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4日,沈阳的出租车司机用暂时停运的方式表达了对滴滴专车和快的专车争抢生意、取消燃油附加费的不满。
  随后,包括北京、济南、广州等多地方均表态称,专车接客将按黑车查处。在多地将专车认定为违法时,交通部却对专车软件的积极作用予以肯定,但指出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专车”经营。
  事件持续发酵,也因此引发了各界对专车是否属于违法、如何规范化,甚至是出租车行业背后多年的垄断业态该如何打破。

事件进程
官方表态
北京:非出租车用叫车软件拉活属“黑车”
北京将严查非出租运营车辆利用“专车”叫车软件参与租赁运营。2014年以来共查处借助网络平台和手机软件从事非法运营的黑车47辆。组织没有出租车运营资质的车辆参与出租运营全部属于违法。[详细]

上海:滴滴专车是黑车 不和私家车签约合作
上海市交通委副主任杨小溪表示,滴滴专车是黑车,营运不合法。[详细]

广州:各类"专车"都涉非法营运 将试点约租车服务
广州市交委正式宣布将各类互联网“专车”归为“私租车”,指出其涉嫌非法营运。市交委方面同时表示,广州将在国内率先推行约租车服务试点。[详细]

济南:叫停“专车” 拉客将按“黑车”查处
预约出租车须经行政许可,且需接入电召平台。出租汽车行业是一个需要行政许可的行业,通过打车软件叫来的专车没有获取相应许可,则应被认定为非法营运,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黑车”。[详细]

交通运输部:鼓励创新但禁止私家车参与“专车”经营
各类“专车”软件公司应当遵循运输市场规则,承担应尽责任,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详细]

辽宁:拟逐步实现出租车无“份子钱”运营
“市、县人民政府应当明确本辖区既有出租汽车运营服务经营权发展目标以及政策措施,逐步实现出租汽车运营服务经营权无偿有限期使用。”[详细]

各界声音
人民日报:是取消出租车公司暴利模式的时候了
由于事实上的垄断,出租车行业发展极为畸形:出租车数量长期不增加,形成、加剧打车难;公司长期靠高额的“份子钱”坐收渔利、一本万利,而出租车司机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盈利大部分缴了份子钱,权益缺乏保障。[详细]

央广网:以“约谈”限制打车软件是典型计划经济思维
互联网的发展已经经过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本来用来保证出租车行业正常运营的法律现在来看已经成为“垄断”的“保护伞”。[详细]

新华网:出租车业改革,向垄断还是向“专车”下刀
”目前出租车整体行业结构不合理,其经营方式已使整个行业在司机、乘客的多方指责下坐在‘火山口’上,面临不得不改的境地。司机压力太大,乘客难以享受到优质服务,必然催生新兴业态。”[详细]

新京报:为什么不对份子钱动刀
出租车司机罢工停运,指向的是不合理的“份子钱”及专车服务对出租车营运的利益分摊。为了满足出租车司机的利益诉求单纯地把有关费用转嫁到乘客身上,注定也不能长久。[详细]

律师:政府查处黑车不能无视既得利益垄断遏制创新
政府如果无视既得利益的暴利垄断,单方面遏制满足消费需求的创新模式,这种管理思路需要反思。[详细]

司机:剥削太厉害了 我们都算苦命人啊
”我以前每个月好歹能挣个七八千的,现在撑死了四五千。工作整整12个钟头。“[详细]
微言
拓展阅读
出租车公司借司机资金起家 再做大做强
出租车行业真正的大发展,始于1990年代初期。由于地方政府出台的出租车管理制度遵循传统思维定式,偏好公有制,实行“准入歧视”,因此,那些私人出租车企业,被迫戴上了一顶顶国有或集体企业“红帽子”,而出租司机则自己购车或被迫变相购车,再将营运关系“挂靠”[1]在“红帽子”出租车公司名下,并每月向公司交纳管理费,然后自主运营。[详细]

出租车“公司化—承包经营”
在现行出租车制度没有根本性改革的情况下,出租司机的生存状况不会因为出租车公司经营模式的转变而出现好转,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他们的收入水平和生存状况持续恶化![详细]

出租车公司存在的必要性问题
在经济效率和经济功能方面,现有出租车公司的存在都缺乏必要性,它对于我们的经济体系来说,并没有实际的经济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出租车公司仅凭“出租车特许经营权”坐收“车份钱”,“寄生”性质非常明显。[详细]

出租车数量控制的危害
在政府实行出租车数量控制的条件下,上述“个体+协会”的出租车经营模式能够正常运行吗?现实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详细]
小调查

上海、北京均明确,“易道用车”、“滴滴专车”等的“专车”就是黑车,并将查处。沈阳司机罢运,也对“专车”不满。党报则连续呼吁出租车管理制度改革。

1. 您认为“专车”是黑车吗?
2. 您是否曾经使用过打车软件?
3. 您是否使用过打车软件的“专车”服务?
4. 您赞同政府取缔打车软件的“专车”服务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