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是制造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

  迄今为止,中国制造的核心竞争力,仍然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特征的体现,即规模化和低成本,而这相当程度上又是被动承接的结果——上世纪末发达国家掀起新一轮全球化高潮,中国积极加入WTO,从而顺利承接发达国家中低端制造业的大规模转移。

  但另一方面,新工业革命毕竟刚刚拉开帷幕,先行者的领先优势有限,按腾讯创始人马化腾的说法,这是一场“起跑线上的较量”,在这场较量中,我们有大量“弯道超车”的机会,也有被“弯道反超”的风险。

  客观而言,中国的工业基础已经相当雄厚,更有全世界最大的市场和勤奋比例最高的人民,还有举世闻名的强政府,而且这个政府正在日益厘清自己的功能定位。

  因此,虽然不能盲目乐观,但我们也有理由预期,中国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有可能重复消费互联网的一幕,最终成为第一方阵中的执牛耳者。[详细]

大佬观点
  • 马化腾:“互联网+”是弯道超车的历史性机遇

    在局部方面,“互联网+”甚至出现了虚炒概念的情况。今天,在“互联网+”的起跑线面前,不但我们互联网行业从业者,各行各业乃至整个国家,都需要把握难得的机遇窗口,做出至关重要的反应。

  • 张瑞敏:“互联网+”就是水乳交融

    如果能够做到去中心化、去中介化,那么你是水,互联网是乳,“互联网+”就是水乳交融。做不到,“互联网+”就是水加油,油漂在水面闪闪发光,但最终水还是水,油还是油。

  • 陈黎明:“互联网+”的误区与正途

    未来三年的发展,将会决定未来十年的国家竞争力,“互联网+”是一场艰苦卓绝的国家竞争力长跑,把数据驱动的工业互联网当作未来的国家基础设施工程,毫不为过。

  • 郭为:我所理解的“互联网+”

    以“互联网+”为突破口,必然会推动中国的技术和产业创新,也会为建立共享共治的新型国家治理体系,创造新的技术平台。

  • 张玉卓:神华“互联网+”探索

    神华的“互联网+”行动计划,是要把内部各种资源和能力通过互联网释放出来,吸引、引领社会资源进一步组合、聚合,实现清洁能源技术、产能、基础设施的社会共享和转型提升。

  • 王玉锁:互联网能源代表未来

    互联网一共三个接口,人际互联、家庭互联和工业企业之间的互联。BAT已经把人际互联做到极致了。第二个接口是家庭,小米、海尔和TCL正千方百计地想通过卖电器进入家庭,新奥也有自己的方式,就是用泛能网连接千家万户。

背景新闻

  第一步:力争用十年时间,迈入制造强国行列。

  第二步:到2035年,我国制造业整体达到世界制造强国阵营中等水平。

  第三步: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制造业大国地位更加巩固,综合实力进入世界制造强国前列。

  在美国,VC们已经开始大举投资产业互联网领域。云存储服务商Dropbox今年初完成了新一轮2.5亿美元融资,公司估值达100亿美元,而2013年,它的销售额为20亿美元,仅是公司估值的五分之一。另一家为企业客户提供基于云内容管理系统的公司Box,去年1月获1亿美元融资,估值约为20亿美元,是该公司年收的11倍。

  但是对于中国的VC们而言,他们更愿意投资消费互联网领域的项目。一位VC将产业互联网比做骨头,而把消费互联网比做骨头上的肉。“难啃的总要留在最后”,这名VC说,公司在今年投资了两家产业互联网公司,但都集中在云存储领域,对于生产制造端和销售端的企业服务提供商项目,基金的态度是重点观察,谨慎投资。

  在工业4.0时代,每一个工厂都应有一套智能系统,它首先能够通过传感器,对机器运作数据进行采集,并加以分析,从而实时地了解工厂的运作情况;其次,能够通过执行器对机器运作进行控制;此外,还能对消费者行为数据进行分析,对产品从设计到销售的全生命周期,进行最优化的管理。

  与此同时,对于机器生产者来说,他们的消费者是各个工厂。因此,他们需要采集机器的使用数据,从而更好地了解机器被使用的情况,以便安排自己的机器维护服务,并对机器的设计进行改善。

  工业数据的采集,将催生新的商业模式,逐渐打破工厂边界,促进资产流动,在全社会范围内优化资源配置。 这些看起来枯燥的事情,在工业4.0时代都将内化成智能数据,变得可见、可调节。

官方定调

  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多次提到了关于互联网产业的发展。 提出,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

  全面推进“三网”融合,加快建设光纤网络,大幅提升宽带网络速率,发展物流快递,把以互联网为载体、线上线下互动的新兴消费搞得红红火火。

  着力培育新的增长点,促进服务业加快发展,支持发展移动互联网、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详细]

  他说,“互联网+”未知远大于已知,未来空间无限。每一点探索积水成渊,势必深刻影响重塑传统产业行业格局。

  中国经济要长期保持中高速,必须迈向中高端,须加速推进“中国制造2025”。总理鼓励他们要走在全国前列。。

  要顺应“互联网+”的发展趋势,以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为主线,重点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农业机械装备10大领域,强化工业基础能力,提高工艺水平和产品质量,推进智能制造、绿色制造。

  最近互联网上流行的一个词叫“风口”,我想站在“互联网+”的风口上顺势而为,会使中国经济飞起来。不过我也想到今天是“3·15”,是保护消费者权益日,不管是网上还是网下的实体店,都要讲究诚信,保证质量,维护消费者的权益

企业案例

  服务号连接了企业和顾客,是企业服务窗口;企业号连接了企业和员工,是企业管理平台;订阅号作为企业号和服务号的媒介,是企业营销出口。“互联网+”的急先锋微信正在改变越来越多的企业,但这还远远没有结束。

  

  在张小龙有限的几次公开露面中,每次被问到“微信是什么”?他总是习惯地反问,“你觉得微信是什么?”这既是一个回答,也是对自己的提问。

  

  现在他恐怕依然不能就这个问题给出答案。所以,人们的质疑也就不会停止:一个问世五年的产品,一个拥有5亿用户的产品,为什么迟迟不明确部署自己的商业化?

  

  然而,微信根本没有考虑过如何让自己盈利,这是他们反复强调的一点。在2014年之前,他们曾试图通过游戏和基于本地的微支付来作为商业化探索的主要方向,但微信很快发现,遵循现有的成熟的商业路径会限制想象力。因此,从订阅号和服务号开始,他们最大限度地摒除通过人为规划来决定微信的走向。[详细]

  目前在海尔,像巨商汇这样创立于海尔之内、发展于海尔之外的内部创业公司有200多个,他们称之为“小微公司”。

  

  与事业部制相比,小微公司具有更加独立的运作空间和反应速度,并且其开放性要远大于事业部制。

  

  但从管理角度来说,灵活性与可控度是相悖的,特别是当成熟的小微脱离海尔发展成平台之后,海尔会不会陷入“失控”状态?

  

  海尔正在把自己变成一个凯文·凯利笔下的分布式组织,张瑞敏认为要适应互联网时代就必须完成这一转型,他相信分布式发展比中控式发展更能让海尔实现第二次高速成长。[详细]

  几年来,华为的手机业务从低端到中端再到高端,一路进阶,缩短着与三星、苹果的差距。而华为品牌也从幕后走到台前,为普通消费者所耳熟能详。

  

  一位国产手机厂商高层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华为荣耀是借鉴小米互联网手机模式最成功的手机,他认为,华为手机已经基本完成了互联网转型。

  

  在小米模式被广泛复制的行业背景之下,华为手机已开始新的方向矫正。华为认识到,小米模式虽然有效解决了用户体验和销量问题,但无法实现苹果、三星那样的利润率。

  

  在此前的一个内部会议上,任正非曾强调,华为今天是一个硬件公司,未来也还会是硬件为主。“转型太快,华为未必能承担得了。”[详细]

  回顾这两年,万达电商的方向、理念、创意经过无数碰撞,团队换了好几批,最后让王健林点头的,就是互联网先跟万达自己的产业结合,增加线下体验感,让用户和商家黏性更大。之于以后如何利用这些资源,他还没想清楚。

  

  王健林一直想做金融。一方面,对于地产行业,资金输血极为关键,而万达的负债高企、对资金的渴求与日俱增;另一方面,万达已经登陆资本市场,从重资产走向金融、文化等轻资产,是提升其估值的关键。

  

  而此类金融服务,也是万达电商O2O增加客户黏性之后的重要变现渠道之一。

  

  与此同时,万达电商和快钱都在开发理财产品,并为这些产品将来的流通和变现开拓渠道,本质上,这是采用众筹方式为万达广场融资,万达正在全力为自己的资产负债表瘦身。[详细]

  2004年,在中国化工集团天华化工机械及自动化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600579.SH,下称天华院)销售设备的郑建国发现,客户在使用阳极保护浓硫酸设备出故障时,只要双方连接上调制解调器,他就可坐在兰州的办公室里获得设备数据,帮助用户远程解决问题。2009年,已是公司中层的郑建国又给每台设备植入SIM卡芯片,实现了天华院监控终端、客户监控终端、客户工程师与天华院工程师的无线互联。

  

  中国化工集团旗下蓝星公司所属的单位北京化工机械有限公司(下称蓝星北化机)总经理王建军“拷贝”天华院的这套“物联网”体系,并针对自身特点开发出了氯碱装置电解界区远程智能化整体解决方案(BITS),成为集团内部“制造业智能化服务”的实践者。氯碱设备竞争异常激烈,智能服务化成为蓝星北化机的重要卖点。

  

  中国化工集团正在朝着这一方向努力:将物联网与电子商务相结合,从而成就化工产品与设备的个性化设计、采购、制造、销售以及售后的远程监控、预警和维护,实现全产品链的闭环运行。这一目标目前尚显遥远,从资金到人才储备均是瓶颈。[详细]

  车享网是第一家整车企业的自有电商平台,但上汽集团能够容忍车享网亏多久,是一柄悬在它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更深层次的“互联网+”逻辑是,希冀通过自建电商平台实现上下游供应商及终端客户之间的互联互通,这是全流程的互联网化中的重要一方面。上汽希望把此前4S店占据的客流导入到整车厂,将汽车行业惯有的B2C转变成C2B,用户的反馈信息不但到达购车和售后环节,还能反向启发前端的研发环节。

  

  上汽能否做到这一点?先天的国企身份既是优势也是劣势,在外界和同行们眼里,是否具备电商基因是上汽需要思考的首要问题。[详细]

  最古老的汽车企业——福特汽车近年来科技范十足,在那些科技公司大显身手的舞台上,福特会发现通常只有他们一家传统车企。

  

  事实上他们享受这样的另类。当你在比尔·福特面前说福特已经成为一家新潮的科技公司时,他会补充,“我们即使在硅谷也很具竞争力,我们时刻跟进最新的技术创新。”

  

  现在看来,福特的互联网产品有自动驾驶、车载智能系统等,甚至他们的目光已经超越了普通汽车公司的范畴,智慧交通、智能城市也出现在了它们的试验项目中。

  

  没有人拒绝汽车公司做互联网产品,但会有人质疑汽车公司的互联网基因。“你们做的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产品,你们做的和谷歌苹果它们有差别吗?两者有无融合的可能?”[详细]

  澳大利亚珀斯市,力拓集团远程营运中心。

  

  中心顶端巨大超长的屏幕上,红绿黄等各种灯光不停闪烁,展示着15座矿山、4个港口和24条铁路之间铁矿石运输流程的各种进度。仿佛置身科幻大片。

  

  但真正的皮尔巴拉矿区,远在1500公里之外。矿山上各种庞大机械的一举一动,包括无人驾驶机械,都在珀斯控制室内200多名调度员的鼠标控制之下。

  

  这个先进的“未来矿山”项目,始于2008年。该项目并不仅仅与某一座矿山相关,而是关系到如何在力拓所有的业务中创造未来价值。其领先之处在于,通过与研究机构和大学合作,把研究成果转化为商业价值,通过领先的技术在矿业生产和运营方面实现跨越式发展,从而增强力拓的竞争优势。[详细]

  

  

落地“互联网+”

  “互联网+”行动计划将重点促进以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现代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等的融合创新,发展壮大新兴业态,打造新的产业增长点,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环境,为产业智能化提供支撑,增强新的经济发展动力,促进国民经济提质增效升级。

  这一定义的关键词是生产要素配置、现代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到目前为止,中国的互联网更多地反映了消费者驱动的形态。随着互联网更深入地渗透各个行业,更大的互联网浪潮已经酝酿成熟。

  一场数字革命正呼之欲出。麦肯锡预计数字显示,考虑到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和各行业的运用程度,预计2013年至2025年,互联网将帮助中国提升GDP增长率0.3个-1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在未来的十几年中,互联网将有可能贡献7%到22%的中国GDP增长。

  “互联网+”画了一个圈,这个圈越画越大,它一端连着各种消费场景,提供各种生活服务,一端连着各种生产场景,提供各种生产服务。未来,消费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将融会贯通,O2O的实践也会从服务业企业,深入到工业制造企业。

  但只有自上而下的政策倡导,和自下而上的企业实践做到无缝连接、良性互动,“互联网+”才能从时髦概念和美好愿景,变成推动创新创业和产业升级的滚滚洪流。[详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