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7 第2期 
分享到: 更多
牛军:必须改变期待六方会谈解决朝核问题的思路

导读朝鲜通过此举表明了,在其战略优先中六方会谈一钱不值。继续期待六方会谈的框架来解决朝鲜半岛无核化的问题,这个思路要有根本性的改变。

2003年8月27日,第一次六方会谈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 图片来源:新华社

       财经网记者 宋韶辉

       1月6日,朝鲜政府发表声明,宣布成功进行首次氢弹试验。此举引发了周边国家高度专注。韩国政府予以强烈谴责并警告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惩罚朝鲜。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称这是对日本安全的重大威胁,绝对不能容忍。中国外交部当日也发表声明表示坚决反对,坚持通过六方会谈框架解决半岛核问题。

      针对朝鲜此次核试验的影响,财经网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牛军教授。 

牛军教授表示,朝鲜此次核试验是否是氢弹尚待确认,而“朝鲜此举是为了与美国博弈、与大国进行交易”的分析也是很不可靠的。他认为,不能将朝鲜视为一个很理性的行为体,不能将朝鲜此举当做一个理性决策来分析。朝鲜具有高度不可测的“逆向行驶”的特点,这正是朝核问题的危险性所在。 

       但可以肯定的是,朝鲜核试验给东北亚地区的安全环境又一次造成了严重的消极影响。牛军教授认为,朝鲜通过此举表明了,在其战略优先中六方会谈一钱不值。继续期待六方会谈的框架来解决朝鲜半岛无核化的问题,这个思路要有根本性的改变。“不是说我们放弃六方会谈的框架就能解决问题,而是说要提出新的办法。中国作为最直接的利益攸关方之一,应该有自己新的思路。这个思路的前提判断就是:朝鲜不可能按照国际社会的期待和中国一再明确表达的立场放弃核试验。这个客观事实已经摆在这儿了。” 

       朝鲜此次核试验对中朝关系的影响,牛军教授用了一个词:“雪上加霜”。近年来中朝关系在公众心目中产生了两个大的变化。第一是对朝核问题的关切。公众越来越关切的是自身安全。不管监测是什么结果,担心是不可避免的。第二是对朝鲜核设施安全性的担心。朝鲜能否确保不出现核泄漏。 

       他认为,在中国公众中,朝鲜越来越成为一个负面国家,长此以往,中国政策不调整是不可能的。这次核试验可能会极大加速中国公众舆论和公众情绪对朝核问题的看法,中国政府在应付朝核问题上,又多了一重新的、来自内部的巨大压力。“对于中国来说,处理跟朝鲜的关系,至少开始认真思考,我们有没有别的出路,能不能完全站在中国的立场上,仔细全面地衡量一下,找到更为有效、更为机敏的办法,使朝核问题对中国的伤害逐步降低。只要开动脑筋,思想不要僵化,中国是能够找到杠杆的。” 

       牛军教授表示,中国在东北亚地区、在朝鲜半岛面临比较复杂的形势。一方面,中国在地区的战略威信受到严重的损害,外界质疑中国是否具备推动地区热点问题解决的能力;另一方面是中国的安全问题,不仅是国家安全,中朝边境居民也长期面临核试验的威胁。这是因为中国政策基于的前提判断并不清晰,受到了历史和意识形态的影响。因而必须改变那种传统的思维,认为朝鲜和中国有些方面是不可切割的。中国应当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来处理当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