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项基本社会制度,如何实现系统的可持续性?作为重要的再分配制度,如何兼顾公平与效率?面对不断变化的世界,如何实现制度的不断进化?在“新常态”下,如何处理社会保障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社会保障体系如何改革,在2月25日-26日的第三届全国社会保障学术大会上,各界人士展开争鸣。

  • 华建敏 | 社保制度有八大紧迫问题

    当前,我国改革和完善社会保障制度,需要解决的最紧迫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八个方面。一是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问题。二是基本养老保险的个人账户问题。三是建立更加科学的养老金调整机制,并且要与在职职工工资的合理增长机制相协调。四是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整合问题。城乡医疗保险制度怎么合理整合,使得医保制度更加公平、更有效率?五是低保制度和扶贫制度的有效衔接问题。六是养老服务的社会化问题,包括养老护理保险的试点。七是社会保障领域的法制完善问题。八是社会保险基金的安全与保值增值问题。[详细]

  • 尹中卿 | 社保制度改革要与供给侧改革同步推进

    社会保障基金作为社会保障制度的物质基础,不断探索基金的保值增值,是社会保障风险管理的重要内容。所以,截止去年底,包括职工五项保险,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城镇居民医保基金,新农合基金结余超过5万余元而已。现在90%以上只能存在银行。据有关数据,2007年到2013年,基金平均收益率2.2%,贬值严重。现在已有养老金进行投资经营,算是开了一个好头。防范基金贬值的风险尤为重要,我们要以养老金投资运营为契机,积极探索社会保障基金投资管理体制改革,推进基金投资运营的市场化、多元化和社会化,进一步拓宽社会保障的基金投资渠道,实现社会保障基金的保值增值。[详细]

  • 张世平 | 尽快将应对人口老龄化提升为基本国策

    我国人口老龄化形势非常严峻,根据最新统计,2016年我国60岁以上的老人是2.3亿,占总人口16.7%,2053年将达到4.87亿的峰值。老年人口爆发式增长,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社会保障体系,特别是养老保障体系带来了巨大冲击。国际经验表明,人口老龄化会伴随着社会保障难以为继的风险。我国老龄化也是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发展的潜在原因,2021-2030年,人口老龄化规模大、势头猛、程度高等特征,将会冲击现行的社会保障体系,影响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成为关系国计民生和国家长治久安的全局性、长期性、战略性问题。[详细]

  • 谢经荣 | 降低社保费率对企业减负作用还不明显

    社会保障是处理好国家、企业、职工当前、未来,上一代人、这一代人、下一代人的关系问题。这个关系怎么调整?可能要靠保险费率作为杠杆,不同的人不同的保险费率,不同的时期不同的保险费率。除此之外,社会保险费除了有保险功能,对交费的企业和个人都有一定的成本,它的高低会影响企业的竞争力。保险费率的高低会影响我国企业特别是制造业整体的竞争力。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企业是如何感受社保费率的。改革开放以前,实行现收现付的社会保障制度,职工和企业都不缴纳社保,改革以后,按“视同缴纳”支付当前的待遇,需要现在的单位、职工弥补,承载过去历史上的费用。应该来讲,目前的企业和职工的压力应该是很大的。[详细]

  • 胡晓义 | 信息化与社保的深度融合大有可为

    这几年大家看到在社会保险领域里确实有几件大事,比如建立城镇居民的医疗保险制度、新农保制度、城镇居民养老保险制度、医保费用直接结算、养老保险跨地区与跨保险的转移接续政策等。在制度层面大刀阔斧之际,我们观察到一个现象,越来越普及和越来越先进的信息技术有力地支撑了这样的改革和创新。目前,社会保险工作而言,绝大多数地区已跨越第一阶段,总体上处于第二阶段,正站在向第三阶段跃进的前沿上。所以,让社保的公共信息和社会市场的资源更紧密结合,这是我们应当追求的新境界,现在人社部门已掌握超过8亿多人的社保实时信息和历史数据,这是非常珍贵的资源和非常有利的基础,将成为推动引领社保事业新发展强大的支持动力。不只是社保领域,对整个服务领域,对社会经济发展都会有促进作用。[详细]

  • 郑功成 | 应从国家治理视角看待社会保障和经济发展问题

    社会保障要跟上新的就业形态。新经济增长面临着一些难以自我调节的困境。另外,社保制度自身也存在着缺陷,尽管天天喊改革,但我们的制度存在僵化的一面。比如我们1994年决定统账结合的医保模式,个人账户日益暴露出一些无法自我克服的问题,但20多年过去了,并未见废止或者及时做出政策调整。1995年确立养老保险制度时,规定缴费满15年就可以领养老金,而欧洲许多国家是40年才可以领,当年制定重大政策有当年特定的时代背景和特定的保障对象,但是几十年不动,这种僵化既影响公正,又损害制度的可持续性。所以它应该要与时俱进,有自我修复的可能。制度如果没有自我修复的功能,就会陷入僵化,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社会保障要有自我修复的功能,要成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利器,要体现中央政府的权威。只有中央政府才能考虑到统筹地区的协调发展,人民的共享发展。地方政府可以博弈,但没有创制的权力。[详细]

  • 张左己 | 去产能职工安置政策落实不到位

    积极稳妥地化解过剩产能是2016年的首要经济任务,在此过程中势必会产生一部分需要分流的职工,职工安置的工作由此而来。应当制定面向困难地区和产业的援助政策,中央增加财政奖补资金,就业创业专项资金也应向这些地区和产业倾斜,失业保险也应突破制度障碍提前发挥作用,其他的社保政策要一并跟进。更深层次的任务在于改善国有企业的用工制度。1998年时普遍推行的减员增效、职工分流在钢铁、煤炭行业没有深入展开,导致现在冗员严重,用工机制甚至倒退回计划经济时期的状态,改革时机不宜再延误。“现在的重点是坚持国企劳动用工制度的市场改革方向,不能把20年前已经初步打破的铁饭碗、大锅饭重新举起来。”[详细]

自建立以来,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在过去20多年中一直试图调整,却进展有限。人口老龄化长期存在,使制度的未来具有系统风险,在备受关注的养老和医疗领域内,一些具体的社保项目设计、发展方向、改革路径一直存在争议。

如今,社会经济环境正在发生了巨大变化:经济告别了高增速时代,财政资源不似过去充实,人力成本提升,企业对降低社保费率的呼声高涨……进一步探讨社保制度的定位,进而厘清未来的调整方向,在当下显得尤为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