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上海地铁9号线惊现猥琐男事件再一次将人肉搜索这个词推向大众,由2001年猫扑网延生的人肉搜索引擎不可否认的成为了众网民舆论平台、监督的武器,是侧面展现人民团结的不可逆趋势。但是,人肉搜索到底应不应该?它与个人隐私权、公众知情权、舆论监督权的关系应该怎样判定?又该怎么处理平衡?依旧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上海地铁色狼事件

2014年630日,一段“地铁9号线男子摸女生大腿”的视频在网上盛传,轨道公交部获悉后随即展开调查,该男子也即刻遭到网友人肉搜索。76号被骚扰的当事女乘客已来到上海轨道交通总队报案。王姓男子否认骚扰行为,解释称“睡觉不小心碰到的”,网友们对这一解释并不买账。事件持续发酵中,多名网友公布人肉出的“地铁咸猪手”色狼王某某及其妻女照片、电话、住址、单位等各类具体信息。


该事件引起多家外媒关注报道,当事人所属公司声明严惩,当事人宣布辞职,并表示接受教训。然而网友媒体声讨依旧,王某家庭骚扰不断,正常生活也意不复存在。

    
    南方都市报微博报道以《上海地铁“摸腿男”被拘:当天喝了些酒 求网友勿骚扰家人》为题,表明了些许立场。央视新闻则发表《上海“咸猪手”男子被拘留》,提醒说“夏季出行,女性乘客提高防范意识,遇到侵害要及时报警或向人求助!”

何为人肉搜索?

    人肉搜索引擎之所以以“人肉”命名,是因为它与百度、Google等利用机器搜索技术不同,它更多的利用人工参与来提纯搜索引擎提供的信息。实际上就是通过其他人来搜索自己搜不到的东西,与知识搜索的概念差不多,但更强调搜索过程的互动。搜索引擎也有可能对一些问题不能进行解答,当用户的疑问在搜索引擎中不能得到解答时,就会试图通过其他几种渠道来找到答案,或者通过人与人的沟通交流寻求答案。

    
    人肉搜索的起源是“猫扑网”——类似于“百度知道”一类的提问回答网站。一人提问,八方回应,以众网民的力量追查某些事情或人物的真相与隐私,并把这些细节曝光。

人肉搜索事件梳理

    2001年陈自瑶事件

    2001年,一网民在猫扑网贴出一张美女照片,吹嘘该女子为自己女朋友云云,随即有网友鉴定出此女真实身份为微软第一美女并贴出了她的大部分个人资料。这起微软陈自瑶事件开创了人肉搜索先例,诞生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被人们称为“人肉搜索”的互联网搜索行动。


    2005年陈易事件

2005年,陈易以ID“卖身救母”在天涯杂谈发贴《希望好心人可以救救我妈妈,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该贴一出即迅速成为焦点,引起网上轰动捐助。几天后,该事件被ID名为“蓝恋儿”的网友揭发。陈易并未正面回应质疑,随后遭到多网友调查,其个人资料、私人信件等也在网上蔓延。网友一致对其持否定态度,忽略一切声明。质疑已转为讨伐,并已超过事件本身直指陈易私人生活,陈母去世后,陈易办理了休学手续。


    2006年虐猫事件

    2006年,网民“碎玻璃渣子”在网上公布的一组虐猫视频截图引起了轩然大波,网上网下群情激奋,响起一片声讨指责声,网友们纷纷对图中女子展开人肉搜索。在一网民爆料下,网友历时六天基本确定了虐猫事件三个嫌疑人,效率之高堪比警方。该名女子及其所在单位都备受关注,后该单位对此女子进行了相关处分。此次事件在人肉搜索发展进程中被认为具有里程碑的作用。


    2006年铜须门事件

    2006年,一个网名为“锋刃彻骨寒”的网友发帖自爆,称其妻在玩《魔兽世界》期间与其公会会长“铜须”(一名在读大学生)在游戏中长期相处发生感情并有过一夜情行为。矛头直指铜须,网络上下对铜须的声讨一时间占据了舆论主流。事态不断升级,当事人已无法控制局面,铜须的真实姓名、籍贯、出生日期等信息被张贴在网上,甚至累直其所在院校的校长。最后在央视的参与下,事件才一步步得到平息。


    2007年死亡博客事件

    2007年,31岁的北京白领姜岩从远洋天地24楼的家中跳楼自杀,声讨她的丈夫和“第三者”,并在自杀那天开放了她生命倒计时前两个月的心路历程——“死亡博客”。死亡博客很快引起了网友强烈关注,网友们人肉出其丈夫王菲和“第三者”东方的详尽信息,甚至双方家人也没有幸免。当事人生活受到巨大影响,不但双双丢了工作,还被人在家门口写满了标语。王菲父母的住宅也被人多次骚扰,门口被贴满诬陷恐吓的标语。此事最终成为当年网络第一大公共事件,这次“讨伐”也最终演变成一场“网络暴力案”。王菲最后不堪其扰,将大旗网、天涯社区等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成为人肉搜索诉讼第一案。


    2008年“Die豹”事件

    2008年,汶川地震后不久,一名叫“Die豹”的网友因发表“为什么不来的更猛烈一些,死的人不够多”等感想出言不慎留人话柄,后多次做出解释。之后在与“马甲帮”的冲突中,被马甲帮以此为由做出攻击,并发出多次人肉搜索。不久,她的真实姓名、生日、身高、血型、邮箱、QQMSN、中学、大学等详尽真实资料被公布。“Die”表示,学校接到对她的投诉电话,她妈妈也常接到骚扰恐吓电话。最终于520日被提出休学建议办理休学。


    2009年晕机女事件

    2009年,一个名为“shirley”的90后女网友突然走红网络,起源于她在豆瓣网上写的一篇《诶!真该买个私人飞机》日志。随后该日志被迅速转发,并被网友称为“晕机女”。她的空间、私人博客、校内IDMSN等信息也被网友人肉公布出来。不少网友涌入其博客和相册,指责她PS自己的照片,留下了不少攻击性语言。这对“Shirley”本人造成了精神损害,导致其不敢随意外出,其父母也打算送她出国读书,希望能平息此事。


    2010年警服男事件

    2010年,吉林省长春市红旗街附近一超市门前,一着警用棉服男子因驾车刮碰到一中年妇女,双方发生口角,“警服男”和其妻子对中年妇女及其女儿大打出手,并口出狂言。其嚣张气焰引起公愤,市民围堵砸车并要求“警服男”下车道歉,在围困三个多小时候,“警服男”与其妻被警察“救走”。网友随即对“警服男”展开人肉,公布了其学历工作地点、父亲和结婚照等信息,但与警方调查结果不符。


    2010年我爸是李刚事件

    河北传媒学院2008届播音主持专业学生李启铭,在河北大学新校区生活区醉酒驾车,导致一死一伤。媒体报道称李启铭口出狂言有本事你告去,我爸是李刚 但是据当地人讲,当时的实际情况是河北大学保卫处处长曾经和李刚及李启铭一起吃过饭,对李启铭有些印象。在肇事现场,保卫处处长问李启铭是不是李刚的儿子,李启铭回答“是,我爸是李刚”。李刚迅速遭到人肉搜索: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


    2011年郭美美事件

    2011新浪微博昵称“郭美美baby”和实名认证为“中国红十字会商会总经理”的用户郭美美在微博中炫富而引发社会争议,并牵连各地红十字会收到的慈善捐款锐减,信誉受到质疑。除红十字会总会组成调查小组调查,央视电视台新闻调查节目深入探讨,线下网友也积极人肉出郭美美原名、生日、父母、工作等具体资料。郭美美多次致歉,并表示网上言论影响其日常生活。


    2012年表哥事件

    2012年,原陕西省安监局党组书记、局长杨达才因为在事故现场露出不合时宜的“微笑”而被网民围观,继而被“扒”出佩戴多款价值不菲的名表,后又因回应言辞欠妥陷入诚信危机,随即被网友人肉出更多腐败疑云。在短短27天内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撤职。是网络人肉反腐败一个成功的案例。


    2013年琪琪事件

    2013年,一位网名为“I foreverLm”的高中女生琪琪跳河自杀,年仅十八岁。后经警方调查,怀疑自杀原因与“人肉搜索”有关。在琪琪自杀前一天,因怀疑琪琪偷盗服饰,服装店主将其购物时的视频截图发到网上请求人肉搜索曝光其个人隐私。不堪舆论压力,折磨年轻的女孩选择了自杀。这次事件再次将“人肉搜索”这个话题推到了风尖浪口。
人肉搜索到底应不应该?

从人肉搜索提出以来,关于人肉搜索成功的例子不少,然而人肉搜索的危害也不容小觑。人们对于人肉搜索的探讨也从来没有停止过进程,争论依然继续推进着。


当然,供与求大多数情况下是相平衡的存在。著名影星成龙为保护野生动物专门拍了一个公益性影视广告,里面一句广告词是“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道出了整个社会的供求关系。类比而言,人肉搜索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市场上有这个需求。


有网友认为:“由于这个虚拟空间凝聚了各地的不同阶层,不同知识背景的人,得到帮助的几率也会大大增加。”


圣才学习网也在【反腐倡廉】中指出了人肉搜索在反腐方面的积极作用:“首先,网民是群众中的一部分,人数众多;其次,透过网络平台参与对腐败行为信息的搜索,具有一定的隐秘性。不容易暴露自己,也就不容易受到腐败势力的打击报复。在具备了这两个先天优势的条件下,加之网络平台在搜索找人的信息上的惊人的效率和效果优势,其反腐败的威力就显而易见了。当然,人肉搜索所形成的强大舆论监督效应,对于反腐败机构也形成了一定的督促作用。”诚然,也有“表哥”事件、天价烟事件等几个轰动一时的人肉搜索反腐成功案例。新华网也转载文章表示《人肉搜索反腐符合中国国情》。


但也不可否认其局限性,也就是网络上讨论的可能侵犯个人隐私、甚至出现严重网络暴力问题,并具有一定盲目性。在以上事例中,不难看出人肉搜索危及当事人,甚至当事人亲属正常生活,以及留下心理阴影、干扰前程的一些恶劣后果。


一位网友梳理了2001年至2010年的人肉搜索事件,具体列出了事件中当事人被侵害的权利以及造成的后果,这是对人肉搜索对网络隐私侵害的一种无声控诉。新浪新闻也在《遏制“人肉搜索”暴力需进一步保护隐私权》中指出:“‘人肉搜索’侵权的背后,凸显法律对隐私权保护的不足。”一位网友在青青社区发帖表示:人肉搜索不应成为反腐主渠道。文中提出我们不能“以暴制暴”。中国时刻网则表示《“人肉搜索”不是“反腐利器”》。


至此,人肉搜索的争论可以大致从网络隐私权和网络舆论监督权两方面概括。搜狐新闻曾就此事在《人肉搜索红与黑:从“表哥”杨达才到少女自杀》中做了探讨,文中提到了人肉搜索的两面性:


A

2012年“表哥”杨达才事件、2010年“我爸是李刚”事件、2009年贾君鹏事件、2008年周久耕天价烟事件、2008年美军士兵虐狗事件、2007年华南虎事件、2001年微软陈自瑶事件

B

2013年美国“丽贝卡自杀事件”、2011年佛山小悦悦事件、2009年虐婴女事件、2008年女白领死亡博客事件、2007年铜须门事件、2006年女子虐猫事件、2005年韩国“狗屎女事件”

并在文中提出了“用法律来规范这种存在”的号召。


《京华时报》特约评论员姜泓冰说,网络时代在人间,人肉只怕已成定势。在这个大数据的时代,隐私权变得微乎其微,不少网友号召保护隐私权反对人肉,除了同情当事人遭受到的人肉搜索的危害,另一方面大概也是不希望哪天自己也成为人肉搜索砧板上的“肉”。更何况人肉搜索对当事人心理的伤害以及日后生活所留下的“后遗症”。《纽约时报》曾发表文章说,人肉搜索的目的就是要让被人肉的人失去工作、被邻居耻笑乃至离开所生活的地方。孔子曾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换位思考能帮助我们决定很多看似两难的事,如果我们自己需要隐私权需要尊重,那又有什么理由去侵害他人的隐私权呢?


对于人肉搜索这把双刃剑,并且已经形成一种主流趋势的情况下,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努力扬其长避其短,在不侵犯他人权利的前提下使用自己的权利,切勿使之转为网络暴力!应配合法律,对有腐败嫌疑的公众人物适当人肉,不应累及其家人亲属,更不应打着反腐的名头,实行恐吓、威胁、敲诈。对于非公众人士,我们应克制自己的好奇心,不干涉他人生活,不侵犯他人隐私。政府也应该出台更全面详尽的隐私权保护法,并结合人肉搜索举出应对法律,不至于人民权力与义务相混淆冲突。

人肉搜索的困境

    据新京报报道,近日兴起的“水木坑爹女”事件中,许多人问果不问因地诘问,当真相与其臆断先行的结论不合,不可避免的出现自个打脸的情况。


    水木坑爹女”事件仍在发酵。网民锁定其父为曾在沈阳全运投资运营公司的一次招标公告中,担任招标方联系人的方姓男子。该男子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他确是方某的父亲,但他并非官员,只是普通的工作人员,同时称女儿已报案。


    仅仅一天,该新闻就剧情陡转:从当事方回应看,这起事件的两个核心信息都遭遇“罗生门”,网友的“人肉搜索”似乎也跑偏了:“坑爹女”的“爹”,既不是在统计局工作,也不是在辽宁省政协任公职,而是某企业的员工。同时,方某虽在北京拥有住房,但也未必来路不正。

    新京报指出,“人肉搜索”并非没有规律可循,当遇到一些热点事件时,一些网友很容易群情激愤,如“官员”、“房产”等词,就极易引燃网民情绪。当事件主角为普通民众时,监督很容易异化为对个人隐私的“伤害”。许多人问果不问因地诘问,就为剧情反转埋下伏笔:毕竟,它建立在臆断先行的基础上。现实中,“人肉搜索”还会遭遇不少制度性障碍,如官员财产信息披露上的不健全,会导致一些人肉搜索的内容真伪难辨;又比如,当“人肉搜索”对个人隐私构成侵犯时,当事者该如何维权,责任人如何界定,也是个问题。


    这也不是人肉搜索的第一次误差,早在2010年的警服男事件中就已经有了苗头。警服男事件中,网友对其展开人肉搜索,但公布的资料信息与警方调查结果并不相符。这也已经预示了人肉搜索所将面临的窘境。

国外如何约束“人肉搜索”

    美国:对于网上个人数据及隐私权益的保护,美国倾向于业界自律。但这种自律远远不够,于是政府进行立法介入,如《联邦电子通讯隐私法案》、《公民网络隐私权保护暂行条例》和《儿童网上隐私保护法》。


    欧盟:1999年,制定《互联网上个人隐私权保护的一般原则》,在成员国内有效建立起有关网络隐私权保护的统一法律法规体系。


    英国:1984年制定《数据保护法》,是比较具有代表性的一部保护个人数据的法律。


    韩国:200810月,演员崔真实因难抵借高利贷给男演员安在焕传言而自杀,推动了韩国网络实名制,让人肉搜索逐渐平静下来。

媒体评论
  • 人民日报:“人肉搜索” 客观推动网络实名制

    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于海认为,越来越多的“人肉搜索”事件正在向私刑的性质发展,带有“网络暴力”倾向,亟待接受法律的规范。“人人都可以作道德评价,但是不能人人都来当警察。” “‘人肉搜索’着实让某些人很上瘾,但我们更需要的是安定的生活”,有网友这样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有人呼吁加快“网络实名制”的步伐。此前,同样由于“网络暴力”的困扰,韩国在争议中实行了“网络实名制”。[详细]

  • 东方网:“人肉搜索”卷土重来 正义还是暴力?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新闻协调局局长刘正荣就“高中女生琪琪投河身亡”事件,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人肉搜索”是一种网络暴力行为,是不道德的,也是违法的。对发起“人肉搜索”,造成有害影响的,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将依法追究责任。而网站应承担管理责任,发现“人肉搜索”行为,应及时制止,对不尽责的,也将追究责任。[详细]

  • 新京报:少女琪琪自杀案 耐人寻味的人肉搜索

    应看到,这起悲剧有多重偶然性。就少女自杀来说,青少年的心理适应能力和维权理性需增强:琪琪认为店主发言和人肉搜索构成诽谤,可要求网站删帖。《侵权责任法》规定,网站方在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承担连带责任。[详细]

  • 光明网:人肉搜索 追寻真相抑或网络暴力?

    追寻真相与正义,是人肉搜索最原始和强大的动力。正是出于这一质朴的诉求,在无数网民日以继夜的努力下,一些公共事件的真相被迅速而有力地揭开,因此我们见证了“周老虎”的倒下。可惜,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人肉搜索”突破公众利益和公共道德的领域,愤怒的群情以道德高地之优势扑向私人空间和现实生活。当骗局被逐个揭穿,“非道德者”被逐个“揪出示众”,有人大呼痛快,但更多人体验到的是不寒而栗:并无专业背景的普通网民,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搜出他人详细资料,从单位、住宅到孩子是否领养,再到三围尺码,如此赤裸地昭示天下,下一个会是我吗?[详细]

  • 光明日报:将“人肉搜索”关进法律“笼子”

    “人肉搜索”应立法予以禁止,将其关进法律笼子。首先,不妨借鉴江苏徐州的做法,将禁止“人肉搜索”纳入“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等地方性法规。就算“人肉搜索”是一种网络监督,有利于反腐,但当它以“以恶制恶”的违法方式进行时,就必须“忍痛割爱”予以禁止。特别是,应加快建立完善统一的公民信息安全保护法,明确规定“人肉搜索”违法,实行群防群治,完善举报机制,强化惩戒措施,提高非法获取和利用个人信息的违法成本。[详细]

调查

1. 你了解人肉搜索吗?(必选)
2. 你支持人肉搜索么?(必选)
3. 你认为人肉搜索合不合法?(必选)
4. 你认为这样侵犯别人隐私么?(必选)
5. 你是否觉得人肉搜索要有个度?(必选)
专题制作:宋文慧
2014年 7月 23日
结语
    无论对政府还是对民众,人肉搜索都是把典型的双刃剑。用的好了,它可以为民除害实现政治清明,也可以安抚大众平衡人心。用的不好,它一样能够形成网络暴力侵犯他人隐私,甚至沦为勒索敲诈和暴力分子的工具,最终导致社会大乱且一发不可收拾。人肉搜索和个人隐私之间的冲突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人们希望能够通过法律来健全制衡,以达到它监督而不毁人的正面效用。
网友评论