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发迹”之路
借势:变魔术“变”出了狱
  
传说王林8岁上峨眉山求师学艺。他自称师父深居大山,年龄已逾百岁,“别人看不到,我也不能跟别人说”。从“峨眉山”归来后,王林选择了上山下乡,1966年来到宜丰县石花尖垦殖场劳动。当年曾与王林一起共事的几位老职工称:“王林在垦殖场呆了十多年。他会变点魔术,比如变些烟、酒出来。”后来,王林因作风问题被劳教,但正是这牢狱之灾,却让他走上了气功大师的舞台。  
王林在监狱里变过“空杯来酒”,但从来没变过蛇,狱友称,那时在监狱里是可以弄到酒的。王林的出狱得益于当时风靡全国的气功热。当时各个省市甚至区县纷纷由老干部任职成立气功科学学会。而第四监狱里的“气功师”王林惊动了江西省司法部门,1987年,江西省司法厅、公安厅和南昌市气功学会联合派人到监狱测试王林。结果,王林成功表演了“隔空取钱”。  
这段测试虽已难辨真假,但几次大量宣传的“测试”让王林一举成名并出狱。  

成名:气功热中成“大师”  

王林当上了南昌市公安局的顾问,后来又被安排进了江西省行政学院。该学院建于南昌市西郊梅岭脚下,江西省委省政府专门设有梅岭读书班,读书班还曾设有气功课。从这里开始,王林也接触到了日后他巧换为资源的领导人脉。  
王林的第一幢别墅就在梅岭的方志敏烈士墓旁,独门独院。知情者称:“不知道是行政学院给他盖的,还是有关部门给了他地皮,他自己筹钱建的。”王林的第一辆车也靠了关系,那个年代买车需要指标,他的指标来自江西省司法厅。  
1992年3月,王林进京,在江西省体委一名办公室主任的陪同下,接受中央人体科学工作六人小组的测试。王林成功表演了“空杯取酒”,回江西后因当地媒体的大幅宣传而声名远播,成为家喻户晓的“大师”,到处开课堂、作报告,一时间红得发紫。  
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气功热退潮,江西的气功圈几近土崩瓦解。王林从此只在宾客中表演“空杯取酒”和“空盆取蛇”,他的公开身份变成了一名商人。  

暴富:有多个生财之道  

王林的邻居称,他去了香港和澳门一段时间,回来之后就以港商的身份回到芦溪投资。当时芦溪县最好的酒店芦溪宾馆,被其以低价收购。芦溪宾馆是芦溪县政府的对外接待酒店。王林入主后,地处湘赣边界小县城的芦溪宾馆,很快有了保龄球场,让芦溪人大开眼界。王林则拥有了悍马、劳斯莱斯等名车。  
梳理王林的暴富之路,不外乎发功治病、收拜师费、替人办事、倒卖房产和放高利贷这5个生财之道。企业家邹勇为拜王林为师,仅拜师费就花了500万,之后还被索要名车和黄金等。据邹勇称,一个官太太在王林那里治病花了近2000万。  
多位熟悉王林的萍乡老板则透露,王林的收入中,相当可观的一部分来自于放高利贷,其中包括开地下赌场放高利贷。据说,萍乡有不少老板都有赌博的嗜好,但赌博只能在王林那里赌,因为“在别处不安全,不受官方保护”。据称,萍乡一名企业家在走投无路时曾向王林借了一个多亿的高利贷,最后利息与保管费等算到一起,相当于七分息。这名企业家最高时每天要支付给王林300万元的利息。他被追债后不得不将公司的所有股份、家里的房子甚至妻子的嫁妆全部交给王林。在芦溪县,还流传着一个说法,就是县政府都曾找王林借过高利贷。(据《楚天金报》报道)

王林朋友圈
《中国人》王林大师写真,这本书版权页上写着香港海洋国际出版社出版。版权页还写着,该书从2002年到2011年共出了3版,印刷了3次。书装潢精美,镶有金边。这本有367页的书除了王林几幅半身像,几乎都是合影。写真以与高级别的官员合影为开端。有的合影是与官员相邻而坐,有的合影涉及四五个人,图说解释为在家设宴招待官员及其家眷。更多照片是王林手提“变出”的蛇,与官员合影。合影涉及一些“治病”的情景。图说写着为某官员运气治病,替某官员诊断等字样。

书中还有多幅和外国高官(多为东南亚国家)、领导人的合影。相对国内高官,这些照片的图说常常会讲述一个小故事。类似于如何治好病,如何馈赠礼物等等。
与明星之间的合影则显得更加亲密。和赵薇的合影有十几张,年度跨度很大。从照片图说来看,照片里还有赵薇的孩子、家人等。在和李湘的合影中,图说称“李湘是大师的私人秘书”。

在合影集里,有王林和影视明星李冰冰及其经纪人李雪的合影。有两张照片是李冰冰跪在王林面前叩拜。图说为“著名影视明星李冰冰小姐特意赶到大师家中拜王林大师为干爹”。

对此,李冰冰经纪人李雪表示,每个人都有朋友,她并不想具体解释和王林交往的情况。李雪表示,李冰冰妈妈身体不好,为给妈妈治病,去王林大师家中求医问药。对于治疗效果,李雪称,治病需要长期的过程,现在说治好和治不好都不够客观。


王林与弟子邹勇恩怨


“形同父子”


出生于1969年7月的邹勇,现为江西天宇燃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拥有江西省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等8个头衔和荣誉称号。

上世纪90年代,出狱后的王林回到家乡芦溪县,很快以“空盆来蛇”、“纸灰复原”、“徒手断钢筋”等绝活,成为“气功大师”。2000年前后,王林已经名满全国。


2002年,经萍乡市公安局一车管所所长姚波引荐,邹勇在萍乡宴请王林。邹勇的多位好友介绍,邹自幼痴迷武功,并练习气功。“有一次,邹勇脱了上衣,说要排排毒,他发功后很快就出汗。”邹勇的朋友说,邹勇跟王林学习气功,“更多是想利用王林的政商关系做生意;而王林,看上了邹勇的钱。”
2002年至2011年间,是邹勇和王林的“蜜月期”,邹勇的朋友说,两人“关系好得如同父子” 。
跟随王林多年的司机说,除了大量现金、黄金,邹勇在此期间还送了王林两辆车,其中一辆劳斯莱斯的车牌号为赣J90009,邹勇自己的车牌为赣J90001。“9比1大,意喻王林老大,邹勇愿永远追随。”邹勇也从王林处获得了实惠,2006年他通过王林结识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要到了一个铁道旁待拆的货场,还拿到了几条货运线。


欺骗与决裂

2009年底,正式举行拜师仪式后,王林教邹勇练习气功:打坐、用小板凳拍前胸后背等。
2011年9月前后,邹勇与前妻离婚。与此同时,邹勇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
也正是在2011年,王林和邹勇的关系决裂。“(气功)练习了两年,根本没有用。”邹勇向他的朋友抱怨。
王林曾称,2008年10月,他帮邹勇在深圳怡景花园购别墅一套,此后经邹勇委托授权,他帮邹勇把这套别墅扩建重修,共花费1700多万。2011年,王林希望邹勇还钱遭拒。

事实上,二人之间的互相欺骗一直未曾中断。
2010年底,王林卖给了邹勇100箱(12瓶/箱)假茅台酒,2011年初,再次卖给邹勇400箱假茅台酒,邹勇花费近2000万。

邹勇的多年好友说,2011年,因邹勇急需现金,将深圳别墅的房产证押在王林处,借了1000万元。当天,王林转账给邹勇。但后来,邹勇把房产本挂失并重新补办了房产证。

邹勇与王林之间还有“香港房产纠纷案”等案件,但这些案件要么等待重审、要么王林胜诉后又撤诉,没有一件有明确判决。


“搞死”对方


两人的案件久拖不决,从2012年11月起,王林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机构写信或上访,实名举报邹勇,称邹勇涉黑及涉及权钱交易。

2013年开始,邹勇开始频繁接受媒体采访,“大师”王林名声扫地,远走他乡。

跟随王林十几年的陈伟(化名)说,2013年后,他劝说王林不要再与邹勇争斗。但王林发了脾气,“你懂个屁,我搞死邹勇,就像踩死一只蚂蚁。”

熟悉王林的一位萍乡商人称,对于王林来说,他最享受在家乡芦溪县被追捧的感觉,“但媒体报道后,他有家不能回,在家乡颜面丢尽,你说他恨不恨邹勇?”


王林所涉案件

非法行医

“气功大师”王林2013年7月被曝非法行医,江西萍乡市芦溪县称成立专项调查组彻查。时隔近两年后,萍乡市卫计委表示,该市多次组织开展打击非法行医集中行动及专项整顿,未发现王林“非法行医”的有效线索和证据。


涉嫌非法持有枪支

据王林关门弟子邹勇透露,王林家中私藏枪支,曾外出打野鸬鹚。据称,王林持有的是一支5连发来复枪。2008年,王林携枪到宜丰县一个水库打野鸬鹚;2011年,曾有人目击王林在芦溪“王府”后院,持枪打鸟。

2013年8月1日,芦溪警方认为“王林非法持有枪支案”符合立案条件,决定立案侦查,办案机关为该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此后,记者曾多次致电芦溪县公安局和萍乡市公安局追问进展,但对方始终称“在调查中”。

2014年10月,王林对媒体称,“捏造说我家里有什么枪支弹药,全是断章取义,捏造事实,司法系统早就撤案了。”但在今年5月,芦溪县公安局长卢政武却否认撤销该案。

2015年7月8日,芦溪县公安局就王林涉嫌非法持有枪支案件通过官方微博第一时间作出回应,目前,王林涉嫌非法持有枪支案件证据不足。

涉嫌杀害弟子邹勇

2015年7月9日15时许,江西省萍乡市公安局安源分局接到报案称,萍乡市民邹某被身份不明人员绑架。对此,安源分局立即依法立案侦查,经缜密工作后发展,刘峰(浙江温州人)、朱礼通(江西上饶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7月14日晚,警方分别在江西、广东将刘、朱二人抓获,经初步审查,刘、朱二人对绑架、杀害邹某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警方进一步了解到,黄钰刚(广东深圳人)、王林(香港居民)涉及此案。邹某曾拜王林为师,二人关系密切。目前上述四名涉案人员均已到案,案件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王林与各界名人合影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