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和我身边的亲人、朋友、包括我前男友王某,都不是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我本人也不认识任何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因为自己的虚荣心,犯下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导致红十字会这几年名誉受损这么严重,现在说对不起都不足以来表达我的歉意。”

这个年仅23岁的女孩,将中国红十字会这个百年招牌推进了舆论漩涡,进而引发慈善信任危机。她3年前搅动的舆论风暴至今余波未尽。然而真相大白之后,红十字会路在何方?

    警方查明,郭美美嗜赌成性,先后60余次往返澳门、香港及周边国家赌博。2012年底,郭美美在澳门赌场认识了一名外籍职业德州扑克赌徒康某某,很快发展为情人关系并在北京同居。

    2013年2月,郭美美与康某某策划在北京开设赌场,由其生活助理吕某某出面,在朝阳区北京公馆西塔楼以月租1.9万元的价格租下一套房屋用于设赌。随后,郭美美及康某某购置了赌桌、筹码、POS机。

以“商演”为名从事性交易

     郭美美还向警方供认,她签约南方某演艺公司,公司安排她每年不少于50次的“夜场商演”,每次支付报酬5万元,这是其主要收入来源。但警方核查,郭美美所谓的“商演”其实不足20场,更多的却是借“商演”为名从事性交易。

     2013年7月,在收取对方5万元人民币定金后,郭美美按约定从北京飞往广东,在某酒店与揭阳一男子见面,又收了30万元港币后,与其发生了性关系。郭美美回到北京后,该男子又汇给她11万元人民币。

      “今天借着这样一个机会,我就想去澄清,把真相说出来,还红会一个清白,跟红会深深地说一声真的很对不起,非常对不起。

       跟老百姓也是要说对不起,对那些得不到救助的人,更是对不起、对不起……”     说到此处,郭美美流着泪,埋下了头。

     在郭美美案尘埃落定后,中国红十字会郑重声明:“中国红十字会已走过110年的风雨历程,在新形势下将不断改革创新和发展,在品牌管理、信息公开、规范化管理、能力建设等方面不断改进和完善;继续恪守国际红十字运动七项基本原则。衷心希望社会公众继续支持和参与中国红十字事业。”

    “昭通地震的死难人数已经超过300,这个夏夜里,这个黑色的数字很可能还会继续增加。无数人正在为救援行动彻夜奋战,这个时候,时间真的就是生命。难道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更重要、更揪心、更值得我们全身心投入的吗?所以,从这一刻起,请忘记她,把有限的精力和资源全部转向灾区。”

2011年8月

“红会事件”之后不到两个月,郭美美推出了自己的最新单曲《叮当Girl》。当月,郭美美到八里庄派出所报案,称自己以及家人遭到陌生人的短信骚扰和上门骚扰,网友斥其为自己的单曲炒作。

2012年9月

郭美美在微博晒自戴的泰国佛像,声称“我戴的是和张柏芝、郭德纲同款的崇迪佛大模”,并在微博中称心有所属,很幸福,上传大量火辣自拍照,并声称价格昂贵,非诚勿扰。

2013年4月

众多明星都卷入海天盛筵的淫乱派对漩涡中,其中郭美美也被曝勾搭富二代遭拒。4月6日,郭美美通过微博回应“我压根看不上”,否认自己参加海天盛筵,并不忘再次“炫富”。但之后有消息称,郭美美将参演电影版“海天盛宴”,遭网友疯狂吐槽。

2013年5月

网上疯传一张郭美美晒自己卡上余额的图,手机短信截图,显示余额竟为5137869875.00元,图中的郭美美脚踩价值一万七的鱼鳞水晶鞋,使用价值20万的手机。但随后郭美美对此进行否认。

2013年12月

由郭美美自筹资金拍摄并主演的电影《我是郭美美》在深圳开拍。这部电影不但详述了她和“干爹”王军以及南非籍男友CO的两段“恋情”,还有床戏,甚至还包括了与红会的事,只不过在电影中,红会被换成了另外一家境外慈善机构。

2014年4月

澳门一家欠债网站发布消息,称郭美美欠下了2.6亿元的巨额赌债至今还没有清还。此后又有消息称,郭美美找到了新靠山,替其还清了近半欠款。这两则消息,后被证实都是虚构的假新闻。

你认为郭美美道歉能拯救红会危机吗?
  • 33%
  • 55%
  • 11%
投票 投票成功,感谢您的参与

在美国,按照法律规定,慈善组织都享有税收优惠,因此每年也需要仔细向政府汇报经营情况,不能开展注册范围以外的商业活动,有责任接受第三方的监督。

通常,监督委员会最少要有5名成员,由公开招聘产生,需要保证成员和所监管的组织不能有任何资金借贷关系。慈善机构的财务报表每年要接受独立会计师的审计;当进行某项公益事业时,组织管理者本人或家属是否会受益;怎样处理员工举报的不正当行为;聘任主要领导人的方法和过程是否全面公开;是否有向监管委员会成员支付劳务报酬等,许多看似很小的细节都需要向政府汇报清楚。而且这些资料要完全对社会公开,任何人都有权查阅。

除了政府的监管以外,还有很多独立的评级机构能起到监督作用。“慈善导航(Charity-Navigator)”是美国最大的专门给慈善组织评级的网站,也是一家靠社会捐助建立的非盈利机构。它们评估着美国5500家以上最大的慈善基金,并在网站上刊登调查报告。例如登出10家公众评价最高的机构,也会登出10家评级最低但CEO工资最高的组织。

郭美美事件后,慈善机构的信任危机可谓达到了顶峰,然而, 过去三年,对于中红博爱,对于郭美美,红会的调查可谓没有一点进展。至今为止,除了澄清郭美美与红十字会没有联系外,红会没有公布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和调查进展。

今日凌晨,红会对郭美美的道歉回应称,此刻请忘记郭美美 把精力和资源转向灾区。那么,把精力和资源转向灾区,就能换回公众的信任吗?

公益组织在中国,发展到了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似乎谁做慈善,谁就离不开丑闻的风暴眼。这一方面源于中国《慈善法》的缺失,另一方面,监管缺位,慈善机构不透明,使得公众对慈善机构的信任很容易崩塌。

多数慈善公益组织,包括红会在内,都有官办背景。目前我国社会组织在注册和管理上都有着浓厚的政府管制色彩。由行政权力强制进行慈善,由政府来监管政府机构,不仅有极大可能潜藏着灰色的利益输送地带,想实现腐败的自反也显得更加不现实。难怪公众总有一种怕机构借“慈善”之名捞钱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