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主席尚福林首次提出,下一步将推进银行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此次监管层明确表态,意味着银行业的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正式破题。对商业银行而言,进行混合所有制改制本身就是对现代银行制度的一种完善与提升。

    “混合所有制的推进,一方面是‘引资’,另一方面是‘引制’,就是引导各类资本参与共同治理,改善银行的公司治理结构,改变银行国有股‘一股独大’的局面,提高银行业的管理水平。”

    在利率市场化加快、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以及中国经济深刻转型的背景下,中国银行业需要在体制机制上进一步改革,以改革适应市场化发展要求,而推动银行混合所有制是重要实现手段。

新一轮银行改革方向如何“混”

截至2014年一季度,上市16家A股银行前十大A股股东为4类, 一是国家机构直接控股,例如汇金、财政部或社保直接持有并控制的工行、建行、农行、中行、交行;二是,国家股东的企业集团控股,例如招商、光大、华夏、中信银行;三是地方政府控股,例如浦发、兴业、南京、宁波和北京银行;四是民营股东控股,例如民生和平安银行。持股的国家机构主体目前主要包括财政部、社保和中央汇金。然而,财政部容易被诟病为“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其对于财税、坏账核销、会计处理等问题的规定都会对于银行形成重大的影响。

对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设想,交通银行行长牛锡明曾展望:“要完善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高管层的公司治理,形成董事会与管理层相对独立运作、互相制衡的机制,让董事会在战略管理、高管人员管理、薪酬管理和业务风险管理中发挥主要作用。”

混合所有制改革有助激发金融活力

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液,金融创新是推动整个经济改革的动力。长期以来,不断有人呼吁成立专门的金融国资委,以便推进金融体制深化改革,管理体量庞大、关系到经济运转命脉的金融机构。

从银行业自身改革角度看,交通银行作为国有银行的第五大行、股份制银行中的龙头老大,表内外资产余额高达7.688万亿元,如此庞大的体量注定此次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深远影响;交通银行也是五大行之中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银行,形成了国有资本、社会资本和海外资本共同参与的股权结构,在股权结构上实现了均衡化与多元化,具备了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基本特质。所以,将交通银行作为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试点,不会造成国有资产大规模流失。

事实上,中国银行业目前的格局仍是国有商业银行独领风骚,资本份额占比高居不下。虽然近年来政府鼓励民间资本、战略投资者和外资进入,使得银行业的活力大大增强,但是几大行的地位短期内仍难以动摇。

银行业改革能向交行学什么

目前五大行中,交行的股权结构比较有优势,并且交行也引入了外资,初步具备了混合所有制的特征。

交行的股权结构,适宜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股份制银行和五大行比体量太小,民营银行经营模式也是有限牌照。整个银行业改革肯定是大行做导向性最强,能够显示整个银行改革的决心,意义更大。交行股权结构一开始就分散,外资行汇丰占比大,本身就在非国有控股这件事情上走得比其他行远一点,有这方面经验。长期来看,也并没影响到银行的经营性质,相对来讲风险小。

完善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高管层的公司治理,形成董事会与管理层相对独立运作、互相制衡的机制,让董事会在战略管理、高管人员管理、薪酬管理和业务风险管理中发挥主要作用

下一个开展混合所有制的银行会是哪一家?

目前,有包括中行、农行、浦发在内的几家上市银行在准备优先股方案。一名熟悉内情的资深券商投行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按照他多年经验,像交行这种混合所有制改革这么大的案例,“一定有十几家投行围着转”。

工商银行,前三大股东分别为汇金公司和财政部、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35.33%、35.09%、24.48%。其中汇金和财政部为国资背景,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是境外法人(H股)

农业银行,前四大股东分别为汇金、财政部、香港中央结算代理人有限公司、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分别持股40.28%、39.21%、9.04%、3.02%。

中国银行,前两大股东为中央汇金、香港中央结算,各持股67.72%和29.21%。建设银行,五大股东为汇金、香港中央结算、淡马锡、国家电网、宝钢集团,分别持股57.03%、29.04%、7.15%、1.14%、0.93%。

学者观点

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1股权继续多元化,适当降低国有持股比例,让给非国有或民营主体;2通过股权优化治理结构,因为即使一些民营资本持有银行股份,但在例如董事任命、银行经营决策等治理问题上没有发言权,而这些治理问题也不是由市场运作决定的;3)通过股改建立现代企业的基本制度,如股权激励。
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未来行业应探索建立高管和员工股权激励机制,建立高管长期持股计划和员工持股计划,可对高管奖励股份。这样有助于银行落实自主经营权,让银行真正成为经营决策和承担责任的主体。
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建议大型银行进一步放开国内民营资本的限制,出售国有银行股权,“把现有持股比例60%~80%这个区间减持到50%~60%这个区间,减持后,增发给中国优秀的大型民营企业。”
中国银行外部监事梅兴保——虽然国有大型银行从股权形式上均为国有股、外资股、民营资本组成的混合所有制,但国有股独大的问题仍然突出,真正的混合所有制的运行机制尚需做实。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李佩珈——银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后,国有商业银行依旧会坚持国有控股,这会涉及到隐形保险问题,对个人存款保护来说,国有商业银行内在的信誉机制不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因此对普通客户不会有大影响。
平安证券——1为上市银行带来新的业务机会,降低委託─代理问题的负面影响;2)引入员工持股、高管股权激励等方案──有助于协调员工考核和公司长期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