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僵尸企业”?简单说,就是那些因管理不善、效益不佳、名存实亡的企业。这些企业由于种种原因,不能产生经济效益,但企业的形式还在,在无望恢复成长的情况下,依赖银行放贷或者政府支持而勉强生存。继今年两次提出抓紧处置国企中存在的“僵尸”企业之后,“僵尸”企业清算也被提上日程。消息人士表示,有关部门正在就“僵尸企业”展开摸底,摸底数据出来后就会给出清理时间表。一方面,“僵尸”企业退出成本较高,退出机制不健全;另方面,“僵尸”企业拖累经济发展,成为经过转型过程中阻力,清算“僵尸”企业势在必行。

僵尸企业清理将划定时间表 有关部门正在摸底

  我国多数产业存在集中度不高的问题,大量的“僵尸企业”长不大、死不了,靠政府补贴、银行贷款度日,这不但浪费了社会资源,而且不利于维持市场秩序。国务院常务会议特别提到,要“加快推进‘僵尸企业’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加大淘汰“僵尸企业”力度,有效化解过剩产能,这已经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项重要任务。

  例如,我国汽车行业呈现小、弱、散的特点。据统计,目前我国有各类车辆生产企业1300多家,其中汽车整车企业有171家、摩托车120家、专用车900多家、三轮汽车和低速货车135家。工信部指出,在这1000多家企业中,有一批企业多年来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产量极少甚至没有产量,生存十分困难。

  由于政府干预,大量贷款流向“僵尸企业”,而有大批优质的企业却拿不到贷款,还需要面对高额的融资成本。徐向春表示,对于“僵尸企业”,单靠市场淘汰倒逼产能出局的效果同样不佳,如山西海鑫钢铁破产,但是600万吨的产能可能通过重组恢复生产。

  下大力气完善市场体系,特别是解决政府不合理干预本该由市场去决定的问题,让“僵尸企业”早些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才能盘活资源,促进经济健康稳定运行。消息人士表示,有关部门正在就“僵尸企业”展开摸底,摸底数据出来后就会给出清理时间表,清理“僵尸企业”将与国企改革相结合。[详细]

行业现状
“A股僵尸”3年获政府输血362亿元续命
“A股僵尸”占比或高达10.8%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冯飞就在近日给出了自己的定义,“‘僵尸企业’是指长期亏损、扭亏无望但难以顺利退出的企业”。

  据此定义,在最能代表中国经济的A股市场上,可谓“僵尸云集”。

  “‘僵尸企业’这几年占整个A股的比例一直维持在10%-15%。”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指出,“每股净资产连续3年跌破1元面值、扣除非经常损益后每股收益连续3年为负数的上市公司就可被称为‘僵尸企业’”。

  按上述说法,据Wind资讯统计,沪深两市有266家公司的扣非后每股收益在近三年均为负数、有81家公司连续3年每股净资产低于1元。剔除重合的47家,沪深两市共计300家上市公司可被称为“僵尸企业”,占整个A股的10.8%。[详细]

传统行业“僵尸化”风险加剧 钢铁业首当其冲

  提到产能过剩,钢铁往往首当其冲。266家“僵尸”上市公司中,山东钢铁(600022.SH)、杭钢股份(600126.SH)、华菱钢铁(000932.SZ)等11家钢企赫然在列。对于亏损原因,钢企们均指向了“全球经济疲弱、国内宏观经济增速放缓且下行压力较大,国际、国内钢市需求持续疲弱,钢价屡创新低,而矿价基本平稳等”。

  不少钢铁企业希望通过重组、并购等进行转型升级,扭转颓势。但是中宇资讯分析师关大利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钢铁过剩产能还远未出清,言底还为时尚早。”

  除了钢铁,9大过剩行业中的“僵尸”上市公司代表还有福建水泥(600802.SH)等水泥股;煤气化(000968.SZ)等煤炭股;中国铝业(601600.SH)、东方钽业(000962.SZ)等有色股;*ST南纸、(600163.SH)、岳阳林纸(600963.SH)等造纸股;云维股份(600725.SZ)、黑化股份(600179.DH)等石化股;中国船舶(600150.SH)、中船防务(600685.SH)等船舶股。[详细]

新兴行业也面临“僵尸” 互联网金融企业陷僵尸化危险

  匹凸匹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为-6744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641万元。公司称,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下降100.00%,主要原因系报告期控股子公司荆门汉通置业有限公司销售收入减少所致。不过,这家至关重要的子公司,目前已处在了清算解散的过程中。

  需要注意的是,匹凸匹于2015年11月3日公告拟出售公司相关资产,进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而在11月21日的公告中,公司称,“荆门汉通的清算不属于公司目前正在筹划的重大资产出售。”

  但在11月24日,这项公告就出了变化。公司筹划的重组事项在11月24日被叫停。

  匹凸匹公告的反复无常、主营业务的不知所谓可以看出是“僵尸”公司的典型代表。公司称,经营战略“转型互联网金融行业,为了聚焦核心产业,加速解并清算非主营业务。”但是,这项转型目前并未看到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详细]

“僵尸企业”清理与供给侧改革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提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11月1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主持召开“十三五”《规划纲要》编制工作会议时强调,要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促进产业迈向中高端。所谓“供给侧改革”,就是强调要通过改革促进创新、提高生产效率和提高产品市场竞争力的方式来促进经济增长,而不是再靠“刺激政策”提升总需求的套路来促进经济增长。加快企业技术改造升级,化解过剩产能,尤其是淘汰僵尸企业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部分。

冉学东:供给侧改革就是淘汰僵尸企业

  腾讯特邀财经作家冉学东认为,现在高层提供给侧改革,从山水水泥的案例就很好理解。现在山水水泥的产品供给不是市场所需要的,包括其他过剩产能,这时候如果银行还是继续放贷,机构还是去买它的债券,它得到融资后,还只能生产水泥,这些水泥还是卖不掉,债务进一步扩大,市场不能出清,包袱更重。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允许其破产清算,或者让更有效率的机构介入进行重整,把劳动力、资金和其他资源投入到更有效率的地方,这样才能让经济再次焕发活力,这就是供给侧改革的要义。[详细]

王一鸣:建立僵尸企业退出机制是供给侧改革要务

  国研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表示,“我理解供给侧改革,就是让要素再流动起来,让资源从低效率领域转移高效领域,从已经过剩领域转移到更有需求的领域。”王一鸣建议,要建立一个有效的过剩产能的退出机制,特别是要能够有效地解决那些僵尸企业,“僵尸企业占用了大量的资源、劳动力、土地,甚至银行的贷款,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让要素和资源重新流动起来、重新再配置,这是很关键的一环。”[详细]

丁任重:淘汰僵尸企业 鼓励向国外输出过剩产能

  中国区域经济研究会副会长丁任重指出,就产业结构视角而言,一方面要加快服务业发展,特别需要重视新兴的生产性服务业和生活性服务业发展,继续强化服务业良好的发展趋势;另一方面,要加大产业内部结构调整力度,及时淘汰僵尸企业,鼓励向国外输出内部过剩产能,加快去库存速度;此外,在改造传统产业的同时需要加快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以弥补传统产业的萎缩。[详细]

陈金宝:供给侧改革要清理无效供给 淘汰僵尸企业

  宏观财经评论人陈金保博士认为,。“僵尸企业”的存在一方面吞噬了太多的流动性,挤占了市场信用,另一方面拖累了整个产业,造成“几个人没饭吃,大家都没饭吃”。对此,政府要主动从市场干预中退出来,要利用市场的力量强行去杠杆,让“僵尸企业”破产的破产,关门的关门,重组的重组。过剩产能不去,中国经济转型无从谈起。 供给侧改革就要清楚这类无效供给。[详细]

背景链接
国务院:加快僵尸企业重组或退出市场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1月4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用新理念统领“十三五”规划编制;部署推进工业稳增长调结构,促进企业拓市场增效益;确定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决定精简优化企业投资和高速公路审批。会议指出,加快推进“僵尸企业”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加大支持国企解决历史包袱,大力挖潜增效。[详细]

中财办:加大淘汰僵尸企业力度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强调,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要按照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这五大支柱,针对当前产能过剩问题,加大淘汰僵尸企业力度,促进产业优化重组;高度重视实体经济,着力降低成本,帮助企业保持竞争优势;化解房地产库存,促进房地产业持续发展;高度重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详细]

“僵尸企业”如何退出

  综合来看,僵尸企业不但浪费了社会资源,而且不利于维持市场秩序,拖累整体经济向好发展,并可能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尽管如此,僵尸企业一直得不到有效清除。一方面,GDP政绩考核压力,让政府对“僵尸”企业频频施以援手。从行业本身来看,僵尸企业退出机制不通畅,而且退出成本过高,易滋生工人再就业和银行坏账等风险,而且在资本市场上,僵尸企业又是个不错的壳资源,会被紧盯并进行运作。另方面,“僵尸企业”问题凸显,也与当前经济发展的大背景有关。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企业外部经营环境更加严峻,一些技术、管理等相对落后的企业难以适应新的形势,调整升级跟不上市场变化而陷入困境。此外,一些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导致产品价格持续下降,企业效益下滑,加上市场机制不健全,仍存在一些体制机制障碍,导致“僵尸企业”难以依据市场规则顺利退出。为促进中国经济健康运行,僵尸企业的清退既要迈开步子,又要走稳,要让“僵尸”企业稳妥退出。

重霾背后:大量高污染僵尸企业难抑增产冲动

  12月1日,从北京到河南,从山西到山东,华北平原再度陷入持续的重污染天气,除了冬季燃煤取暖增加外,与各地工业仍在加快生产不无关系。

  即使全国工业增速持续放缓,也并未影响河北等北京周边地区加快钢铁等高耗能行业生产的步伐,甚至是一些深度亏损的“僵尸企业”也仍未熄火。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10月钢铁行业利润同比下降了68.3%,但是1-10月全国钢材产量却增长了1%。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10月钢铁行业利润同比下降了68.3%。其余的煤炭行业开采同期利润下降了62.1%,黑色金属(铁矿石)利润下降了43.2%,有色采矿业利润下降了19.7%。但是1-10月全国钢材产量为93430万吨,增长了1%。[详细]

工信部副部长:处置“僵尸企业”要多重组少破产

  “僵尸企业”可以通过市场化兼并重组和依法破产两条途径进行处置,依法破产又分为重整、和解、破产清算3种具体形式。处置“僵尸企业”要多重组、少破产,并确保社会稳定。上述几种处置方式,我国在制度设计上都有考虑,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面临一些困难和问题,尚未形成完善的退出机制。

  一是兼并重组及破产过程中,存在职工安置难、债务负担重、历史遗留问题多等问题,增加了兼并重组及破产的成本,阻碍了“僵尸企业”退出。

  二是部分地方政府出于保就业、保稳定的考虑,银行等债权人担心破产导致呆账变坏账,干扰企业正常破产退出。

  三是我国的《破产法》为适应市场经济发展,虽已经过数次修改完善,但还有些规定较为原则,需要进一步明晰和细化。

  四是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很多行业预期不明朗,企业融资困难,导致企业实施兼并重组的意愿不足。[详细]

马光远:“僵尸企业”不除,经济风险难免

  下决心清理“僵尸企业”,既是中国经济优化资源配置的关键,也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实现中国经济“供给端”的真正升级。如果下决心破除地方政府和部门的干扰,按照市场的法则让“僵尸企业”出局,产业竞争的思维就会发生质的飞跃。在企业的供给端,企业和政府将不再以规模和低端来追求华而不实的GDP,而是会转向高端和有竞争力的产业。一旦以改革和市场的原则让“僵尸企业”出局,这个怪象自然就会消除,银行的隐形金融风险也将大大的降低。[详细]

吴敬琏:停止对僵尸企业输血

  要停止对僵尸企业输血。现在有一些地方政府用贷款、补贴、减免税收等办法去维持一些根本无法起死回生的企业。政府不是发挥自己应当承担的社会功能,帮助解决企业停产给职工带来的困难,而是支持这类僵尸企业继续无谓地浪费社会资源,这只会增加金融风险的积累,而不会给社会带来任何助益。这也是日本政府在经济衰退中举措失当留下的一个教训。[详细]

夏斌:出清僵尸企业 降息应该一步降到位

  下决心清理“僵尸企业”,既是中国经济优化资源配置的关键,也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实现中国经济“供给端”的真正升级。如果下决心破除地方政府和部门的干扰,按照市场的法则让“僵尸企业”出局,产业竞争的思维就会发生质的飞跃。在企业的供给端,企业和政府将不再以规模和低端来追求华而不实的GDP,而是会转向高端和有竞争力的产业。一旦以改革和市场的原则让“僵尸企业”出局,这个怪象自然就会消除,银行的隐形金融风险也将大大的降低。

  对于调整和改革,夏斌建议说,首先要赶紧剥离重组地方平台的不良资产,让地方政府轻装上阵,不要再拖累他们新的投资。因此,就要打破隐形担保和刚性兑付,让矛盾暴露出来。

  其次,因为用时间换空间的压力越来越大,所以要重视大量传统产业的升级换代、收购兼并。

  最后,当前中国产能问题严重,但中国地域广阔,内部差异很大,因此应对不同地区实行区别对待的经济政策。[详细]

微博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