口退税及对加工贸易政策的调整、遭遇反倾销等。
  在上一轮全球经济蓬勃发展的周期中,依靠引进外资,发展外向型经济不仅缩短了中国工业化的进程,也将中国经济引上了一个新的高度。然而在美国次贷危机导致新一轮全球周期性经济衰退的当下,以东莞为代表的外向型发展模式也暴露出诸多弊端。
  不过,每一次危机也正是产业及发展模式调整的好时机。早在十年前亚洲金融危机时期,广东曾进行了一轮产业升级调整,但十年后的今天,新的阶段对发展模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惠武对《财经》记者表示,广东省政府意图通过产业转移与升级实现“一箭双雕”——通过政策引导,将劳动密集型、高耗能、技术含量弱且附加值低的产业转移至省内东西两翼等欠发达地区,带动这些地区也快速发展起来;同时,将腾出的空间用来迎接含金量更高的产业,或使留下来的产业有更多余地升级。
  在实际操作中,地方政府针对不同的企业早已推出不同的引导性措施,甚至直接从能源供应上“调控”。东莞一家电子企业的高层告诉《财经》记者,在东莞发展多年来,他们有时会根据安排被要求“限电”,但极少被“停电”;而同镇的另一家服装厂则向记者抱怨,停电是他们面临的一大困境,“基本上都是开三停四(指一周中三天送电,四天停电)”。
  “方向是好的,但可操作性不强。”针对广东省的思路,东莞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说。
  从某种角度看,东莞等地一些传统产业的关闭与迁出正为广东省政府所乐见——惟有如此方可实现“腾笼换鸟”之策,但前提是这些相对落后的产业“最好实现省内转移”。但据《财经》记者了解,目前希望成为珠三角“产业转移”承接地的地区众多,竞争十分激烈。从环保压力、劳动力及土地成本等方面看,广东的东北两翼山区优势并不明显。熟悉东莞情况的李秋阳告诉《财经》记者,从目前有限的已转移企业看,最优选的转移地并非广东省内,而是越南、湖南等地。
  此外,政府虽然对含金量高的大企业情有独钟,但这些企业也对成本敏感,且对发展空间的要求更高。据知情者透露,与深圳一样,东莞也有优质企业因发展空间及成本所限迁往外省。“这种情况还不普遍,但已经有苗头。”
  另一方面,与东莞相比,外省市的土地及劳动力成本虽相对低廉,但差距并不巨大,且承接地产业配套不足,交通不便,企业对当地政府的诚信、服务等软环境缺乏信心也使得企业不愿轻易迁走。
  最大的阻挠还在于,广东省政府关于“淘汰落后产能”的政策受到镇村一级的暗中抵制。“东莞的经济,三分之一靠村镇的集体经济。”东莞市政府一位官员说,省、市二级政府为争取税收,更愿意吸引含金量高的企业,而村镇为了解决就业、收租费及发展服务业,则更乐意留住劳动密集型企业。“目前村民的医保、社保全靠集体经济,如果政府在转型中过急,可能会引发新的社会不安定因素。”
  《财经》记者注意到,自2007年底以来,广东省政府在大会小会上均旗帜鲜明地要求进行产业升级,坚决淘汰落后产能。但在东莞,当地市领导则在大小会上均强调会与企业“共渡难关”,并邀请所有企业“就地升级”。
  珠三角的此轮转型任务极其艰巨,若不能淘汰落后产能,尽快腾出空间,则可能失去承接更高级产业的机遇;但若在产业转移中给现有“落后产业”施压过多,则可能造成地方产业空心化,影响地方的平稳发展,一旦失去利益平衡,还可能引发新的不安定因素。
  “地方政府的认识问题是这次产业升级的最大问题。”广东省政府一位官员说。
  “省里的方案暂时是没办法实现的,我们要尊重市场和规律。”东莞市政府另一位官员说。他认为从人才储备及城市吸引力等角度看,东莞暂时还不具备较强的产业升级条件。“只能一点点做。”
  据悉,今年5月后,广东省将针对珠三角产业升级出台一系列新方案。■                   

 
编辑推荐热点文章最新点评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